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抱着我那里顶着我

第十九章哭了

杨战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可是捅了天大的篓子,说罢便继续向前方飞奔而去。唐优雅穷追不舍。

此刻两人早已出了修罗门,来到十里之外的一片荒地之上。杨战如同沙包一般被唐优雅揍得倒飞出五六米开外,嘴角溢出丝丝鲜血。

杨战口中不断解释着:“唐师妹,你听师兄解释啊,师兄真的不是故意的!”

唐优雅冷哼一声道:“不是故意的就是有意的,败类今日本小姐不将你斩杀再此,又该如何见人?”

瞬间杨战将脑袋急速地运转了起来,自然是赶紧想办法平息这丫头的怒火。随即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平静无比的望着唐优雅道:“如果杀了师兄可以让师妹消消气,那便动手吧!”

说罢便缓缓地闭上了双眼,眼角留出一道缝隙观察着这丫头的动作,若这丫头真对自己动手,那便展开身法赶紧逃。如今也是不得已才动用这招,毕竟自己刚刚可是将这丫头激怒了,不这么干这丫头又岂能善罢甘休?

只见唐优雅盯着自己一步一步走来,杨战只感觉浑身寒毛都要忍不住竖立了起来。暗想看来那句话说的果真没错:“草原狼,林中虎,不如母老虎!”

且观望一阵再看,打定主意后的杨战表面看似神色平静,实则内心却是生怕这丫头真对自己动手,暗暗提防着眼前这丫头。

随着唐优雅的不断靠近,一股淡淡地体香迎面袭来,让杨战浑身上下都是一阵舒畅。就连那无比剧痛的感觉都忘记了一般,顿时呼吸再一次变得急促了起来。

猛然间,那粉嫩如婴儿般的拳头再一次轰中自己的胸口。虽然对方并没有动用体内真气,但这股巨大的力道依旧让杨战一阵呲牙咧嘴。紧接着又是一拳,一瞬间那拳头不断轰向自己的胸口处。

原本想要展开身法逃脱的杨战心中却是忽然闪过另外一种念头,索性把心一狠,睁开双眼,张开手臂猛然间搂住唐优雅,此刻两人紧紧的拥在一起,唐优雅的胸部早已被挤压的变了形。

顿时唐优雅愣怔了片刻,那一颗不知所措的心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这小子居然还敢将自己搂在怀里!饶是自己怎么也没想到二十年来一直守身如玉,今日竟然都毁在了这小子手里。

一时间紧咬牙关,杀机肆无忌惮地释放了出来,不禁让杨战面色大变。

在这股恐怖的杀机之下杨战条件反射地将唐优雅更加搂紧了几分,唐优雅不禁娇呼一声道:“臭小子,快放开本小姐!”

说罢便用拳头狠狠地在杨战的身体两边敲打起来,杨战把头一瞥道:“不放!”

唐优雅身上的杀机更加凝实了几分,沉声道:“臭小子,你果真要找死不成?”

杨战一副宁死不屈的架势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你无耻!”

唐优雅那拳头上的力道更大了几分,内心更加复杂了起来,这一瞬间身上原本凝实的杀机竟然消失不见,随即美眸之中被晶莹剔透的泪珠所充斥,如同一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姑娘一般,看着便让人心生一种怜香惜玉的感觉。

任凭对方的拳头如雨般落下,杨战依旧死搂着唐优雅不放。

下一刻,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道将自己推开,唐优雅瞬间退出十米之外,那晶莹剔透的泪珠缓缓划过脸颊,望着自己久久不语,顿时杨战忍不住心生一股负罪感!

杨战可是最怕女孩子哭了,女孩子一哭杨战便是一阵头大,连忙上前道歉:“唐师妹,对不起!”

随着杨战的不断靠近,唐优雅却是在不断后退,指着杨战娇喝道:“你别过来!”

杨战连忙顿住了脚步,停在原地道:“是师兄不好,师妹不哭了好么?”

“你混蛋,你无耻,下流!”

瞬间杨战一脸黑线,不自觉地伸手挠了挠耳后,咧嘴一笑道:“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

这话说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明明调戏了人家,还敢说只是一点点,简直让人气愤到了极点,此刻的唐优雅又是一阵咬牙切齿,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番心情之后,缓缓开口道:“小子,本小姐记住你了!”

这一刻一股极其不妙的感觉从杨战的心底升腾而起,脚底都要抽筋了一般,随之唐优雅便展开身法飞奔而去。

这才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喃喃道:“总算摆脱这丫头了!”

不过眼前是摆脱了,日后自己怕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开玩笑,今日这般调戏人家,自己日后哪儿还有什么好日子过。

还记得对方走的时候那句话,显然是在告诉自己,本小姐记住你了,日后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不过杨战并不是太过担心,以自己的修炼速度,恐怕用不了多久便能追上这丫头,到时候这丫头又能拿自己怎样?

想到这里杨战便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了,不禁缓缓摇头,苦笑一声向前方走去。

这一日杨战一直在漫无目的地散步,回想起自从前世死后,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见过阳光了,沦为天地之间的孤魂野鬼,在这天地间四处游荡,自己的世界一片灰暗,没有黑夜白天之分,只有这无尽的灰暗,又如何能够见到阳光。

在这一片灰暗的空间笑看人世沧桑,万世沉浮。感叹时光蹉跎,岁月无情!

直到如今自己穿越异世,重见天日,心情自然是复杂无比,开心的是自己活了过来,可以好好把握这一世,虽说人生自古谁无死,但起码在这一世可以不留遗憾。

感叹的是人心,永远都在追逐名利,可以为了名和利出卖一切。然而到头来又能够带走什么呢?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然而众生生来死去却是永远也无法逃离此局,永远在这局中自相残杀,天地全当看着一场好戏,众生皆为戏子!

这世间的是非对错又有谁能够真正说的清楚呢?

[小说网,!]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