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走路PLAY

之后的几天,我都浑浑噩噩在家打游戏聊天,那台破电脑被我玩得几乎报废。

开学前一天,苏曾的电话响起。彼时我正在精神专注地打怪,只差一点就可以干掉那个大boss。手机铃声响起,吓得我手一抖,那刚刚被我定住的boss顿时一个大招砍过来,血量急剧下降。我还来不及施下一个技能,就被又一个重击打得翘了辫子,屏幕顿时猩红一片。

我叹口气,点了回城,任务失败。

手机还在固执地吵个不停,我也没看来电人便接起来,没好气地问是谁。苏曾的声音依旧清冷,但却没有计较我的坏态度。

我问你,苏辰这几天是不是在你那里?

苏辰?哦,苏辰。连续几天猪一般的生活,除了肚子饿到不行下楼买泡面之外都操纵着鼠标,让屏幕上那个丰xiong翘tun衣着暴露的女武士杀怪或杀人,几乎忘了自己是谁。

我摇头,也不管电话那头的苏曾看不看得到,没有。

那苏辰怎么没回家,这混小子几天没回家了!

你别急,他最后一次回家在什么时候?

二十四号。

我仰头仔细回想,二十四号,是我和苏辰吵翻的前一天,也就是说,苏辰在和我吵架之后就一直没有回家?

苏曾姐,你别急,苏辰平时去的几个地方我都知道,我一定帮你找到。

那头电话急匆匆挂断,还没有给我回复。算了,就当帮苏曾一个忙。我收拾好自己,不大的镜子上面倒映出我的脸。厚重的眼袋,还有足以媲美熊猫的黑眼圈,连平时引以为傲的皮肤也暗黄不堪,额上还有几颗隐隐约约的痘痘。头发比北京鸟巢还要鸟巢。

原来颓废起来是这种感觉。

我来不及看其他,随手抓了钱包和钥匙就往外跑。

出了门我就想笑,对苏曾夸下海口,说苏辰平时去的地方我都知道,可是事实上呢,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苏辰爱吃什么,不知道他喜欢玩什么游戏,不知道他的生日,不知道他的家在哪里。我甚至不知道苏辰平时出现的地方,我只知道不用我去找,苏辰就会自己出现,然后为我解决所有问题。

我所知晓的关于苏辰的一切,竟然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可是现在有什么用?苏曾找我肯定是打不通苏辰的手机。

几天没回家,苏辰肯定需要住宿的地方。思及此,我当即打车去学校附近的旅馆。可是十几个旅店宾馆找下来,居然没有一个叫做苏辰的住宿者。

酒吧?对,苏辰每次心情不好就喜欢去酒吧喝酒,喝完酒就砸东西,弄得常去的那几个酒吧看到他来就自动清场。我穿着出门时随便套上的五厘米小高跟,一崴一崴地去苏辰带我去过的几个酒吧。因为钱没带够,我已经不敢打车。可是三个多小时,一半的时间耗在了路上,剩下的时间就是被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雷到几乎内伤,要么就是被喝醉的油胖子调戏,若在平时,我可能还有心情说笑几句,可是现在却只是匆匆一个过肩摔,不管不顾身后和人一样油腻的声音叫嚣。

我还是没有找到苏辰。他到底,会在哪里。

短信声响起,是老师提醒我去学校拿上学期的奖学金。我思量许久,在路傻瓜发愣也不是办法,决定先去学校。

刚到校门口,就被肚里的一阵尿意憋得面红耳赤,我红着脸跑去厕所。

可是那个遍地都寻不着的苏辰,坐在女厕外的护栏上,双腿轻轻摇晃。看到我跑过来,他笑起来,你还记得这里啊?来找我的?我想说不是,我只是因为来学校拿奖学金结果尿急,可是看到苏辰那张脸又全部咽下去。

苏辰拍拍身旁的座位,示意我坐上去。考虑到生理需求,我摇摇头,苏辰继续笑,你不是这么胆小了吧,连坐在我身边都不敢。说着说着低下头,你现在就这么讨厌我?

我憋红了脸,才勉强从牙缝挤出两个字——不是。

苏辰摆摆手,不勉强你,你能找到这里我就很开心了。两年前我就是在这里遇见你,那个时候还没有沈澜,没有那个什么肖陌,没有张凉,你红着脸问我,学长,厕所在哪里,然后啊。。。。。。

然后你就把我带到了男厕所,等我一脸尴尬地出来之后对我说,对不起啊,我也是新生。我接过话头、

苏辰抬头,笑着的眉眼弯弯,有那么一瞬间竟然让我觉得比女生还好看。你还记得,我很开心。

他看到我憋红的脸,大概是猜到了我的情况,蹦下来,整理衣衫,摆起十二分完美的微笑走到我面前,指着男厕所的方向,神色一如当初。同学,厕所在那边,内急去那里。

我依然涨红着脸,轻轻拉下苏辰的胳膊,那已经过去了。

可是我忘不了!他的表情瞬间狰狞,比川剧变脸还要快。

我踮起脚,像以前一样哥俩好地搭在他的肩膀上,苏辰,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最美不过初相见。你和我心里都明白,两年,我们都变了。你和我,都变了。

我没变!苏辰打下我的手,我一直没变,我一直在这里,连动也不敢动,就怕你回头找不到我。

可是我变了,我变得虚荣,拜金,自私,虚伪,我变得那么不堪。

不管你怎么变,你都是李织织,是我在进学校的第一天见到的那个笨到有点可爱的姑娘。

我还想说写什么反驳他的话,苏辰又笑起来,你还不快点去厕所,等会尿裤子了可是要自己洗。我看向他,他眼睛里柔柔的光让我不由退缩,咽了所有的话,捂住肚子进了厕所。

等我出来的时候,苏辰又坐回了栏杆,抬着头看天空。暖金色的阳光撒在他脸上,站近一点,连脸上的绒毛都能数清。

我说,苏辰,回家吧,你姐,你的家人都很担心你。

他摇头,你自己走吧,今天我会回家的。我。。。。。。不想和你一起走。

我哽住,终是点头走开。

事到如今,连道歉都显得苍白无力。我对不起的人太多,自杀都难以谢罪,却被逼着活下去。我有多希望这时候天上劈下一个雷在我身上,就算不能幸运穿越,死掉也是好的。

可是我还有母亲。我要在愧疚中陪着她活下去。

除了苏辰,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母亲。因为我,她不能逃离我父亲的身边,过着地狱一般的日子;因为我,她辛辛苦苦工作除了支付我的学费还要供我爸吸毒;因为我,她失去了一个虽腐败但却好歹完整的家庭。

学校门口,我也学苏辰抬头望天。如果死掉的话,一切就能结束了,多好。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