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玉带玉势惩罚

第四章 差点犯大错

午间下班时,任倩让我陪她出去,到了一家高级服装商场,“给你买两套服装,你会更帅的。”

“不用了吧,这里的衣服挺贵的。”我虽囊中羞涩,但我不想接受别人的施舍。

“不用担心,这是公司给你配的,是你的福利。”

既然这样,我就不再说什么,我的这一身行头,确实有点丢面子。

“哟,这不是任大小姐吗?怎么今天有空,还是独自一人。”我在试衣间,听见一个男子怪怪的声音。

我出来一看,只见一个黄毛小子,正挽着一位年轻美貌女子,在对任倩指手画脚。

“当年,你不和我玩,现在我这位,是不是比你漂亮多了。床上功夫,也绝对比你爽呀。”他说话不干不净。他旁边的女子搔首弄姿,屁股扭得倍欢。

“你,流氓,无耻!”任倩气急骂道。

我一个健步走过去,“你说话注意点,不然,小心我揍你。”

“这哪里来的菜鸟,敢管爷的事!什么东西。”

他指着我破口大骂。

我一把捏着他的手,故作平静的脸上,略一使劲,他便疼得呲牙咧嘴,杀猪样嚎叫起来,引来好多人围观。

“跪下,向她道歉。”我轻声吼道。

“对不起,你快让他放了我。”他真跪下了。

“是呀,求求你放了他。”他旁边的女人也乞求到。

任倩赶快向我使了个放人的眼色。

我便放了他,拉着任倩扬长而去。一身崭新的西装,让我英气逼人,帅气十足。

突然,我感到自己的手臂被任倩挽起,“特种兵,我的男朋友!”任倩向那男人骄傲地说道。我突然感到一种巨大的幸福,让我深深陶醉。虽然,我知道,这是任倩用我来故意气他过去的男友的。

“对不起,又让你帮了我。”出了商场,任倩放下挽我的手。脸色通红,像一只红苹果。

“这是我应该做的,是职责。”幸福之后,我回到现实,我就是她的保镖。

“其实我和他,不是他说的那样,我和他是清白的。”任倩向我解释。

“我相信你,任倩。咱们回去吧。”那人说的那么下作,已深深刺痛了任倩。我也很不舒服。

“这人是干嘛的?”在车上,我问她。

“他爸爸是本市的副市长。”原来是一个官二代。我的心一紧,这也不是个好惹的主。

“我会连累你的。”任倩充满歉意的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别担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在这个社会,活着很难。做一个漂亮的好女人,尤其难。

到了公司,我陪着任倩便径去找安总,“安总,财务交接你这准备好了吗?”

“还没有,过几天吧。你就这么着急吗?”

“你能说个确定的时间吗?最好不要拖拉。”任倩觉得他这是一种敷衍。

“拖拉,你说我拖拉?你爸爸在的时候也绝不会对我这样说话,年轻人,听说过一句话吗,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现在初涉商场,没有我你能转得开?还是我替你打理吧,你就安安稳稳做董事长,衣食无忧,多好?这可能也是你爸爸的意思。你想想,当年我和你爸爸混社会,单枪匹马,无依无靠,我硬是鞍前马后,追随你爸爸,打下这一片江山。现在,你却不相信我,执意要管理公司,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安总,我虽然年轻,但是我懂得分寸,属于我的,一定要争取,不属于我的,送我也不要。这是我爸爸当年经常对我说的话。我没有否认您过去的功绩,我只是要做一个名副其实的董事长,不是傀儡,你明白吗?”任倩针锋相对。

“那好吧,五天以后,我准时交接给你。年轻人,不要到时候,一口好馍吃不下又吐出来,丢人现眼。”

“你放心,我任倩既然敢揽这个瓷器活,自有我的金刚钻。我的爸爸,一生威名,我自信自己会好好继承他的事业,发扬光大。”

我听着这一席话,简直就是惊心动魄。最后,我见任倩占了上风,便扬了扬自己的拳头。安总一紧张,以为我要打他,吓得扑通一下,掉在地上。

当我们最后离开时,我却看见安总的嘴角浮现一缕阴险的奸笑来。

不知他要耍什么花招?

晚上,送任倩回家,我的电话响了,是父亲,“高远,你娘,病情又加重了,要去县医院再做手术,可是家里实在没有钱了,你上次放家里的,都花光了。”我眼前浮出我娘为病痛折磨的痛苦的样子,一阵心如刀绞。“怎么了,阿姨身体不好?”任倩好正在旁边听到。

“是的,我娘半身不遂,瘫痪在床。”

“需要钱治疗是吗?我可以帮你。”

“你不管了,这是我的家事。”

“行了,别逞强了,你娘的身体要紧,走,去银行。”不由分说,她命令我驱车直奔银行。她提了20万,要我打回去。“我用工资还你,一年不够两年,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的。”

“好,要不然,你就给我打一辈子工吧。”任倩开玩笑说。

“好,如果你需要的话。”

很快,钱就汇了回去。我给父亲打了电话,“爹,钱已经汇了。你就尽心给我娘治疗吧。”

“高远,你的钱要来的光明正大呀,不然我们就不会用你的钱。”

“爹,放心吧。”

“叔叔,我是高远的公司老板,钱是我借的,从他工资里扣,你就放心吧。”任倩从我手里接过电话,对我父亲说起来。

父亲这才放下心来。

“有时间,回去看看你娘,带上我,好吗?”她一脸认真。

“好呀,我的家乡可美了,我带你四处逛逛,田园风光,一定让你留恋往返的。”我充满感情,她也一脸着迷,神往起来。她青春靓丽的样子,让我又一阵心醉神迷。

晚上,我去厨房买了好多菜,我要好好露一手,给我的女神。在厨房里,她一个千金小姐,给我当帮手,煎烹炸,我把炒锅抡的左右翻飞。不久,满满一桌美味佳肴,“来,喝点酒吧。”她取出一瓶洋酒,这个浪漫美丽的夜晚,我们频频举杯,她的脸渐渐红了起来,我也一阵阵发热。生活太让人压抑了,这短暂的借酒消愁,让我们忘了所有。不久,我们就都喝多了,“高远,扶我上去吧,我要睡了。”

我走到她的身边,扶起她,她软绵绵地靠在我的肩上,那高耸的乳峰,紧紧触着我的前胸,似一股强电流,每走一步,我浑身都在冲动地颤抖,我的下体已硬的像钢钎一样,不好啊,我要犯错误了。把她软绵绵地放在床上,我竟一下子,不由自主地压在她的身上,我的嘴吻向了她的**,她的呼吸明显急促,我的双手,竟脱掉她的裤子,悄悄地摸向了她的内裤,千钧一发,她的电话响了,我一下子惊醒过来,坐在地上扇起自己耳光来。任倩也像惊醒起来,接电话了,满眼朦胧,“妈。”是她母亲打来的,“女儿,生日快乐。”

今天竟是任倩的生日。

她们母女说了好长时间,才结束通话。

我又接着扇自己耳光,“对不起,任倩,我刚才差点欺负你了。”

“行了,回去睡觉吧,我原谅你了。”她莞尔一笑,看着我狼狈不堪的样子。

我一夜无眠,辗转反侧,我越来越觉得不能原谅自己,我怎么可以这样对任倩,我和禽兽还有什么区别。她那么好,那么纯洁,我以后只有做牛做马报答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