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美女换装

“傻吗?”我似笑非笑的哼了哼,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她右手中指的戒指上,心中又是一阵难以名状的绞痛,“你不是都已经领证结婚了吗?还来看我这个傻子干什么?”

“谁说我结婚了?”她挑起眉梢一笑,没有半分的停顿和迟疑,取下自己右手中指上的戒指就直接向马路中间扔去,亮闪闪的戒指叮当坠地,还不及定住它的光影,恰好一辆私家轿车疾驰而过,便完全没了踪影,无处可寻。【全文字阅读】

“你干什么呢?”我的目光从找不到戒指的马路上收回,诧异的看着她的脸。

她却突然噗嗤一声笑了,眉眼弯弯的看着我说:“以前还觉得你挺聪明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笨了呢?就田小维那智商,设下的这个漏洞百出的局,你竟然都会上当!”

“局?”我顿时恍然大悟,“你根本就没有和陈放结婚?”

“拜托,能问点有水平的问题吗?”她再一次鄙视了我的智商。

“那这……戒指?”

“戒指是田小维在天桥上花25块钱买的,不锈钢的!”

“靠!”

……

我真觉得自己是个白痴,蠢到了一个境界,正如苏麦所说,这是一个漏洞百出的破局,只要我稍稍留心便可以轻松的找出破绽,可是,当我听到田小维说苏麦就要和陈放领证结婚了,我的脑子就瞬间蒙掉,智商急剧下降,只顾着悲伤和着急了,哪还有能力抽丝剥茧的寻找破绽?

关之切,蠢之极啊!

可是我却很喜欢这个令我显得很蠢的结果,脸上还挂着泪花儿呢,也顾不得擦,咧开嘴就笑了,连声说:“这就好!这就好!”

“这怎么就好了?”苏麦还是那样笑眯眯的看着我,有些得意。

我倒突然矫情起来了,羞涩得不肯说出这个结果有多么的令我欣喜若狂,更不肯说出这些天我对她有多么的多么的思念……我是那么的心花怒放,可是我绝对不能告诉她,要不然她就更得瑟了,总是将我“玩弄”于鼓掌之中。

此刻,我以为她很得意,也很得瑟,因为她和田小维简简单单的设了个局,就很轻松的把我骗了进来,像个傻子一样在他们的面前表演悔恨和悲伤……可是我好像错了,因为苏麦脸上得意的笑容渐渐敛去,流露出一丝令人心疼的委屈,泪眼婆娑:“向阳,如果不是我们骗你说我就要和陈放结婚了,你是不是就永远都不会来找我?你是不是就把我彻彻底底的尘封在过去的记忆里,贴上时过境迁的标签,永生永世都不会再记起?”

“不是的!”

“不会的!”

我几乎本能的连连摇头,可是心里却没有底气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我是如此的懦弱,我是如此的逆来顺受,随波逐流,而苏麦呢,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女人,这次却先于我放下身段,逆着她的性子选择了妥协……

是的!

这次虽说是我来北京找的她,可却是她先和田小维设下的这个局,是她给了我们之间的爱情一条活路,一个可以得以延续的可能……在我们的感情里,她赢了,她比我更加固执!

“对不起!”

我不顾一切的紧紧拥着她,只能将那些悔恨啊、愧疚啊、疼惜啊……千般万般的情绪,全部寄予在这沉重的三个字上,这一刻,仿似我抱紧了她,就拥有了全世界,而苏麦身躯微颤,我知道,这是她在抽泣,她有太多太多的委屈了,可是她没有选择诉说,因为她肯定也知道,我们彼此都懂,她馨香的秀发萦绕在我的鼻息,她的手轻轻绕上了我的脖子,她的脸颊紧紧的贴着我的脸颊……我知道,她在这一刻选择了原谅,选择了给我这个混蛋再一次机会!

许久许久。

我们脸颊上的泪痕已经渐渐干涸,我仍然不舍得松开她,双手牢牢的握着她的双肩,只是稍微拉开了彼此面部的距离,欣喜,却有些迷惑:“你和田小维联合给我设局,我能理解,可是陈放呢,他也在这个局里扮演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啊!”

苏麦双手撑在我的胸膛上,用眼神给我指示了一个方向:“他选择了成全!”

我顺着苏麦眼神的指向望去,马路对面,陈放一袭韩版风衣,身形笔直,微风撩起他的头发,俊朗不凡,潇洒不羁,仍然帅得令人发指,他抬起手冲我们挥了挥,手指上的不锈钢戒指闪耀着银色的光芒,他没有走过来,动了动嘴形,轻轻喊了句我们绝对听不见的话,然后决然转身,双手插在风衣两边的兜里,步步远去。

对于陈放这个战斗力爆表的强悍情敌,他的成全,令我充满了疑惑,他和苏麦之间有过怎样的开诚布公,而苏麦又做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可是苏麦没有给我追根究底的机会,我刚要开口,她便伸出手堵住了我的嘴,只是很简单的问了我一句:“你以后还会丢下我吗?”

“不了!这辈子都不了!”

我选择了放弃探究,因为不管过程如何,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时此刻,我是如此真实的拥抱着苏麦,我们有过去,有现在,还有我们的未来,有什么比现在和未来更重要呢?

苏麦眉眼弯弯的笑了笑,再次拥在我的怀里,将头轻轻地靠在我的胸膛,呢喃着说:“你现在说不了,可是以后呢?你有你的靳薇,你还有你的米瑶……特别是米瑶,你打算怎么办?”

我轻轻拍打着苏麦的后背,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我的后半辈子,如果她们有需要,我会随时随地的站在她们身旁,穷尽一切……别掐我,疼……我是说真的,只不过那是站在一个胜似朋友,却又不是恋人的立场上……你别瞪我,装什么呢,我知道,你也会支持我这么做的,对不对?”

“唉,你个多情种子,祸害了多少良家啊!”

苏麦以这样一句玩笑给予了我原谅,也表达了她的立场,我的心早已融化,无语凝噎,只能再紧了紧怀抱,让她感受到我的感情和情绪,她却突然一把推开我,用一双明亮的眸子望着我说:“对了,米瑶的情况田小维也跟我详细说过,或许我们可以为她做点儿什么……我已经跟我爸爸提过了,他有个医学院的老同学,现在是治疗不孕不育方面的专家,让米瑶来北京吧,趁早接受最权威的检查和治疗,我相信,她以后一定还是会怀上自己的小baby的!”

“真的吗?”

我激动的握着苏麦的双肩,直至将她抓得喊疼了,我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可是这个好消息实在令我无法淡定,不管治愈的可能性有多大,只要有一丝丝的机会,我也会竭尽全力的说服米瑶来北京治疗,上天一定不会对她太残忍的!

“瞧你这个激动得乱七八糟的样子,能矜持点儿吗?”苏麦揉了揉她被我捏疼了的双肩,抿着嘴点了点头,“我爸爸会安排好所有的相关事宜,只要米瑶来北京就行了,不过最后的结果到底会是怎样,我也不敢给你乱保证,不过希望应该还是挺大的!”

“有希望就好!”

……

我没敢在北京多呆,即使我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跟苏麦分开,可是这个意料之外的好消息却让我不得不尽快赶回成都,说服米瑶来北京治疗,而苏麦也身负着莱卡图片社的工作,急着赶到云南和贵州两地做一个专题拍摄,如果不是我在北京死缠烂打,她前两天就应该启程了。

短暂的相聚之后,我们分头出发,我怕米瑶对我心有抵制,所以走了曲线救国的路线,让米楠充当说客,女人天生的母性让米瑶无法抗拒这个希望,她很快就拟定了行程,在米楠的陪同下赶往了北京,而北京方面,苏麦早已做了安排,她的父亲会安排好一切的!

所有的事情仿似都渗透进了希望的曙光,而我也需要回到新疆的工地继续我的工作,等待着工地的完工,等待着苏麦搞定她的工作……我们已经约好,等忙过了这段时间,我将陪着她完成她那个跑遍全国的计划,不带别人,就我们俩,还有她那辆自由奔放的红色Jeep牧马人!

意外的是,我回到工地的时候,靳薇已经离开了那儿。

据刘山的正式女友杨晓晓说,靳薇的母亲托关系给她在上海报了一家空服人员培训学校,两年制,毕业之后就可以去东方航空当空姐了……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安排,靳薇那么个大美人儿,埋没在工地上确实有些可惜,只是我有些担心,就凭靳薇那姿色,以后在飞机上,那得有多少无聊的乘客问她要电话号码啊,但愿其中能有个靠谱儿的!

工地上的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期间安小冉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们已经达成了合作意向,等新疆这个工地完工,明年开春,我就给她打工去,刘山、小章等兄弟也将随我杀过去,哪怕贷款也要拿下安总下个工程全部的挖机租赁!

……

按时间算,苏麦应该已经完成了她的专题拍摄,我却接连好多天都打不通她的电话,她仿似又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似的,有过一次找不到她的经历,我早已杯弓蛇影,正着急上火的时候,她终于给我发了条微信。

那是一张开满向阳花的图片,阳光普照下,大地上的一片向阳花仰着一张张黄灿灿的笑脸,充满着蓬勃朝气的享受着阳光的泼洒,好一副生机勃勃。

现在并不是向阳花盛开的季节,我很诧异到底哪儿还有这么多的向阳花开放,苏麦的又一条微信紧随而至:“向阳同学,鉴于上一次在北京那么容易就让你找到了我,我决定让你再找我一次!”

“那你在哪儿呢?”我回复问。

“我在云南的一个小村落,我在这片向阳花海里……你不准多问了,赶紧收拾好行李,背上背囊,一路向西就好,我在这儿等你!”

(全书完)Ps:书完了,有些话想跟一路相随的朋友们说说,稍后会开单章!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