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绅士彩色仓库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眉老者身旁药草飞舞,突然间其眼中双火跳动不已,一条由青红色火焰幻化的巨狼出现在其身前,巨狼口吐热焰,吐息间把刚才介绍的众多药草猛地吸入口中。【wWWaIquxSCOM】火焰巨狼一阵幻化,又形成一布满青红色火焰雕纹的巨鼎,巨鼎犹如实质,白眉老者看着巨鼎,手中打了一印,轻吐道家真言,天地间隐隐出现了数十个无上道纹,在巨鼎上环绕不止。

片刻后,巨鼎消散,巨狼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眼前,又一吞吐,天地间大量本源气息被吸入,随着本源气息被吸入,巨狼身躯不涨反小,不多时,便缩小成手掌大小。迷你小狼飞回到了白眉老者手中,老者右手轻握,迷你小狼化为了红色光点散在了天地间,但是老者手中出现了一颗龙眼大小的散发着丝丝火红光晕的丹药,老者随手一抛,丹药竟向着场台下众人落去。

“此丹只是一灵品中阶之丹,算不得什么神药,有缘者得之吧!”

灵品中阶丹药,这个价格虽算不上天价,但绝对不是一丹徒可以享用的,竟然有这种福缘,丹徒们的双眼迅速火热起来,看着周围的人,双眼目露凶狠,似有天大仇怨。众丹徒都开始凭借自己的本事,飞天去抢夺丹药,白眉老者见后一笑,也不阻止。

“这丹药,能者得之,但抢到丹药的可是要好好估量下,能不能承受了。”一个身穿锦袍,面如冠玉的少年坐在一长着双翅的三头怪鸟上对着周围哄抢之人朗声道。

众人闻声皆是一怒,闻声看去,便又暗怯,不少人竟因这句话直接放弃了争抢,重新回到了地面,脸上的愤然非常明显,但是双眼中的无奈之色,让人清楚的明白了,他们放弃争抢是无奈之举。【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

在叶身旁的黑袍道士王天一都已经提起气,打算全速御剑飞行了,显然虽然王天一已经是3品的丹师了,但是一出自神级丹师之手的丹药,哪怕不论丹药本身的价值,光是这炼制者,就能产生巨大的名人效应,而且刚才这神级丹师用了虚空拟物凝鼎的炼丹之法,这丹药是极具研究价值的。

但是,即便如此,在王天一听到那锦袍少年的话后,竟然也果断放弃了争抢,黑袍老者身为3品丹师身份绝对是高的,他是这数千人的讲师,但是为何如此畏惧这锦袍少年。

叶没想那么多,他看着场中一下子混乱起来的场景,倒也是有点不解,但是他对那颗丹药并不感兴趣,他对那三头怪鸟确是挺有兴趣,心中暗想看来想飞的话,只能去找只会飞的神兽了!若是此刻叶的想法有人能听到的话,肯定会狂吐鲜血,神兽啊!哪怕是一只会飞的高阶魔兽都是可遇不可求,千金难换之物,他倒是开口闭口都想着神兽,让人郁闷之极。

在叶幻想之际,其旁的巧儿冷哼一声,不屑道:“陈氏的大少爷,真是狂妄,真当丹宗是他们的了。”

王一天听到这句话后,内心大喜,我果然没猜错,此人定是极有身份之人,不知道是许氏一脉的还是王氏嫡系了。

丹宗内刚有3个家族,一个是王氏,另外两个是许氏和陈氏。相比起王氏一脉,许氏和陈氏都差了不少,但是许氏和陈氏却是伯仲之间,顶尖战力上差不多,许家老祖许海和陈家老祖陈天南,两人无论是丹道造诣还是道境境界都是伯仲之间,王家老祖死后,现在马上就要上位的王家二祖王飞云,人称火老,其战力倒是没有摆在明面上,但是想来也与许家老祖和陈家老祖差不多。

虽然不少人被锦袍少年的话吓到,但是显然也有很多不买账的,半空中一场夺丹大战已经上演了。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便是那位红发红衣男子了,其眉剑锋毕露,那双脸英俊无比,然而双目却满是阴狠之色,其身上道法波动似是汹涌波涛般,使其四周一直是真空状态。

锦袍少年看到那红发英俊美男,脸色先是一冷,然而片刻又被笑脸取代,笑道:“萧寒,近来还好,上次的教训看来还是不够重啊!”红发美男似若为闻,只是气机锁定了这锦袍少年,双手紧握,两把殷红似血的大刀猛的形成,然后其脸色似也发白了一点,周围的人看到这阵势,都忙忙散开,而是去一旁的争夺场,那边已有一人手握了丹药,但是片刻就被打趴,丹药易手。

红发美男猛地前冲,嘭!其身后竟然发生了爆炸,想必是他引爆了天地间的火粒子,而他则借助这股气浪,速度猛地提了一个档次,但是显然这么疯狂的举动,对他本身也是有影响的,但是此刻他是双目直逼那锦袍少年,双手已经高高举起,两把殷红如血的大刀倾吐着血色刀芒,非常惊人。锦袍少年见此,嗤笑一声,神色分毫未乱,他有他的依仗。

只见锦袍少年随手一掐决,天地间的道法波动便汹涌起来,锦袍少年身前形成一小小的青色八卦,锦袍少年口中呢喃道家真言,一手轻指那青色小八卦,那青色小八卦便那么停在其食指上,食指指着正直冲而来的红发美男,天地间的木之本源气息源源不断地在其指间集聚。

砰砰砰!

青色光点在其手中凝成龙眼大小后,便似子弹一般狂射而出。红发美男似是知道这招,忙形成一血色光罩,那青色光弹都被挡在了光罩外,光罩上不断溅起水波,摇摇欲坠,可见攻势极猛。

红发美男此刻已经离锦袍少年只要数米之远,双手间血红色光晕似浓成了实质,剑芒也越发的凌厉。在靠近几步,他的攻势想必会如波涛一般把锦袍少年拍死在沙滩之上。

锦袍少年看着红发美男眼中犹如实质的杀气,丝毫未乱,一副笑意地看着他,淡淡道:“你知道为什么人和人的差距会那么大吗?虽然我无论是炼丹天赋还是剑道天赋都是远不如你,但是我永远都是笑看着你,你永远都是这么一副拼命的样子,这就是命啊!你只是一个出身平凡的人,就算是天才又如何,而我是陈氏大少,想弄死你,太容易了,但是这样就不好玩了,我要打碎你的道心,然后看着你哭着跪在我的面前,帅哥!哈哈哈。”说着,锦袍少年竟然爆笑起来,此时红发美男离这锦袍少年已经只有几步之遥了,但是就在这时其旁突然出现一莽汉,莽汉的肌肉把其身的道袍夸张的隆起,面孔方正,是一光头,双目冰冷,似是盯着猎物的贪狼。

一只夹杂着凌厉风声的拳头,毫无花哨的一拳打在了红袍男子的血色护罩上,血色护罩应声破碎,然而那一拳冲势不止,一拳狠狠地轰在了红发美男身上,红发美男被一拳轰出了数米之远,脸色发白,嘴角带着一丝血。

红发美男用手轻轻抹去嘴角的鲜血,正当想再次轰杀过去时,莽汉双拳猛地紧握,一股铺天盖地的凶兽气息向着红发美男袭来,红发美男只有十二三岁,却已是明台之境,天赋绝佳,但是终究还太嫩了,对面那莽汉和他压根不是同一层次的,脸色又是一阵发白,喉咙一甜,吐出一口血。

锦袍少年轻拍着双手,嘴角噙着一抹讥讽的笑容,朗声道:“萧寒,你爸被我爸弄残了,看来你也逃不过被我弄残的命运啊!哈哈哈。”锦袍少年夸张地对天大笑,似是已经忘了那颗丹药,或者是知道那颗丹药注定是他的,不着急。笑完后,竟运其了扩声术,似要众人都听到:“萧寒,奴才永远是奴才,狗也永远是狗,想要翻身,努力什么的,哪怕是天才靠努力也仍然是狗,最多就是长点牙,若是继续当狗倒是还能讨点喜,若是咬主人,那就只能变成死狗了。”话中说不出的嘲风和阴冷,红发美男的那张脸变得极为难看,他的父亲被陈天南弄死,而他也被这小畜生百般侮辱,这些侮辱使他早早退去了少年心性,他的双眼充斥着怒火,但是若是细看去,却能发现那愤怒只是为了掩饰他内心深处那赤裸裸的杀意。

正当萧寒想顶着这漫天的凶兽气息,再一次杀上去,哪怕死其拳下,这时他也不会忍,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一刀砍死那锦袍男子。

叶听到嘲讽之声,也是闻声望去,看到那全身散发着凶猛气息的莽汉,内心再次暗暗思索,保镖!我不多久后也会有一个美女保镖,我还要包养她呢,要不在包养个男的(前文有解释叶对包养的理解,千万别误会,本人无此爱好!!),想着双目放光,觉得是个好主意。

叶这么想着,萧寒已经在一次冲了上去,其身旁似有着血雾缭绕,其双眼也似血般殷红,似是饿狼一般猛扑而来,在巨鼎旁的白眉老者看到这一幕,双眉有点紧锁起来,似是感觉有点过了。

萧寒把其手中的双刀猛一合并,一血色长刀形成,其四周有着血色光晕吞吐,萧寒双眼中的血色变得更浓,但是其脸变得煞白,隐隐可以看见其体内的鲜血如丝缕般顺着双手进入血刀中,萧寒用尽全力双手举刀置于头顶,一声大吼。

猛地向前劈去,血色刀芒爆发而出,血腥之气弥漫,四周之人此刻也停止了丹药的争夺,愣愣地看向那足有三丈之长的血色刀芒向着那锦袍少年猛地劈去,此刻锦袍少年再也没有刚才的镇定,那血色刀芒上给了他死亡的感觉,他相信如果此刻是由他去抵挡这一刀,他必死无疑。

刀芒飞略而来,莽汉双拳紧握,身上的肌肉变态地涌起,涨破了道袍,猛地一声大吼,猛兽气息轰然爆发,其右腿此刻已经被土黄色的光晕所包裹,天地间的土之本源气息在其右腿上一圈圈缠绕,莽汉眨眼间便迎上了那刀芒,其右猛地横扫过去,音爆之声竟轰鸣不止。

土黄色光晕包裹的右腿与那血色刀芒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轰!

一阵气浪席卷四方,随后那血色刀芒竟布满裂纹,随之消散,萧寒双眼一黯,猛地吐了一口血,终究还是太勉强了。

莽汉也是被那一斩劈落到地上,地面的石壁竟然凹陷了下去,裂纹向四处延伸,然而还未等萧寒喘过一口气,那凹陷处的裂纹猛地塌陷下去,竟然形成了一个更大得凹洞。

砰!

莽汉双腿狠狠一踏地面,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冲天而起,双拳紧握,对着此刻已是疲惫不堪的萧寒狠狠地抡了过去,萧寒被这一抡打了个结实,整个人也如同离了心的炮弹竟像洞门落去,此刻洞门口正站着目瞪口呆地叶等人。手机用户请浏览wa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