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自熨全过程

邵劲最后并没能跳窗而逃。

并非他在踩上窗台的那一刻醒悟过来,惊觉自己这样做太过掉面子,而是在踩上窗台的那一刻,他突然现了站在窗台下不远处,因为个头还很矮,所以一开始并没有被人现的小团子。

没错,“他”的孩子,小徐。

前有狼后有虎,邵劲踩在窗台上一阵坐蜡,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简直背到了家!

不过不管怎么来考虑,小孩子都比大人好搞定吧……?

他一横心,跳下了窗台,冷这脸瞪了那软绵绵的小鬼一下,就要气势昂然的向前走!

但是早就忘记了自己正式童年的、又没有看过别的孩子童年的邵黑背绝对不会知道,小孩子究竟是一种多么可怕多么无理取闹多么异次元多么——黏糊的生物。

他刚向前走了没两步,那个一点也不会看颜色的小鬼就兴冲冲地冲上来啪一下抱住了他的小腿,昂着头傻兮兮地笑。

邵劲冷酷无情地抽出了自己的腿,继续向前。

那小鬼果然一点也不懂看脸色,继续扑上来,抱!

邵劲继续冷酷无情地抽退,继续向前。

那小鬼再扑上来,再要抱,结果扑得力道太大了,自己没抱住被撞得站立不稳坐倒在地板上,估计有点儿痛,嘴角一扁,白嫩嫩的脸蛋上的大眼睛开始泛红了……

邵劲:“……”

够了,我什么都没做,求求你别哭好吗!???

徐善然在殿中等了一会也不见邵劲回来。

小徐会出现在窗台下边当然不是个巧合,而是徐善然在进来之前就放在窗台下的,为的当然是去堵很有可能从这个方向逃走的邵劲。

依着徐善然对邵劲的了解,她本以为这个安排十有八/九是万无一失的,但事实上,现在的情况是邵劲跳出窗台半天也没有回来。

——难道是我估计错了?

徐善然这样想着,便往邵劲跳出的那个窗台走去,并不太长的距离,那窗台也就是成年人腰腹的高度,还不等徐善然真正走到窗台之下,她已经看见了外头的情况: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交叠在一起,大的弯下膝盖蹲在草草之中,小的骑在大的肩膀上特别兴奋地挥手还做出各种哇唬的拟声音——显而易见,邵劲正蹲在地上,给小徐当马骑。

徐善然来到了窗台前。

她的目光和邵劲的目光对上,两双眼睛凝视着彼此,一秒之后,邵劲尴尬而迅地挪开了自己的目光,徐善然则“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她揶揄道:“更深露重,未免龙体受损,陛下何不进屋稍事歇息?”

邵劲自觉没脸留下来。但凡事都是要对比的,一想到自己每每表露出要离开的模样,就眼眶泛红继续泪水的现在正坐在自己肩膀上的小鬼……他就更没有勇气坚持离开了。

所以他最后还是假装自己并没有听到周围那些宫女太监有关“陛下果然被皇后和小太子吃得死死的,这辈子还有翻身的希望吗?”的闲言碎语,默不作声地和徐善然回到了御书房中。

只有三个人的屋内比屋外安静得多,邵劲挑了一个距离徐善然最远的位置坐下,然后把还坐在自己脖子上的小鬼取下来,安置在一旁的椅子上。

但相较于冷冰冰又矮小的凳子,小徐显然更喜欢邵劲的脖子,他在被放下来的时候扭了扭身体,不依地挣扎着探出双手,向邵劲要抱抱。

邵劲:“……”

为难之际,还是坐在挺远地方的徐善然一个眼风扫过来,威严地说了一句:“我平常是怎么教你的?”

话音随眼风而到,不用一秒钟的功夫,扭麻一样的小鬼就正襟危坐,两脚并拢自然下垂,两手放在膝盖上,哪怕白嫩的小脸上还圆鼓鼓肉嘟嘟的,也被小娃自己极力板出了一副正经严肃的模样——不要笑,还确实有点儿模样。

……有、有点厉害。

搞了半天也搞不定这种异次元软绵绵生物的邵黑背被这特别干脆利落不多说一句,不多做一事的收拾给震住,情不自禁地跟着小徐一样,在徐善然的眼风之下坐正身子挺了挺背脊。

不过这一幕并没有被徐善然看进眼底,她这时已守在外头的太子的宫人叫进来,让他们带着太子回宫殿休息。

小孩子一走,这屋内就彻底剩下徐善然与邵劲二人了。

是徐善然先打破沉默的。

徐善然说:“陛下近日在烦难什么?”

邵劲并未接话。

但此刻避无可避,他终于将目光正式的、不回避地落在几步之外的徐善然的脸上。

那真是一个很美的女人。

摇曳的烛火叫对方的脸上镀了一层细密而润泽的釉色光彩,她哪怕只是娴静地坐在那里,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有着能入画似地优雅。

她看向自己的眸光十分潋滟。

在这样的潋滟之中,他能找到对方并不作伪的关怀和洞彻。

也许这个女人,早就知道了自己和过去的不同。

邵劲有点儿艰难地想。他回忆着自己到了这个世界的种种,想到在第一天的夜里,在第一天他刚刚醒来,因为不能接受快的环境转变,而出手扼住对方咽喉的时候——也许就是这个时候,对方就知道了自己和过去的不同。

否则……假设另外一个人也是自己。

幼时相识,少时相知,多少年的青梅竹马,多少年的患难与共,在这个世界里最亲密最温暖的半身,他怎么会去伤害对方呢?他宁愿往自己身上砍上一刀,也不可能会舍得去弹对方一根小指头啊!

邵劲突然有些冲动,想要问对方是不是现了什么,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如果她——或者说,如果他们,早已意识到自己已不再是过去的自己,那么——

邵劲突然抬手按住面孔。

他意识到自己犹豫得已经有些久了。

皇位、妻子、孩子、朋友、乃至父母,这些就算全是另一个“我”所做的,也并不是属于的我的。

我本来以为我很清楚的……是的,就算我再羡慕“他”的东西,我也不会去抢的,因为差别太大了……

他抬头看着徐善然。

美人如玉,亭亭而立。

因为少了太多太多的日子了,他们曾经可能共同度过的那些日子;又少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他们曾经会去一起面对解决的事情。

当一幅画上空白的地方占有总数的百分之八十的时候,哪怕它确实美轮美奂,哪怕它确实价逾倾城,你也应该正视到,这幅画并不真正地属于你。

徐善然等了许久也不见邵劲出声。

她从位置上站起来,来到邵劲身旁,轻轻将手搭在垂着头沉默不语的邵劲肩膀上。

邵劲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碰触到一样全身都抖了一下子!

他动作剧烈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向后退了一大步避开徐善然的碰触,还因为避开得太急而叫脚后跟勾倒椅子,拖着椅子在地上走了两三步。

他动作很明显很急促地拉开了和徐善然的距离:“皇后有什么事情?”

徐善然收回了自己的手。

她的脸上带着从容而端庄的微笑:“没有什么,夜已深沉,陛下龙体为重,早日休息。”

邵劲胡乱点了下头,他站在门里,看着徐善然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本来应该松了一口气的,但等他躺上床铺,却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有了些迷糊。

这样的迷糊有点熟悉,像是他半个多月前刚刚来到这里的那样,只是那时候迷糊的时间太短,而其他的事情带来的冲突又太大,他一时半会之间并没有注意并现。

可是这个时候,当他躺上床,在迷糊了片刻之后,现自己在一个布满着白雾的,空旷而陌生的环境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

我这是身处哪里?

之前那半个多月的人事,是我脑海里生出的错觉,还是确实存在的世界?

他在这个布满白雾的空间里游荡着,并没有特意找什么方向,却在这没有任何标识,似乎也没有任何尽头的空间里自然而然地找到了另外一个人。

他们在见到彼此的时候冥冥之中自由感觉。

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立刻就问:“你是——?”

他们又同时冲对方说道:“我是邵劲!”

接着还是连长短都一模一样的沉默。

然后两个人对着彼此畅快地大笑了起来!

这不同于邵劲之前在骤然之间换了一个世界里,乍然知道自己有妻有子位高权重时候所带来的尴尬和格格不入感。他在看到对方的第一时间,就能够确定性:这是我自己。

有什么人会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感觉手足无措?

邵劲只了一秒钟就接纳了另外一个自己,他开始兴致勃勃地和对方聊天起来,他们拥有相同的来历和相似的过去,他们的想法与思考模式并无不一;但他们同时又有着绝对不同的经历,他们一个在最关键的转折中走对了方向,一路狂奔最终获得人人艳羡的生活;一个在最糟糕的时候并未碰见肯搭一把手又或者有能力搭一把手的人,所以他也一路走着,走到了最后那个谁也不愿意看见的结局。

两个邵劲很快就在互相倾诉之间得知了对方的经历。

我们暂且将和徐善然在一起的邵劲称之为第二个邵劲,原本的邵劲称为第一个邵劲。

两个邵劲说着说着已经盘腿坐了下来,他们坐在由白雾搭成的云台上,第二个邵劲说:“其实那时候你要跑也能跑吧,我的意思是说根本不必像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掉他们?半夜里把他们一个一个闷死在被窝里不是挺好的选择吗?我知道你能行的。”

因为第二个邵劲曾经就有这样的打算。

第一个邵劲笑起来,他的笑容有些奇异,饱含着对第二个邵劲的亲切和对他们所谈论之人的冷漠:“可是没有什么意义啊。”

“我已经不想活了。”第一个邵劲说,“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在那个四四方方的院子里呆到二十多岁的,你能够想象吗?不管是阳光再热烈空气再清晰的日子,我嗅到的,我感觉到的空气,永远都是僵冷而腐朽的。”

“那些东西令人作呕。”

第二个邵劲望着和脚底同样白茫茫的天空想了一会,他的声音突然低沉下来,他说:“你是见到了我们身体的舅舅吧!”

第一个邵劲飞快地抬了一下头,又低下去。

第二个邵劲说:“你见到了我们的舅舅,你知道了这二十年来自己的忍耐是毫无意义的。你终于下定决心让那一对薄情寡义寡廉鲜耻的男女得到应有的报应——但你还是有一点犹豫。”

“因为生命至为尊贵。”

“你不想这样粗暴地剥夺他们的生命,也不想为了两个毫无意义的人双手染上血腥。你在动手之前想过是否有一个比较……”第二个邵劲缓缓说,“比较好的方法,能够让你安然无恙地脱身,因为你不是一个人,你还要带着一个满身伤病的舅舅,还要让他能够颐养天年。”

第一个邵劲脸颊在抽动,在第二个邵劲那句“见到了我们的舅舅”之后,他的脸颊就开始扭曲,并不受控制的抽动。

“可你显然没有真正明白我们舅舅的真正心意。”第二个邵劲冷冷地说,不管过了多久,哪怕那个时候徐善然在他身旁在帮助他,他的心头也永远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我们的舅舅,他只需要邵文忠死!他只需要对方死得越惨越好!他无所谓自己的生命,也无所谓——我们的生命。”

能够伤害邵劲的,永远只有这样的来自背后,防无可防的冷箭。

它由邵劲最没有防备的人射出,在邵劲最没有防备的角度刺入心脏。

所有的努力,所有的考量,在这一刻都成为了一出再幽默不过的笑话。

给予我生命的父亲将我视为猪狗,我千方百计保护的亲人将我视为棋子。我知道这个大院之外也许还有广阔的天地,但再广阔的天地,无论如何也比拟不上未来我曾生活过的美好而平等的新世界。

或许是有一些冲动吧。

或许那个被杀死的人要的就是我这样的冲动吧。

但没有太多的关系。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还有哪怕一丝值得眷恋的地方吗?

生命的可贵,并不止在于生存着啊……

回忆到此结束,两个邵劲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接着第二个邵劲用中肯又略带梦幻的口吻说:“你只是没有碰见一个女神一样的妹子,等到你碰见了,你就会现,啊,原来天那么蓝,水那么清,儿又是那么的艳丽!”

第一个邵劲立刻想到了徐善然,然后他噗一声笑了出来。

第二个邵劲立刻说:“我都忘了,你肯定见过了吧?怎么样怎么样,我老婆漂亮吧?我儿子可爱吧?是不是跟你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还是有一些差别的吧。”第一个邵劲说,“我一直觉得我的妻子会是更活泼,或者更可爱的类型的。”

第二个邵劲严肃脸:“你这审美是什么年代残留的,得洗洗啊!”

第一个邵劲切道:“妻奴!丢人不!”

第二个邵劲:“哼哼哼,嘿嘿嘿,咱俩谁跟谁,你当我不知道你心中的羡慕嫉妒恨吗?”

第一个邵劲捂着额头,觉得头疼极了;头疼到一定程度,他心中怒气一生,掰着指关节说:“就算会消失,我也要先干掉你!”

第二个邵劲讪笑:“得了,怕谁也不怕你,混到这地步简直就是把我们两个的脸全都给丢光了!”

两个邵劲怒目而视,同时从自己所坐的地方跳起来,再同时战作一团!

两人乒里乓啷的打了一场架,再分开的时候各个鼻青脸肿,他们像小孩子一样,站在几步之外面对面地怒骂对方,第一个邵劲骂第二个邵劲妻奴软骨头简直不屑和他同走一条路!第二个邵劲骂第一个邵劲智障苦菜才没脸和对方同站在一块地面上!

骂完彼此的两个人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第二个邵劲走过去勾第一个邵劲的肩膀:“得了,一起走吧,我可算是知道我在这啥都没有的地方要等的是哪一个家伙了。”他啧了一声,“还真是一个苦菜小可怜啊。”

第一个邵劲懒得说话,直接抬腿横扫过去,当然被二个邵劲支起胳膊给轻而易举地挡住了。

他们就这样打打闹闹的,勾肩搭背往前走,一步一步的,两个人的身体开始光亮,又渐渐变得透明,光点开始出现,仿佛是从周围升起的,又似乎是从他们身上逸散出来的……然后,他们连同着这个白雾的世界,都在眨眼的时间里,消失了。

******

邵劲是在自己很熟悉的床上醒来的。

他好像做了一个很冗长的梦,以至于脑袋都有点儿疼,他的左手习惯性地往身旁一摸,却非常不习惯地摸了个空,不由得变伸为屈,屈着胳膊直起自己的身体,向四处张望。

大床的帐子很快被掀开来,端着药碗正要走进来的冯德胜一见邵劲醒了,忙道:“陛下醒了?身体可还感觉不适?”

“还行。”邵劲动了动身体的各个关节,向外头张望,“善善呢?”

冯德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邵劲再说一遍:“善善呢?皇后在哪里?”

这……这是又变回来了?冯德胜忙道:“娘娘就在外头,我这就去叫娘娘进来。”

说着冯德胜将药碗放下,倒退着退出床榻的范围,去外头叫徐善然了。

并没有多久的功夫,似乎徐善然就正在这座宫殿里头,邵劲就见到了从外头走进来的妹子。

他咧咧嘴,伸手揽住自己的妻子:“我怎么了?睡了多久?感觉骨头都有点僵硬了。”

“有些季节交替的症候,并不太严重。”徐善然在邵劲伸手碰触自己的时候顿了一下,但很快她就笑着顺着邵劲的力道坐下。

她替邵劲理了一下因为沉睡而有些皱褶的里衣,轻言慢语说:“不过太医也说了,陛下是平时劳神太过,所以才会在一阵风寒之后就突然倒下去。陛下也不能再仗着身体好不以为意,该是要好好调理的时候了。”

邵劲暗暗翻了一个白眼,心道要不是因为那个家伙,自己怎么会风一吹就倒?听善善的口气,他居然这回居然是因为风寒睡下去的……这缘由简直就是在抹黑他英明神武的形象!

他双手都抬起来,抱着妹子,又精挑细选了一个不会让妹子感觉不舒服的地方,将自己的下巴轻轻搁上去:“说起来,我做梦的时候梦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过去……”

“嗯?”

“就是我没有遇见你,然后很倒霉的一辈子……”邵劲回想,“就是那种,嗯,一丁点儿的运气也没有,绝对是出生的时候就带着幸运恒定为-1oo这样可怕的属性诅咒的日子!”

徐善然轻轻笑了一下。

然后她对邵劲说:“我也梦见了一些好玩的事情的。”

“比如?”邵劲有点好奇。

“比如我是另一个男人的妻子……”

汪汪:“!”

“然后我干掉了那个男人。”徐善然笑起来。

邵劲立刻:“哈哈哈!”

徐善然笑着看邵劲不说话。

邵劲想想觉得自己刚才可能表现得太幸灾乐祸了,连忙收敛一下感情,虚心问:“他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其实也没有什么。”徐善然说。

“哦?”

“就是……”

徐善然有点不好意思,但她并没有逃避,脸颊微微泛红的凑近邵劲,在他耳边轻声说话,吐气如兰:

“也许我这一辈子就是为了等待你,遇见你,然后……”

——与你永不分离。

******

此后数十年间,帝后励精图治,对内改革内政,对外积极建交,帝国的国旗在短短时间里飘扬过海,飞扬世界各个国家的上空。

天统六十二年十月十七,皇太后在睡梦中离世。

天统六十二年十月十八,太上皇将子女召集到身前,一一交代后事后,含笑阖目。

再往后百年内,邵姓皇室后世皇帝虽并未所有都能真正遵从一夫一妻一帝一后再无第二妃子的祖制,但诸多臣工与百姓之家,都习惯了一夫一妻无妾的制度,这条写在律法上的制度,也从未被后世皇帝废除。

概有祖皇帝与皇后,伉俪情深,自垂髫至耄耋,相依相伴,其中再无第三之人。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了。。有一种轻微的惆怅感》《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