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也好。”李析听了之后,点了点头,“最好不要拖延,越快越好。”精灵族战事紧急,当然是越早能够将风暴之灵请到精灵族越好。不过,考虑到精灵们有角鹰兽可以骑乘在空中飞行,同时,又有特殊的传信方式,因此暴风.逐日者只要把信写出来之后,想必不用多长时间,就可以把信送到风暴之灵的手里。

不过,紧跟着,李析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一下人族的城池达拉然的信息,但了解到现在的达拉然,其真正的统治者竟然是大魔法师吉安娜的时候,李析忍不住立即就来了兴趣。

魔兽争霸整个游戏当中,出现的女性英雄其实并不算很多,除了在早期出现的守望者玛维,月之女祭祀泰兰德,以及黑暗游侠之外,还有人族的大魔法师吉安娜,也就是人族王子阿尔萨斯的女朋友。

只不过,到了后来,大魔法师吉安娜亲近兽族,和兽族的雷克萨以及洛克汗成了朋友,但是其父亲普罗德摩尔船长,却是一向憎恨兽族,由此引发了兽族和库尔提拉斯之间的战争,最后不用说在这一场战争当中,兽族最终攻陷了库尔提拉斯,普罗德摩尔船长战死。

也是因此,当时的人族联军,不得不从精灵族撤军,让精灵族的局势,得到了缓和。不过,眼下的大魔法师吉安娜,显然不仅仅是失去了父亲,包括阿尔萨斯王子,也是受到了巫妖王的影响,成为了巫妖王灵,眼下更是成为了新一代的巫妖王,掌控冰封王座。

但吉安娜显然并没有就此沉lun,在收集人族残兵之后。掌控了达拉然。说实话,对于这个女英雄,李析还是相当有好感的。要知道。即使是后期才崛起的女英雄水晶室女,也是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大魔法师吉安娜的影响。

只不过,吉安娜的情况,显然是和月之女祭祀泰兰德的情况差不多,都是在和不死族的战斗中死去。不过,和月之女祭祀的死亡差不多同样的情况,李析并不知道这个女英雄,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死亡。

但不知道归不知道。不代表李析对于对方的死亡没有遗憾。此时,听说吉安娜竟然是达拉然的实际统治者,李析的内心当中,顿时为之一喜。

当下直接对正在写信的暴风.逐日者询问,“暴风,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忙邀请一下吉安娜呢?”

暴风.逐日者听了之后,顿时一脸惊异的望着李析,“李,你想要邀请吉安娜大魔法师?”

李析点头道:“是的。暴风,对于两个大魔法师,不管是吉安娜。还是安东尼达斯,一向心存敬仰,可惜的是,上一次虽然见过安东尼达斯,但由于立场的问题,以及时间的问题,并没有时间交谈。至于吉安娜,却是连见都没有见过。因此,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够和这位传说中的女魔法师见一面。”

当然,游戏当中。最为强大的魔法师,显然既不是吉安娜。也不是安东尼达斯,如果说是瞬间输出最为强大的魔法师,显然是人族的另一位女法师秀逗魔导师,但如果说总体实力最为强大的魔法师,不用说肯定是大魔导师拉比克。

作为大魔导师,拉比克崛起的时间,绝对不应该比安东尼达斯晚,但秀逗魔导师,却显然是在吉安娜死亡之后,才成功崛起的人族女英雄。因此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英雄人物的崛起,的确是因为时势,时势造英雄这一句话,放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有错的。

安定和平的环境,的确很难能够让这些英雄成长,但是险恶艰难的生存环境,却是一定能够制造出一些强大的英雄人物。

不管是人族,还是精灵族,显然都是在其重要英雄死亡之后,险恶的生存环境,才导致后期的几个英雄成功崛起。

但暴风.逐日者听了李析的话,却忍不住摇了摇头,歉然的道:“抱歉,李,不是我不肯帮你,如果你只是想要见一见风暴之灵,我还可以写信帮忙邀请,但是吉安娜大魔法师,作为达拉然的实际统治者,想要将其邀请到精灵族来,我显然无能为力。”

暴风.逐日者显然并没有说谎,邀请吉安娜,都不是他地位不够的问题,实际上,就算是换成月之女祭祀泰兰德,甚至先知玛尔法里奥亲自邀请,尽管身份对等,能不能够将对方邀请过来,都是两说。毕竟,眼下的精灵族和人族,虽然说和由于不死族一家独大,已经联合起来,共同对抗不死族,因此眼下,这两家可以说是盟友的关系,但这种盟友关系,至少到现在为止,还看不出精灵族这个盟友,有哪儿值得吉安娜信任,甘于冒险到达精灵族的原因。

倒是和精灵族相比,由于吉安娜和兽族关系比较好,因此如果是兽王雷克萨或者洛克汗的邀请,或许吉安娜并不会拒绝,但是精灵族的邀请,还是精灵族一个普通中层首领的邀请,显然还不够资格邀请吉安娜。李析听了之后,立即就意识到是什么问题,在皱了皱眉眉头的同时,忍不住也是叹了口气。

说实话,和月之女祭祀的死一样,吉安娜的死,一样是让李析感觉挺可惜的。当然,倒不是李析只对于女性英雄的死感觉到惋惜,而是在整个游戏里面,眼下看起来,比较著名的死亡的人物,并且出场次数较多的,主要也就这两个而已。

当然,除了这两个主要人物之外,对于恶魔猎手伊利丹的死亡,李析一样感觉到惋惜。事实上,当初他玩魔兽争霸这款游戏的时候,最为擅长的一个zhongzu,就是精灵族,而精灵族当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先出的第一个英雄。都是恶魔猎手伊利丹。

紧跟着,第二个英雄才是先知玛尔法里奥,利用这两兄弟。进行配合,带领精灵族冲锋陷阵。如果发展的好,还会出第三个英雄,那就是守望者玛维。

实际上,和月之女祭祀泰兰德相比,守望者玛维影之歌在战场上的战斗力,显然要强大得多,甚至,如果子有些时候。李析第一个英雄,不是出恶魔猎手伊利丹的话,那么一定会选择守望者玛维影之歌,至于先知玛尔法里奥和月之女祭祀泰兰德,这两个英雄,显然和在眼下的魔兽世界,李析所知道的那样,并不适合带着精灵们冲锋陷阵。

也就是说,这两个英雄,天生就不属于那种能够带着精灵们战斗。自己站在前面,帮精灵们抵挡伤害,同时冲锋陷阵的那种人物。这也是为什么。李析会建议他们两个,雇佣熊猫酒仙的根本原因。实际上都是受到游戏的影响。

当然,对于守望者玛维影之歌的死亡,李析一样十分的惋惜。但是守望者玛维影之歌的死亡,和其他人不同的是,明显有些特殊。甚至李析本人,都不知道这个英雄,究竟是如何死亡的。倒是在其死亡之后,在不死亡灵那一面。立即就出现了两个英雄,一个是幻影刺客。另外一个则是幽鬼。

这两个英雄,幻影刺客几乎继承了守望者玛维影之歌的绝大部分特点。至于幽鬼,则是显然是守望者玛维影之歌的绝技复仇天神这个技能,从某个未知的异界召唤出来的生物。

考虑到玛维影之歌死亡之后,这两个英雄的出现,李析甚至忍不住怀疑,是不是玛维影之歌也受到了邪恶亡灵的影响,以至于人ge分裂,一个人变成了两个,进而也变成了邪恶亡灵队伍中的一员。

不过,由于暴风.逐日者的话,李析在失望的同时,也是意识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吉安娜在这一次的战斗当中,怕是在劫难逃了。毕竟,在一开始和不死亡灵的战斗当中,不管是精灵族,人族,甚至兽族,三个种族之间,虽然是共同对抗不死族,但是显然由于不死族强大的势力,以至于就算是这三个zhongzu联合,依旧是接连失利。

只有兽族的情况,说得上更好一些。毕竟,兽族一方面由于兽王雷克萨的加入,同时也是得到了牛头人一族的协助,再加上不久之前,和人族的战争当中,取得了胜利。

因此兽族的实力,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还是相当强大的。当然,由于是兽族,因此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原则可言,其本身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弱肉强食,欺软怕硬,也是让不少兽族的英雄,直接投靠到了不死族的那一面。就比如巫医,就比如虚空假面。

也是因此,造成了不死族的力量,越发膨胀。幸好到了后来,黑暗游戏希尔瓦娜斯不知道什么缘故,突然间清醒过来,从收到meihuo的女妖,变回了原先的黑暗游侠。也是在这个时候,成功反出了不死族,非但反出了不死族,甚至在紧接着,降服了不死族的恐惧魔王。

这或许就是不死族的实力,开始衰弱的起始,内部的崩溃导致整个不死族一分为二,紧跟着,由于黑暗游侠的反攻,更是让不死族应接不暇,顾此失彼。

可以说,如果没有黑暗游侠及时在这个时候清醒过来的话,别看有人族和精灵族的英雄,顺势在险恶中崛起,但也未必就真的能够抵御住不死族的攻势。随后,随着黑暗游侠的回归,黑暗游侠的姐姐风行者奥蕾莉亚也在不久之后,回到了精灵族,整个精灵族,立即就是实力大涨。

实力大涨的精灵族,在和不死族的战斗当中,更是吹响了反攻的号角。不过,眼下战争才刚刚开始,在李析的记忆当中,这么一场战争,或许要持续几百年,甚至上千年。

这么长的时间,对于眼下的李析来说,却是格外的漫长。至少在眼下去考虑成功和失败,显然起不到任何作用。

因此很快的,李析就意识到,顾虑这么多,显然并没有多大意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或者说。没有因为自己的存在,而影响整个游戏世界的环境的话,该发生的事情。多半还是会发生。不够,由于自己的影响。虽然说精灵族的实力,增加了不少,尤其是如果真的能够雇佣到风暴之灵的话,那么精灵族更是实力大大增加。

但精灵族的实力增加,鬼知道会不会因此,导致人族的实力降低?毕竟不管怎么说,在一开始的时候,不管是熊猫酒仙也好。风暴之灵也好,最初所要选择,或者打算选择投靠的,都是人族。尤其是眼下的风暴之灵,更是身在人族的重要城市达拉然。

鬼知道这只风暴之灵,会不会在达拉然和不死族的战争当中,出手帮助当时的人族?如果说风暴之灵有出手,并且在这种情况下,人族依旧失败的话,那么自己讲风暴之灵邀请过来。岂不是变相的就等于削弱了达拉然的实力,导致达拉然在这一次的战斗当中,更是不堪一击?如果是这样的话。此消彼长之下,不死族在攻陷达拉然之后,必然会紧跟着就出兵支援和精灵族正在僵持的不死族。

从兵法上来说,这样的战斗,显然对于精灵族更加的不利。

因此一时之间,李析又不禁对自己的算计,感觉到苦恼,有一种虽然算计成功,但是对于最终的结果来说。似乎根本都没有什么好处的感觉?难道说,到了最后。自己还是要把自己世界的冶炼技术,以及热武器制造技术。给予精灵族?

而就算是他想,最终所能够给予精灵族的,只怕也是十分的有限。远不足于在这个魔法的世界当中,帮助精灵们取胜,更不用说,一旦给了精灵们这些技术,很容易就会助长某些野心家的野心。

之前的魔兽世界四大zhongzu,之所以能够和平共处,只是因为实力差不多的缘故,但随着各大种族,都有英雄背叛到不死族,立即就让不死族发起了战争,打算qinfan其它的zhongzu。

可以这么说,如果李析什么技术都不给精灵族的话,由于眼下自己做出的这些事情,影响到了整个的魔兽世界的局势,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说不定就是极大的打破了原先魔兽世界的平衡,最终,导致在这一次的战斗当中,受到蝴蝶效应的影响,最终对于不死族十分有利。甚至让不死族,最终取得胜利。

但如果李析将技术给予精灵族,对于自己世界的技术来说,显然真正能够帮到精灵们在这一次的战斗当中,取得胜利的,显然只有自己世界的顶级技术,一旦将这些技术,给与了精灵族,显然其结果只会造成精灵族一家独大的结果。

这种结果,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坏事。但是有一点却是十分的关键,如果一个社会的发展,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同时,却又没有能够和这种经济程度,相配合的制度,最终,必然是矛盾重重,只会导致某些野心家的野心。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就比如公交车,在公交车上,让座或者不让座,一直都是最为让人诟病以及一直都在争执的一个巨大问题。某些无良媒体每次遇到这种事情,更是直接站在道德的角度上面,或者批评在不让座的情况下打人的老人,又或者直接批评旁边有需要座位的老人站着,一些青少年就是不让座装作看不见的某些行为。

但从根本上来说,这显然并不是任何一个人的责任,不管打人也好,据不让座也好,显然和道德并没有任何关系,也不关系到任何一个人的责任。而是和刚才所说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却由于没有相应的制度配合,所滋生出来的某些野心家的野心,显然是极为相似。

毕竟,在公交车上维持秩序,原本就是公交车公司的责任。而由于整个社会的公序良俗,在公家车上,公交车公司作为zhengfu拨款,不以盈利为目的的便民机构,本来就应该在公交车上,专门为老弱病残孕幼乘客设置爱心专座。

但既然有了爱心专座,为什么这些爱心专座,却为什么不是专门提供给老弱病残孕幼的乘客,而是什么人都可以座,却又根本都没有任何人去制止的呢?

显然,在设置了专门为老弱病残孕幼的爱心专座的同时,制止非老弱病残孕幼的乘客,占据爱心专座,就成为了公交车公司的责任。

但公家车公司在设置这些专座的同时,非但没有尽到这样具体的责任,还要把这个责任,推给社会大众,同时,自己只是在车上,整天吆喝xxxx是xxxx的优良美德,请主动为xxxx让座。

在道德绑架的同时,又完全撇清了自己的责任。

显然这种行为本身,也是和刚才所说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但是又没有具体的规则相配合,这才导致矛盾重重,出现了很多不能够控制的事件,甚至滋生了某些野心家的野心,在根本原因上,其实是一样的。

但现在的精灵族,很明显,还处于最原始的社会阶段。又或者说整个精灵族的统治,除了是依靠其首领的个人魅力,以及主要传统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明确而具体的法则。

当然,这一点,也导致了精灵族的自you散漫。至于李析本人,其实还是相当喜欢这样的社会环境的。

但眼下这样的社会环境,如果不发展的话,显然会和古代禅让制三皇五帝的时候一样。

同时,由于当时艰难的生活环境,生活产品的严重不足,也是导致其首领,根本没有任何tanwu的空间。

但紧跟着,大禹治水成功之后,庄稼收成不用说也是大大增加,导致和之前相比,老百姓也变得更加富裕。

但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没有一套相应的明确的制度相配合。最终某些野心家的野心,也在暗中暗暗地滋生出来。

大禹的儿子启顺利夺取了部落首领的位置,禅让制变成了家天下。不过,考虑到最后夺取地位的是大禹的儿子启,这样的结果发展,和大禹本人,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显然脱不了关系。

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讲,如果你大禹没有想过要培养自己的儿子,那么在当时一个禅让制的部落当中,他的儿子,又怎么可能能够在那样的环境当中,获得相应的地位?没有相应的地位,又怎么可能发展成后来的夺权成功?

由此可见,完全可以怀疑在当时,由于大禹治水成功,田地里的收入增加了,老百姓的生活变好了。原先在治水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多少东西可吃,推举你大禹出来治水,吃饭的钱,要大家一起凑吧?总不可能一边让你给整个部落治水,一边让你吃自己家里的饭?

何况男人在外面治水,留下一个女人在家里,自己家里的生产耕种什么的,肯定会受到影响。

在一开始,由于大家都没什么收成,就算是想要凑一点东西,也是勉勉强强,只够你大禹和跟着你大禹治水的那些人吃饭而已,最多最多,再让你往家里面带一些给你老婆孩子吃,但最多也只是勉强糊口。

但随着治水越来越成功,老百姓田地里的出产越来越多,不用说,供给给这些为大家治水的人的吃食,也就越发的多了,除了吃饭之外,很快领头的发现,还有剩下。

既然还有的剩,这些剩下的,显然不会再还给那些不肯出工,只出粮食的家庭。于是剩下的这些东西怎么办?

最后大家一商量,肯定是领头的几个工头,大家分分,最大的头,也就拿的最多。久而久之,由于人心无尽,如果没有机会的情况下,tanwu这种情况固然不会产生。

但如果你让人整天守着一座金山,同时又不给他任何限制,也不清点这座金山究竟包含多少的黄金。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人要是不偷,除非他是一个傻子。更不用说在当时相对来说,连制度都极为原始,文字都没有出现的情况下,礼节以及羞耻观念什么的,更是还不存在,人又用什么保证他不拿?(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