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遮挡都没有的美女

vanhill是bau的新人,而进入bau他就是为了和他崇拜的那个人一起工作——rreid,他还未毕业的时候,听过几次他的讲座,那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个不擅长交际的人,恩,这是天才的通病,但是,他想,他是被rreid的学识和人格所折服的,不过当他如愿以偿的进入bau之后,他却发现rreid有些变了。

没有了笑容,沉默,依旧沉默。

他来bau有三个月了,他最常见到rreid的表情就是苦笑和发呆。

“早。”

今天他依旧早早的到办公室,而不出意外rreid已经到了,他的办公桌靠近窗边,听说那并不是他原来的办公桌,男人靠在椅背上,就这么呆呆的望着窗外,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不过没有会去打扰他。

“嘿,小子,一直挺早的嘛。”

man搅拌着自己的咖啡慢悠悠的走过来,他挺喜欢vanhill这个新人的,就和以前的reid一样,现在的reid,他只能无奈。

“哦,我习惯早起,而且,reid博士不是比我更早么。”

man望着reid的方向,摇了摇头:“不,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又没有回去过。”

“又?”

“你也习惯吧,reid就那副样子,我以为会随着时间会慢慢好的,但是……”man不再多说,他和garcia也劝过reid,但是reid自己走不出来。

“是和那位genovese有关么?”

man意外的看了这位新人一眼:“你知道?”这个刚来三个月的新人竟然知道七年前的事?

“呃,我,我看过档案。”

vanhill有些尴尬的回答道:“我,我只是有些在意,所以……”

“哦,不用担心,这件事很多人知道,也不是什么秘密档案。”

man抿了口咖啡,没有特别香醇的味道,man有时候也会不经意的响起某个女人一脸嫌弃咖啡难喝的样子,然后某个男人趁着休息的时候会大老远的去买咖啡给女人喝。

“那,是真的么?genovese杀死了五名在逃连环杀手之后失踪了?”

“是的,爆炸之后,废墟里只有五具尸体,lucida并不在里面。”

“……”

不在里面有很多原因,也许被人带走了,也许……是自己离开了。

然而无论哪个答案,现在只有一个事实……那个女人已经失踪七年了。

没有一丝音讯。

七年有多长?

那可以长到把reid的希望一点点抹杀。

第一年,他疯狂的寻找lucida,lucida的东西全部留下,但是她就是人不见了,他以为她是被带走了,所以他直接去找genovese家族找人,但是并不是他们,reid不得不接受是lucida自己离开的事实,而且……她打算隐姓埋名的生活。

第二年,他每天等在他们的公寓里,有好几天是一坐坐到天亮,到最后不得不使用安眠药睡觉。

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reid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来了,man不止一次的安慰他,劝他,让他忘记lucida,重新生活。

第一年他倔强的说不会忘了她。

第二年他固执的说不会放弃找她。

第三年man劝他的时候,他笑着说好。

然后他做不到。

他不想再让大家担心,所以,他开始静静的发呆,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他说着会忘记lucida,但是他做不到,他想……他的初恋是会到进坟墓为止吧。

******

离纽约警局两条街的角落有一家咖啡店,来来往往的都是老顾客,附近的上班族在早餐或者中午休息的时候都会来这家咖啡店买杯咖啡或者买个每天限量的店长亲自烤的小饼干。

店长是名漂亮的女人,一头棕红色的头发和一双碧绿的眼睛,漂亮极了,而她的身材就像杂志封面上的模特,就算这个女人是个单身母亲,也有不少男人向她献殷勤。

为什么说是单身母亲,那是因为每一个老顾客都认识坐在吧台上每天自顾自玩耍的男孩,男孩和自己的母亲很相似,没有人会去怀疑他们的关系,只是男孩并不像普通的孩子一样,爱玩,大吵大闹,他可以一天在店里不说一句话,就是一个人玩耍,而玩什么?一副三种棋子放在一起的棋盘。

男孩有自闭症。

很容易看出来。

“嘿,lucy,老规矩。”

进来的是隔壁大楼的销售经理,四十出头,自从这家店开张后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中午来这家咖啡店喝一杯咖啡,吃着美人店长的限量小饼干,然后看着店外来来往往忙碌的人们,感觉自己惬意的生活。

“嘿,jack,有人给我打小报告了,你的血糖又升高了。”

漂亮的店长美人放下手中的账单,朝着男人笑眯眯的说道,男人懊恼的捂住脸:“又是谁干的好事!”

“你应该少吃一点甜的东西了。”

“不!lucy!你不能剥夺我的生活乐趣!”

老人夸张的喊声让旁边同样的老顾客呼应了起来:“jack!乖一点吧!小心下次lucy不让你进店里了!”

“闭嘴!”

“叮铃。”

门口的铃响了,又进来一位客人。

“我要一杯咖啡,带走。”

进来的女人边说边在自己的包里找东西,女人穿着干练的职业装却不减她的美丽,她抬起头正打算付钱的时候,看到收银台后的女人,她明显愣了一下:

“你是……vese!?”

lucida也愣了愣,她没想到还会有人认出她,但是lucida的印象中并不认识这个女人:

“抱歉?我们认识么?”

女人抿了抿唇,扯起嘴角笑了笑:“不,我们并不认识,但是我知道你,呃,我是sara,是neal的前女友。”

lucida怔了一下,随即轻笑着和她打招呼:“你好。”

“你和neal还好么?”

女人直白的问道,让lucida很不自在:“我们很好,谢谢。”

“我和neal七年没有联系了,自从我们分手之后,我一直没有勇气去找他。”

sara是个敢爱敢恨的女人,她被neal所吸引,所以爱上了他,但是她不容许那个男人的心里有别的女人,一个占据他内心一半的女人。

“我当时很生气,都没有好好的和他说话,直接扇了他一个巴掌就走了。”

sara苦笑着,她之后的七年一直回忆着那个晚上,她气急了没有听neal的一句话,不,neal当时也没有给她任何解释,只是一双好看的眸子盯着她,所有想说的话都在眼眸里,被她扇了一巴掌也没有任何的生气,嘴角只是淡淡的微笑,用她爱极了的口吻温柔的说着‘对不起’。

lucida的眸子闪了闪,她也记得七年前的某一天,neal的脸上带着个巴掌印回来,她问他怎么了,他只是耸耸肩一副遗憾的口气说道,他惹女朋友生气了,所以分手了,当时她正怀着孕,没有好好询问情况就被neal给糊弄过去了,现在看来,当时的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

“你们是因为什么分手的?”

lucida刚问完sara就似笑非笑的看着lucida。

“neal没和你说么?是因为你啊vese。”

“我?”

“他爱你啊vese。”

【lucida,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吧。】

【当然,我也爱你啊,neal。】

lucida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知道啊。”女人笑着:“我也爱他。”

说着,lucida顿了顿:“但是,我们之间的爱,并不是爱。”

爱不是爱,还是什么?

“你在说什么笑话,不是爱,那还是什么?他爱你,他比任何人都在乎你,他不爱你,那怎样算爱你?我研究过neal,就算我不懂他的内心,但是从他所有的行为上来看,他就是爱你的,宁愿自己被逮捕也没有供出你,他那个放满艺术品的房间的钥匙只给了你,你知道他的房间里有多少个没有送出的礼物么!你知道我们分手那天,他说的理由是什么么?抱歉,sara,lucida需要我,所以我要在她身边,如果他爱我的话,他不会想要和我分手的,你们只是朋友的话,他为什么会放弃的是我?”

选择你,就是因为他爱的是你啊。

“sara?”

记忆中的声音突然回响在耳边,sara也没想到刚刚还在说起的男人就这么出现自己的身后,sara转过身,怔怔的看着门口进来的男人:

“neal?”

七年之后,她没想到过他们是如此相遇的。

“你……怎么在这?”

neal的表情是惊讶的,孔雀蓝的双瞳中带着股慌张,neal快步走了过来:“好久不见啊。”

“确实很久了。”

“你过得好么?”

再次见到前女友,neal的反应除了刚开始的慌张,之后男人的表情回归平静,sara一向要强,她笑着回答:“当然。”

她看着neal,再看着lucida,她和neal交往了三个月就分手了,但是这两人在一起七年还未分开过,她怎么能信,他不爱她!?

“看来,你们过得也很好。”

sara意有所指,neal深深的吸口气:“sara,我能和你单独谈谈么?”

“……好啊。”

说着女人独自的走出咖啡店,neal朝着lucida歉意的笑了笑:“抱歉,宝贝,我会处理好的。”

他凑到lucida的脸颊边亲了亲,lucida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去和她说清楚吧,如果有误会的话。”

虽然,七年已经太晚了,但是不能让她误会neal当时的情意。

门外的女人已经那幅骄傲的模样,neal向她走近,女人突然开口问了起来:

“她说,你和她之间的并不是爱。”

她,是lucida。

“……”

那双温柔到腻死人的眼眸里没有意外,sara突然觉得可笑,她当时到底是为了什么可笑的理由去放弃了这个男人?

“你……爱她么?neal,真实的回答我。”

“sara,已经七年过去了,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现在问,没有……”

“对我来说有意义!!我要知道答案!让我知道我当时,当时没有做出让我后悔的决定!!neal,七年前你没有给我答案,现在告诉我好么?”

七年前她爱惨了这个男人,但是因为她的骄傲,她不允许自己低头,现在,她只想知道一个答案,当时,她是不是错了,因为一个错误的理由,放弃了她爱的男人。

“我爱她。”

neal的眼睛没有撒谎,他直白的回答他爱她,sara的屏住了呼吸,她听着neal一字一句的话语:

“但是,那不是爱。”

和lucida一样的回答。

“我对于lucida,有着爱情以外所有的情感,朋友,家人,知己,同伴,她是我最棒的朋友,但是,不是伴侣。”

除了不是情侣,他们是最好的一对。

有点羡慕,又有点悲哀,他们可以有着各自的另一半,但是心中的一半位置却是留给了对方,他们的感情不会因为时间而被磨灭,他们感情也不会因为被插足而断裂。

【爱不是爱,莫让我向真挚心灵的结合承认障碍。】

莎士比亚或许会嘲笑他们两个人吧。

“那你,爱过我么?”

sara觉得自己有点矫情,过了七年再问,明明都已经不同了,neal弯起那双温柔的双眸,笑着给她答案:

“爱过,七年前,我是爱着你的,sara。”

“……那,你会和我结婚么?”

“……我不知道。”

neal没有直白的说不会,已经给了她最大的安慰,sara深吸了口气:“那么,你们呢,你现在和她在一起,你说你们之间不是爱,那么,是要一直这样下去么?”

“……”

neal那身西装总是给人一种错觉,这个男人是个成功的白领,他帅气,优秀,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很难想象他是一名诈骗高手,是个上了fbi监视名单的男人,neal微微侧过头透过咖啡店的窗户看着里面的lucida,女人笑着摸了摸男孩的脸蛋,那抹笑容代表了她对现在生活的满足和幸福,毕竟,七年前,他看的最多的是女人的迷茫和落寞。

neal也深深的吸口气,这个问题曾经有人问过,那个答案,他到现在也不会变:

“sara,我和lucida是不会结婚的,但是,我会照顾她一辈子。”

为什么,已经不会意外了呢。

没有比nealcaffery更好的男人了,她想,也没有比vese更幸福的女人了,她没有抢neal,是neal自动去了她的身边,哈,多么有趣啊,neal不会是lucida的丈夫,但是会是她最棒的男朋友。

【nealcaffery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但不会是vese,但是nealcaffery会为了vese放弃任何一个女人。】

爱不是爱,没有比这个更悲哀的事情了。

【相识不是恨晚,而是恨早,说的就是lucida和neal,他们认识的太久了,熟悉到对方任何一个微笑的角度。】

【相识不是恨早,而是恨晚,说的就是neal和sara,如果neal不认识lucida的话,或许,就不会有那么一个女人,那么横穿着他的生命,放不下,弃不了,丢不得,舍不下,爱不得。】

“neal,我祝福你找一个你真心爱的女人。”

“……谢谢。”

sara强颜欢笑的离开,neal默默的看着女人离开的方向,许久,neal耸耸肩无奈的笑笑:

“真心爱……么。”

或许吧。

但是他想……他对lucida的感情,会终止到进入坟墓为止,他爱上任何一个女人,lucida的存在对于她们是一根刺,只有lucida幸福了他才会放心。

然而,如果现在对于lucida是一种幸福的话……他愿意牵着lucida的手,一起进入坟墓。

“叮铃。”

neal再次进入咖啡店的时候,所有的老顾客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有外遇的男人似得,很带仇视,neal朝着几人露出迷人的笑容,让他们恨得牙痒痒的,扭头继续喝咖啡,neal走到吧台边的男孩身边,揉揉他的脑袋问道:

“嘿,告诉我,你妈妈生气了么?”

男孩玩着别人看不懂的棋盘,听到男人的问话顿了顿,然后点点头又摇了摇头,neal思索着这是什么意思:“她到底在生气还是不生气?”

但是男孩又不回答了,继续玩着自己的棋盘,能够回应neal的疑问已经是不得了的回应了,因为,目前为止,能和男孩交流的人,只有他的母亲而已,而两人的交流也仅限在母亲的关心上,和男孩默默的撒娇上,真正能和男孩有着共鸣的交流的人,依旧没有。

“好吧,我先去哄哄她。”

neal在男孩的额头上亲了亲,男孩并不排斥这样的接触。

“lucida。”

女人在厨房做着自己的限量饼干,neal靠着门边笑着喊着忙碌的女人,lucida转过身挑挑眉:“说清楚了?”

“说清楚了。”

“说了什么?”

“我这辈子,只会和你在一起。”

neal看似玩笑的话语,但是认识neal的人都知道,他越是开玩笑就是越认真,lucida摇了摇头:“neal,这辈子还很长,我不能这样耽误你,你要知道,我欠的最多的人就是你。”

“再说什么蠢话,你也要知道,我放不下你的,如果你幸福的话,那么我离开,然而现在的你,我要看着你过得好才行,欠我的,你有的要还了。”

neal走上前抱住lucida,静静的不说话,lucida似乎能猜到neal心里在想什么,轻轻的回抱住他。

【如果能爱上他/她就好了。】

“嘿,reid你需要休息。”

推开咖啡店的男人嘴里劝着身后的男人,但是他也知道,根本劝不了什么,reid挂着淡淡的笑容对man笑道:

“我休息过了,给我一杯咖啡就好。”

“每天只睡三个小时那不叫休息,reid你会把自己累垮的。”

“不会,我知道自己的状况,放心吧。”

听到reid一贯固执的回答,man摇摇头走上前向店员买了两杯咖啡,而reid则第一眼就看到了吧台前的男孩,一头熟悉的棕红色头发让reid恍惚了一下,他走到男孩的面前,看到男孩玩的棋盘,意外的怔了怔。

“reid……”

手里拿着两杯咖啡,man却看到那个一直闷闷不乐的dr.reid竟然在和一个小男孩玩的开心,棋盘上分别放着国际象棋,中国象棋,以及将棋三种棋子,分布也很奇怪,但是诡异的是,这两人竟然能够就这么下了起来,你吃我一子,我吃你一子,直到reid那一句‘’。

男孩鼓着腮帮不说话,reid笑着摸了摸男孩的脑袋,那双偏带绿色的双眸让reid的心不由得柔软了起来,reid歪了歪头诚实的说道:

“我很喜欢你。”

这个男孩,是个聪明的男孩,或者可以说是天才,他能理解一个人玩着棋盘的感受,因为别人都不懂他,不懂他的玩具,他的世界,他甚至理解的层次也不懂,或许,在别人眼里是普通的数字,但是在这个男孩的眼里,或许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能敏感的发现数字中的算法和定律。

男孩眨了眨眼,没有回应他,只是看了他许久,然后低下头自己摆弄自己的棋盘。

“嘿,reid,走了。”

man用自己的后背顶着门出去了,手里不仅拿着两杯咖啡,还有一包赠送的小饼干,reid朝着男孩笑了笑,下意识的又摸了摸他的头,然后转身离开。

“嘿,伙计,你应该尝尝他们店长的限量小饼干,真不错。”

man将饼干递给reid,reid犹豫了一下,塞了一块进嘴里,只是那熟悉的味道酸涩了他的眼睛。

reid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定定的看着那间咖啡店,许久,他才低低的笑了起来。

“怎么了?reid?”

“man,别再劝我了。”

“什么?”

“我爱lucida。”

“这个我知道。”man最无力的就是reid爱着lucida,到现在还爱着。

“不,我要说的是,爱上lucida是我最不后悔的事情,而爱着lucida,是我这辈子不会变更的事情。”

reid直直的看着man的眼睛,他的认真,让man说不出话来,真的值得么,赌上自己的下辈子。

“她值得的。”

reid再次望向咖啡店的方向,忍住向前的冲动,抿着唇转身离开。

没有比知道她过的很好更开心的事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