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眼前是一片绿意葱郁的世界,株株参天大树上爬慢了手臂粗细的藤蔓,一圈圈环绕开来,显得生机勃勃。【无弹窗小说网】但诡异的是自白晓两人出现在这里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整个世界静的出奇!

“这里是木阵,下一关便是火阵!”时辰摸摸鼻子轻声开口。

白晓已经习惯了他的废话,没有多说什么便往前走去。一步落在草地上,一股波纹蠕动!白晓一惊,只见脚下那绿草像是有生命般摆动,旁边大树上缠绕的粗大藤条像蛇一般立了起来左右摇摆间直接向两人抽来!

眼看数十根藤条携巨力抽来,两人都是经历过战斗的人,几乎是瞬间便冷静下来,刚想避开却发现双腿居然动不了!

白晓没有管脚下,一把抽出珈蓝挥舞起来,像是一道剑墙密不透风,一根根藤蔓被剑墙绞的粉碎!

“我是火属性功法,我就是这里的天敌!”时辰也反应过来一声冷哼带着一丝得意,说完后双掌一拍分开时一道微弱的火星飘在他手掌上!

白晓美目一缩一股热浪扑来掐诀间灵力包裹全身,虽然在金阵看到过他施展这术法,但是如今静距离感受这微弱火星有些惊人!

时辰挥动手掌只见从他脚青草开始弯曲枯萎,快速扩散越过白晓向着丛林散去,那些永无止境的藤条的确如老鼠见猫迅速逃离消失不见,枯黄直至扩散到两人十丈开外才停了下来。

“怎么样!我厉害吧!”时辰看到眼前这般景象不由大笑,一副老子天下第一。

白晓一皱眉总觉得不对劲,突然脸色一变手紧了紧珈蓝剑,时辰也感觉到了什么收起了笑脸,慢慢变得凝重了起来。

只见前方树林的草丛中走出两道身影,一道是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女,容颜之美虽比不上白晓,但也相差无几,是白晓看到的女修中最美的一个!白晓是一种巾帼之美,而眼前的少女是一种柔弱忧伤美,让人看一眼便有将她抱在怀中的冲动,她的左眼下一点朱砂泪更是生动到极致!一头粉红色长发迎风飘摇朱砂泪时隐时现好似她一直不曾停止哭泣!

而少女旁边站着一位老者!一身灰衣背后一把显眼大刀,老者腰板笔直虽满头银发双眼却毫不浑浊,露出一丝丝精光!在老者那被皱纹遍布的天灵上被刻有一个奴字!

“原来上一次是你偷袭!刀奴青山!”时辰脸色非常难看,警惕看向两个不速之客。

“雪月兮!你帮我阻挡那阴阳宗的臭小子,我就告诉你答案!”老者没有看时辰直直盯着白晓。

“你要去杀她吗?”名叫雪月兮的少女淡若非然,目光好似没有焦距,显得空灵无比。

“这你管不着,如果你想知道答案就按我说的做!”青山说完从背后抽出了那把大刀,明晃晃的一片。

“白晓这老者名叫青山!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凝气修士!......”时辰话未说完那灰衣老者便迅速冲来,干瘦的身体爆发出不相符合的速度,一刀便从头顶砍在白晓的珈蓝剑上,一股巨大力道让白晓都不由得退后!

“青山!你这败类!”时辰一身怒吼转身便要冲进战场。

“不要动!”一道清脆的声音响在他的身后,时辰双眼剧烈收缩,因为一只白皙若玉的手拍在了他的肩膀!明明没有任何伤害却生生让时辰体内灵力溃散,停在原处一动不动!

良久才回过头,雪月兮在旁边“凝气九层!?”

雪月兮闻言侧过头看了一眼时辰“是的!”

“你不用担心她,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上有一种危险的感觉,一种不祥的感觉!青山是杀不了她的!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雪月兮微微一笑宛若惊鸿!

说话间青山与白晓已经触碰了数十次,短兵相接必有一伤!白晓呼吸急促死死盯着前方的青山,手臂的伤口再次裂开鲜血顺着手臂沿着珈蓝剑锋滴落在枯黄草地中!

“就是这个眼神!这个以命相搏的眼神!我四十八岁开始修道!后半生杀人无数,只有你让我感觉到一丝熟悉,因为你与我一样都是杀人无数的杀手!”青山一声大吼干瘦身体掀起一阵狂风猛的冲出!

白晓双眼收缩,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前世的所作所为,颤抖抚上被发丝遮盖右眼,难道凭借这幼小的身体我都如此像一名刽子手?两世为人没有一丝改变?

耳边响起呼呼风声白晓本能举剑抵挡砰的一声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落在远处,一口滚烫鲜血喷出!

白晓落地后立马跪坐在地上顾不得全身伤势捡起落地的珈蓝剑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平放在眼前珈蓝那淡蓝色剑刃让倒映着白晓狼狈至极的脸!

那是一张绝美凄凉的脸蛋,带着血污带着枯草!白晓颤颤巍巍抚开右眼前额的刘海,一只黝黑的左眼一只红蓝环形相间的右眼!莫名的她觉得自己像杀手!

”我是杀手?我怎么可能看起来就像是是杀手!”白晓如此说着偏偏剑刃倒映中的人儿越来越像一名杀人无数的杀手!白晓在嘶吼体内灵力一瞬间便暴躁起来!

“名叫青山的杀手啊!你告诉我!我怎么可能像杀手!”白晓左眼血红一片,挥动珈蓝一道血痕出现在手臂洁白无瑕的手臂上,剧痛让她更加癫狂!随后一步迈出下一眼便出现在青山面前!一剑横扫!

青山深凹进眼眶的双眼剧烈收缩一股危机感浮现一刀劈去!

“嗤!”一阵令人牙酸的刺耳声响起,青山只感觉自己砍在了金石上,大刀落不下分毫!甚至一股巨力顺着刀身传了过来!

“不可能!”青山喷出口鲜血像一颗炮弹飞出去,落在数丈之外!可以看见数丈外那木阵演化的根根粗大藤条欲上前,可却不敢越雷池一步!

“哟!这漂亮的小女娃还挺凶的!你说是吧安道友!”广场上端坐于最高处的月城主看见投影中白晓的一幕幕,打趣道。

“月城主说笑了!”

“安道友真冷淡!”月城主秀美一皱显然对这油盐不进的人无奈。

“月城主说笑了!”剑眉男子依旧冷如冰山像是只会说这六个字,目光紧紧盯着画面中白晓与青山。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