日本漫画大全之无翼乌全彩漫画

玄九幽的话,还未落下,苗娘瞬间大睁着眼睛,对玄九幽投去不赞成的眼神!田野皱了皱眉,虽然没有说些什么,但是眼神中依旧带着不赞同,仿佛是对玄九幽的这次决定非常的不满!墨卿是神殿的圣子,行事诡异,有他跟在他们的身边,难保不会出现什么事情!这就好比在身边放了一颗定时炸弹一般,说不定哪天就会砰地一声,爆炸了!

读出两人眼中的不满,清冽的眼神清澈仿佛是一面镜子。【无弹窗小说网】清澈映人!抿抿唇,“不碍事,他跟着倒也好!”口吐清兰。幽幽的开口,淡漠的声音带着一股清冷,低柔的声音似是诉语一般,飘散在空中,仿佛会随时配吹散开来!这样的低柔的语气,仿佛话中有话,令人琢磨不透他们话语中的意思!别有深意的话语,让人听了不会有不舒服的感觉。反而却反复的琢磨其中的深意。

越步入瘴气林中深处,一股股腥臭就算是隔着层面纱还是源源不断的传入鼻翼中。黑色的瘴气就像是一只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妖怪,浓郁的看不清前方的视线。玄九幽一行人士慢慢的行走在瘴气林中,眼神警惕的看着四周。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到瘴气林深处,大家将大杼穴、风门穴、肺俞穴这三个穴道点住,屏住呼吸,这瘴气越来越浓,怕是只有面纱也不能遮挡住。还有我们要提高警惕,注意集中在一起,不能走散。”玄九幽说话间,娇小的身体像是绷了弦的弓箭,锐利的眼神紧紧地注视着前方。浓郁的瘴气将他们的视线完全阻挡住,黑暗吞噬着周围的光明。能见度从最初的几米之远到现在身周一米,在这样情况下,仿佛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波,心紧紧地揪着。

田野紧紧地抓住苗英的手,紧跟在玄九幽的后面,隔开与墨卿之间的间距,这时的田野再也没有了嬉笑的乐趣,只恨不能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黑暗吞噬着他们的视线,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前方似乎有一只黑暗的大掌将他们牢牢地掌控在这一片的黑暗之中。

未知的前方就像是未知的未来,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危险等待着他们。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们不知道走了多久,更不知道还要继续走多长的时间才能够走出这片瘴气林。一路没有任何的动静,没有任何的危险,这样的安静倒是让他们所有的人没有松懈,反而精神更加的紧绷起来。这样诺大的瘴气林会是表面上看去的那样平静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答案,那绝对是否定的。越是平静就越代表着未知的前方正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所以一行人更加的小心翼翼了。

即使封住了三大穴道,但是这并不能全完阻挡瘴气林中的气味。腥臭依旧充斥着鼻翼,慢慢的吸入口中。在前世,瘴气大多发生在热带雨林中,多发在春冬两季,那是由于当地的气温够高,雨林中死去的动植物的尸体长期得不到好的清理,所以才会产生瘴气,如果长期置身在瘴气林中,轻则呼吸不畅,头晕心悸,恶心呕吐;重则会产生严重的幻觉,甚至窒息。所以通过瘴气林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但是她不知道现处瘴气林与现代的瘴气有何不同,但是以这里的瘴气,黑雾弥漫,仿佛有多个黑点交杂,这样的瘴气比一般的热带雨林中的瘴气还要恐怖的许多。

面对着未知的危险,心紧紧地揪着。锐利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前方,黑耀的眸子像极了暗黑夜中的星辰,明亮中透着睿智。时间一点一滴的溜走,他们不知道在这黑暗的浓雾中走了多么长的时间,更不知道走了多远。仿佛前方的黑雾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将他们都罩在其中,错综交横,想要突破这张巨大的网却又不能。

“该死,走了这么长的时间,到底啥时候才是个头啊!”田野啐了一声,恨恨的骂道!没有想到这瘴气如此的浓郁,而且这里这么大,他怎么感觉一直走啊走的,却怎么也找不到尽头,好似这里就是没有尽头一样,对于这样的感觉,谁也不是喜欢的。

“我们、好像迷路了。”墨卿艰难的开口。剑眉深皱,眉宇深处似是化不开的忧愁。

“臭小子,你胡说什么?”走了这么长的时间,突然有个人说迷路了。这无异于晴天霹雳,将他们所有的人雷了个半死。

看着一脸倔样的田野,墨卿仅是淡漠的扫了一眼,选择直接无视。跳过二人的目光看向头里的玄九幽,薄唇紧抿,“我刚才观察过多次,我们好像迷路了。”那陈述的语气中带着大多的叙述,好似再说出一个观点。“看这株歪脖子树,因为这株树长得与其他的树有些不同。这里的树干包括枝叶都是黑色的,这说明了这里的树木常年被这瘴气弥漫着,所以都染了毒性,而就是这颗歪脖子树却似乎有些不同。猛然看上去,这棵树的枝叶与树干都与其他的树木相似,并不不同,但是仔细一看,不难发现这棵树的树叶朝向与其他的枝叶不同。”顺着墨卿的视线看向旁边一米之外的歪脖子树,(因为长得歪了,所以想不到好的名字,故名歪脖子树)。

“因为这里长期瘴气弥漫,终日不见阳光,显然枝叶并不繁茂,但这些枝叶却是朝着同一边生长的,而这颗歪脖子树却是生长的有些古怪,这些枝叶却是全部朝着相反的一边生长,由此来说,我们迷路了,走了这么长的时间一直都在原地徘徊!”墨卿淡淡的开口,平静的语气中似是没有任何的波澜,但是他真的如这看上去的那般平静没有波澜起伏吗?

玄九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锐利的眼神紧紧地盯着身旁的这棵歪脖子树,真的如墨卿所言,他们一直走来走去都是在原地踏步么?在瘴气林中最危险的一件事便是迷路,不辨别方向在其中迷了路,只会让他们麻痹,这无疑是要了他们的性命。就好比通往成功的街道上却被人扼住要喉。听完墨卿的话,田野也皱起了眉头,浑浊中却带着精明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棵歪脖子树哦,似乎想要看穿,看出个花一般。

时间悄无声息的在指缝间溜走。安静的沉默,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安静了一般。苗英最先受不了这样的安静环境,秀眉拧起,唇角动了动,似乎有很多的话想要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率先打破这安静的环境与诡异的气氛。“九幽,墨卿说的可都?是真的?”即使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却还是忍不住想要问出口,再次确认一遍,这些都是真的吗?

不知道是因为长时间置身在这瘴气之中,还是因为苗英的目光太过明亮,明亮的有些眩晕的缘故,此刻玄九幽不知道如何去开口。即使墨卿刚刚不提出这个问题,她也在思考,总觉得一路而来太过安静了,以至于安静的有些诡异。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些人,不知道怎么去开口,是她将大家带进这个鬼地方的,也是她让大家置身在如此危险的地方。但是,她却没有带好头,竟然在这瘴气弥漫的树林中迷路了。现在就好比行走在平地上,而看似平坦的地上其实早已经布好了坑洼陷阱,而他们已处在这个边缘地带,往前一步便是巨坑,往后却没有退路。

或许是她的沉默,说明了现在的处境。苗英慢慢的收回目光,也随着视线看向歪脖子树,似是希望通过这棵树能够看到希望。

“小玄子,虽然这棵树长得与其他树木有所不同,但是我们也只能从他这里得知我们迷路的信息。你能看出这棵树有什么不同么?”田野问道,看了这么久,除了看出确如墨卿所言,这棵树叶子朝向不同,再无其他信息。那么迷路的他们要怎么才能够走出这片瘴气林?

言罢,玄九幽仅是皱着眉头,向来波澜不惊的瞳仁深处带了一丝焦虑和不安,这样的不安在她的脸上眼中是非常少见的。玄九幽没有开口,反倒是抬眸看向墨卿。“有办法么?”简短的语句似是询问着墨卿,实则也给了田野一个答案,她现在没有任何的办法离开这里。

墨卿同样是剑眉深锁,云淡风轻的脸上带着一丝焦虑,但向来见过世面的他很快让自己镇定下来。看着那颗其貌不扬的树木。他的枝叶向着相反的方向舒展,而他们一直在这里原地踏步,这说明了什么呢?是不是从一开始他们寻找的方向就不对?“我知道了,我们选择的方向不对,所以一直被困在这里。不如让我们先按着这枝叶的朝向而去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出路!”

墨卿的话一出,田野和苗英都不约而同的看向玄九幽,似乎是在询问。只见其点点头,“正如我意。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就照着墨卿说的做吧。说不定这是找到出路的方法。”

下定决心,一行四人小心翼翼的朝着枝叶所向的方向而去。慢慢的,慢慢的,走了不知多久,似乎灌木林中的瘴气又浓郁了许多。四人即使隔得相近,却只能依稀的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玄九幽心下一惊,这瘴气越来越浓,即便是点住了几个掌管呼吸的大穴,隔着面纱她还是能够嗅到这里的腥臭。想来,这一路之上,腐烂的动植物尸体定是不少。现在她已经感觉到呼吸困难,不知道田野,苗娘又会如何?

“你们感觉到怎么样?”喊话间,玄九幽刻意缓了脚步等着身后三人,这样浓郁的瘴气,他们几人也定是不好受。

“这瘴气越来越浓,我都感觉到呼吸有些急促,心砰砰的直跳,似是不受控制一般。”田野运着功一面抵挡住外面的瘴气,一面将体内的灵气不断地运转,想打通体内流动缓慢的血液。

“苗娘,你还好吧!”

“我们得快点找到出路,不然我们定会被这里的瘴气入侵身体,中毒身亡的。”苗娘喘了一口气,回到。

听到身后几人的回话,玄九幽稍稍的放下心。巴掌大的小脸之上带着一丝丝焦急和忧虑,她也不知道这瘴气林到底有多大,她更加不知道这样走下去他们还能坚持多久。但是,她决不能在此刻放弃,不然前面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她还要去寻找她的母亲跟她的男人玉紫璃,所以,她必须要坚持走下去。

“好,现在的瘴气比原来的愈发浓郁,这也说明我们应该到了这瘴气林的中心地带,我们决不能放弃,坚持走下去。相信很快便能够走出这片瘴气林。现在我们每个人都运功抵挡着这周围的瘴气,千万别吸进口鼻之中,不然真的会中毒身亡。”说话间,双手翻转,双掌合在一起,然后十指慢慢的舒展向外,似如鲜花舒展腰肢一般,紧接着便见其催动体内的灵气,运转在体内,血液不断地流动,身周带了点斑驳的光晕,在瘴气中就像是一点点的萤火虫之光,稀稀疏疏,若隐若现。

依照着玄九幽的话,其他的人也调动体内的灵气不断地在体内流转,运转,斑驳的光晕像是点燃的烽火,相互呼应着对方。

依稀可见的光点,玄九幽悬着的一颗心稍稍的放平,继续向前,她有一种预感,这一次他们找到的方向一定是出口的方向,他们只要加快速度,不断地朝着前方行走,一定可以走出这片巨大森然的瘴气林。心中有了这样坚定的念头,脚下的步伐不知不觉的加快了许多。不断地朝着前方而去。身后的人也加快了速度,此刻,每个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再快点,一定要走出这片瘴气林。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