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声浪语

经阿契一提点,织醉才从凌虚的口中得知三百多年前东西海传的沸沸扬扬的一则传闻。

这则传闻说的是东海的龙三公主敖鸾与风流龙少西海二皇子敖烨之间的爱恨情仇。

东西二海龙宫向来有结姻亲的惯例,东海龙三公主和西海二皇子便是自小定下的姻亲。东海龙王十分疼爱敖鸾这一个小女儿,是以把公主养得有些骄纵倔强的性子。这一位公主长大后姿色无双且四绝八艺样样精通,尤其以一手丹青描摹得极好,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

然而通常这样的美女自然是芳名远扬,扬得仙魔六界众所周知,自然这一位神女的思慕者也不在少数。

那一位自小定了姻亲的西海二皇子便自然多遭了些苦头,隔三差五便有仙君魔君上门决斗,或是主动投怀送抱的美人。终于有一日一位叫步崖的魔界男子主动投怀送抱后,他终于忍不住要找一找那一位传说中的绝代佳人,他的未婚妻龙三公主敖鸾谈一谈了。

这不谈不要紧,一谈便谈出了事端。原来这一位龙三公主是一个极为争强桀骜的性子,面还未见着,从宫女仆从处听得传闻中说西海二皇子对未来生活的种种忧心,便使了性子为难这一位前来相见的未婚夫,自己跑到了人间地界,游戏红尘去了。

东海龙王是一个极为护短的父亲,见得掌上明珠失踪,便一口咬定是西海二皇子将其拐走,定要他寻得公主安全回东海。可怜那一头雾水的西海二皇子四海八荒的追随龙三公主的踪迹,却不知其身藏何处。

敖烨奔波三年也不见其踪影,使得东海龙王震怒,一气之下解除了那一纸婚约。这婚约一解除,六界来东海下聘的队伍浩浩汤汤,几乎搅浑了那一海子的水,以至于在东海之滨兴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水患,这才惊动了天宫。

天帝见此状,英明神武地下了一道严令,将龙三公主与西海二皇子已废除的婚约又赐了回去。天帝赐婚,乃是头等的风光,自然容不得东西海二位龙王有任何异议。

这位一直未出场的主角东海龙三公主敖鸾,却像是消失六界一般,始终都没有出现,那风度翩翩的西海二皇子只好独独耗着这些寂寞年华,等待那一位公主回心转意。

不知过了多久,那龙三公主却因为盗取观世音菩萨紫竹林的万年紫竹被幽禁其中,这一位西海二皇子便彻底没有了希望,终究千万年要孤独终老。

但他却不知从何处带回西海一颗龙蛋竟是与龙三公主的孩子,如今养在西海,西海上下都将这一颗龙蛋宝贝得紧,可见看西海上下都比较同情西海二皇子的一番遭遇。

织醉听到这一处,忍不住扑哧一笑:“西海上下都宝贝得紧的这颗龙蛋,莫非就是你”

阿契怪模怪样地怒瞪她一眼,嘟着嘴。“没有娘亲的孩子,自然受疼爱些。”

“你这话说得不对,我也是没有娘亲的孩子,但细细数下来,疼我的约摸只有爹爹、穆承和师父三人而已。”织醉突然冷着脸,一本正经:“你为何一口咬定我就是你娘亲你瞧瞧清楚,我没有龙角,也不会画画,长得也不美,最关键的是,我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孩子”

阿契被织醉瞪圆的双眼一步步逼视,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覆着眼睛嘤嘤软软地哭了起来:“司命星君叔叔明明告诉我,我的娘亲就是瑶池莲台遇见的第一个人。”

“司命星君果然又是他。”织醉恨铁不成钢,指着阿契的有些塌的小鼻梁:“司命星君说的话你也相信,他可是最会骗小孩的神仙。”

“爹爹曾经说,司命星君叔叔掌管天地的命格,没有什么他不知晓,我以为他不会骗我。而且,他还给我占一卦,看起来很灵验的样子。”

织醉抵着手扶住沉沉的脑袋,这一位和她无冤无仇的司命星君,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竟要让她陷入这样一种境地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