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让人湿的文字

第十六章上等兵一挡

净倧也不能老看美女,虽然人家长得漂亮但是也不不能至于高低天天追着人家啊,虽然他现在这里很空旷,但是终归是住在这里。

“我回来了。”净倧自然给他那个小地豹说话,自从父母离开后到是只有这两在这住了,的时候净倧都想不清楚为什么师父会会给这么大的地方了。不过那地豹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在角落自己睡觉了。

“哎,这样以后怎么战斗啊?还是得靠自己啊。”这多半是净倧自己的想法了。所以还得自己好好练吧,

净倧目前还没有储物,所以只能用东西装着事回来,而一下子居然带了十多个天书回来,不过都是黄阶中级以下,就算这样也得五天之内还回去的。所以他觉得自己好像拿得有点多了……

好了,先打开第一个哪。净倧以心神之力速度进入了,正为列兵后就可以查看天书了,而不用别人讲了。

黄阶下级火属性武技:爆火球。从嘴中发出巨大的火浪以烧伤敌人。威力最大时可以发出五米外。

一种由口发出的武技到是觉得有点好奇所以他就带回来了。

不过首先得找一个大的地方,而不是在屋子内,要是把里面烧起来了,到是免不得师父一顿说了。所以他来了院子里了。

首先得按天书里说的来,第一步只要将士气集中在嘴里。第二步引发体内的火属性。第三步喷发出来就行了。

“这么简单?”净倧有点不敢相信了“那不是简简单单一下子就好了。”

“爆炎球。”净倧开始试了,不过现实却很打击人,吹出有只是一口气而已……

、“额。这现实很打击人啊……不过不能放弃在重来一次。”

“爆炎球。”事实上仍然还只是一口气而已……

“我去不就是黄阶下级武技么有这么难么?”净倧有点不相信自己了,“不会中实力不行?”

净倧只好在看一看第一步了第二步了第三步了,没错啊。难道是那点不对?

“不行在重来一次。”打定主意了。

“爆火球。”事实仍然很打击人,还只是一口气而已。

“妈得是不是骗小爷呢?”净倧这才三次……就有点生气了……

“妈得先留着吧,我先看下个一了,有空在练,要是光练一个连看看都看不完,那不是浪费了?”说着又打开了下一个武技。

黄阶下级武技:天火掌。而作为黄阶武技居然和那爆火球类似。不过只是由口变为了掌而已。

净倧看看介绍,还是那么简单。

“天火掌。”净倧一掌打了出去了。不过连一点掌风也没带起……

“怎么回事?怎么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还得在来一遍……”只好在次凝集士气了。

“天火掌。”不过事实仍然那么打击人,还是没有一点动静。而他本来士气就不多,才一会就觉得气喘吁吁了,全身一下直冒汗。而他实在不行了就坐在地上了。

“过才几个黄阶武技就成这样了,那以后练那些怎么办。要是爸爸在就好了,他就会告诉我怎么办了。哎!”净倧只好自己一个人留在原地感叹了,“可是父亲母亲怎么还不回来呢?净倧好想你们啊。”

不知什么时候小地豹也是醒了。

“小地豹来,你说我总这么叫你不好是吧,你说我要不要给你起一个名呢?”净倧对着它说道,不过还是没有理会他。

“那你不理我就算了,那我还是这样叫你吧。”净倧到是和他生起气来了。不过还是没有理会他。

“想不到武技这么能练,平时看师父用起来怎么就是那么的快。”净倧感叹道。而休息了一会士气也算恢复了一点,又开始练了。

“父亲我觉得我要开始修炼拉?”

李产洪此时看关调皮的李若到是觉得有点惊讶了,净倧刚才正式修炼而她又要开始了,看来这几天到是好事连连?

“哦?我来给你看看。”李平洪走骊了艰险的身边去了。

“恩,不错的确是大成了时候了,也可以了,”李平洪说道。

而李若听到了则是一阵激动,“父亲我听说小师哥也开始了,我什么时候冲击啊?”想想也有点小激动了。

“不急现在可不是最好的时候,你小师哥不也才几天嘛,你急什么。”李平洪笑笑说道。

“不嘛,人家要嘛,小师哥都开始修炼了哎,我也要。”李若只好苦苦哀求。

“哎,那好吧,跟我来吧。”李平共没有办法了,本来他打算炼丹的,看来目前没办法实现了。让她去折腾一下也好。

“父亲我们去那啊?”李若很好奇李平洪将要带他去那。

“我当然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咯。不过现在是个秘密到了你就知道。”和她在一起连李平洪也变得有点小调皮了。

“和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啊。不理你了。”小姑娘脾气还是不那么好。

“我们就快到了,在说了你小师哥也是在那里去的哟。”

“你说什么?小师哥也是在那里去的?爸爸你没骗我吧?”这一听净倧也是在那开始修炼的到是让他提起不兴趣了,连走路也快多了。

“我会骗你吗?那是当然。”李平洪趾高气扬有说着。

“那好吧,我相信你一次,那我就去吧。”终于还是认输了啊。而没过一会就到了。

李若那表情完全就像净倧第一次一样是那么的惊讶。

“这是什么地方啊?”不过李若到是觉得这里怎么看起来有点怕怕的感觉,因为那是实实在在的地心之火,而现在却出现在眼前了。

“这里是天地之物之地,所以有这种现像到也是正常的,你连你小师哥第一次还不足呢。”李平洪直接潮笑她了。

“那有你这么当爹的?”李若直接白了李平洪一眼。又不说话了。

“别说了那我们快点开始吧,你不是想和你小师哥一样么?”李平洪见她不理了,只好转换话题了。

“这还差不多。”李若直接对他吐了个舌头才是安静下来了。

李若已经经打坐了。而李平洪则在旁边寸步不离一直看着,要知道这可是他唯一的女儿,当然得好好看着。

李若开始运转全身的士气开始凝聚起来。以她父亲的修为将她天赋最大化也不是地件难事,

气沉丹田。在她周围形成了不小的地层气膜已经自己保护她了。、

“哦,以是和净倧有点不一样了,有点意思。”李平洪在旁边自言自语到。

“哎哟我去,怎么一个也不会啊。”净倧又在那里发牢骚了,他到现在一共都看了四个黄阶武技了,但是还没有一个学成功的,而他的士气本来就少的可怜。使和方法又不对所以才几下就全没了。

“累死我了,学个武技昨就这么困难?”净倧又再次人拿起了另外一个天书来了,“那我就看看下一个天书是什么,我就不信了我还一个也学不会。”于是他又开始了第五个武技的学习了……不过事实依然如此。要是他父亲在这肯定得说他了,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怎么能学会?

又再关键字放下手中的武技了。

“怎么那么难。”净倧对着天空吼着,而他也经不住疲倦躺下睡觉了。一共看了六个武技一个也没学会……

李若没一会就成丹了,而那气息则一直没减。一直到列兵巅峰了。

“这孩子还打算冲击一下?”李平洪到是觉得正常,大多数开始修炼时都会这样做,只有一个那就是净倧。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可能和平常人不一样吧。

李若体内的士气一直在增长。而她并没有心慌。而一直将那士气全部输入气丹内,而那气丹则一直在成长,越为越大了。而一下子那气则开始急速膨胀。已经比刚才大了两倍多了。而还没停下来。

“这小姑娘到是有意思了,没给你爹我丢脸。”李平洪在旁边感到一股欣慰。而自己则一直笑着。而这个时候莲共池也随着李若动了起来了。天地之气的流动也增快几分了。

“破。”李若那是一声大叫,而随之而来的气息则一直到了上等兵了,居然没有失败,看来此女的天赋也是惊人了。

“怎样?有没有打算停下来?”李平洪在旁边关心的问道。

“别说话,别打断我。”这话顿时有点让李平洪觉得自己的多的一样。连个做父亲的威严都没了。不过他还真不说话了。

李若只是觉得自己的经脉还在增长,而自己对于那士气也是不够,这姑姑难免贪心了一点吧。

上等兵还没稳固,又开始疯狂引收了起来,而天地之气飞一般进入了她的身体。

“这孩子太急了,哎。”以李平洪的经险肯定知道了,“刚才的还没稳固现在又……哎,算了吧,让她吃亏也是好的。”

李若疯狂的吸收一直达到了上等兵巅峰了。看来她是真是想要突破这上等兵了,要知道第一次就能达到下士的人那天赋是相当惊人的,不过到是要看看她有没有那本事了。

“破。”随着李若的声音响起,但是那天地之气却戛然而止。停止流动了。

“爹爹看来我是输了么?”李若则学有点不爽,明明就很有感觉的。看来只能停在上等兵一挡了,以后有机会在冲击下士吧。

“嗯,你心太急了。原本的境界还没巩固就想冲击下一层那有那么简单,吃一下亏也是好的,知道了吧。”

“恩,积知道了。爹爹。”李平哀婉怎么发现她突然变乖了点?

“好吧,我们先回去休息会吧,明天给你看看你修炼属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