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不要塞东西我错了

门很快被打开,矢泽看见站在门口的我,惊愕了一瞬间,然后欣喜欲狂,道:“快进来必必。”

我对他笑笑,一脚伸进去,又退了回来,问道:“般福般若不在吧?”

虽然在窗户那看过,但还是问问保险些。

矢泽愣了一下,回道:“不在。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了。”

我一听,这才放心的跟他进去。

在客厅坐下,他给我倒了杯白开水,道:“必必,我真高兴你来找我,我还以为,这辈子你都不打算原谅我”

“矢泽,你能带我下地府么?”我打断他,直接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我认识的当中,只有矢泽大概具有这方面的能力。我只能不计前嫌的来找他帮忙了虽然之前偷听到他们要害我和我腹中的孩子,但后来几次碰面,如果他真的要害我,我现在哪儿还有命坐在这儿,之前。或许真的是我误会他了。

矢泽一听,满脸惊异,问道:“下地府?必必,我没有听错吧?”

我摸着肚子,很肯定的点头:“是,下地府,我要下去,把我孩子他爹找回来。”

矢泽的视线落在我挺着的肚子上,目光闪了又闪,表情十分纠结,久久不肯痛快的给话。

半晌,他目光深悠道:“必必,既然他已经走了,你就不要再留恋了,不如我帮你把肚子里的鬼胎打掉,让一切重回正常的轨道吧”

我蹭的站起来,冷冷的看着他道:“不肯帮忙就直说,省的我在这儿浪费力气。”

说完,我转身往门口走。

他立刻起身追上来,抓住了我的手道:“不是不肯帮忙,我是不想再看你错下去,你现在已经拿回属于你的命数,只要除掉鬼胎这个不该有的意外,你的人生完全可以重新开始,过上幸福又美满的生活”

我挣开他的手,嘴角上扬,勾起笑意,道:“我还当之前的事情或许是我误会你了,没想到,却原来是我高看了你,矢泽,我对你真失望!”

他口口声声劝我打掉孩子,还不是想要我肚子里的鬼胎修炼我觉得自己好傻好天真,居然向他开口求助。

我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他家大门。出来的那一刻,我心里难过的要死,怎么办呢?还有谁能帮我?

“必必你站住”

后面,矢泽居然跟了出来。

我当然没有理睬他,快步走到了人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让让。麻烦让让”

“必必”

我的手腕突然被拉住,眨眼,矢泽已经站在了我面前。

他喘息了两下,道:“我没有说不肯帮你,只是。生人下地府,那可是大忌,其中艰险重重,必必,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我欣喜的抓住他的手,道:“不用了,我考虑好了,再艰险也不怕,快,我们现在就走吧”

矢泽苦笑。对我道:“哪有那么简单说走就走,得先收集个一百九十九个福源,给黄泉路上收过路费的鬼差,否则,我们根本没法到达地府。”

我:“”

真想骂娘。果真是咱大中华的风范,黄泉路上还要收过路费,那是要是交不起过路费的,是不是死了连地狱都下不了?

我问:“福源是什么东西?怎么样才能收集到?”

矢泽道:“福源不是东西,是帮人之后,对方对你的感激和赞颂。”

我:“”

我勒个去,这么抽象!

“也就是说,我要去助人为乐做善事,是不是帮一个人就能有一个福源?那么帮99个人就有99个福源?”我问。

矢泽点头道:“对,是这样的。”

我立刻大喜,那还不容易,咱大中华受苦受难的老百姓那么多,一百九十九个福源而已,分分钟搞定的事情

矢泽递给我一个老拇指粗细的白玉葫芦,道:“这是福源葫芦。你帮了人之后,让对方冲葫芦口吹三口气,如果葫芦颜色变绿了,那就代表成功收集到一个福源,如果葫芦颜色不变,那么说明对方并不是真心感激你,收集福源失败。”

我把玩着那葫芦,心里觉得还挺有趣的,抬头对矢泽摆摆手道:“明白了,我这就去收集,谢谢你,我收集好了就来找你。”

我转身的时候,瞥见矢泽无奈又有些难过的神情,心里隐隐有些动容,心道其实他还是挺好的一个人

我走了没多会儿。站在十字路口等绿灯的时候,正好就看见旁边一位老奶奶提好几袋东西,一副十分吃力的样子。

我眼睛一亮,这不就是收集福源的机会么?

我走过去,对老人家道:“奶奶您东西这么多。要不我帮您拿一点吧?”

本以为第一个福源就要顺利的收集到了,没想到,老人家戒备的审视着我,道:“不用了,我自己拿得了。”

这时,绿灯亮了,老奶奶提着东西看也不看我一眼就走上了人行道。

我不甘心放弃,追上去解释道:“我不是坏人也不是想抢您东西,只是看您拿着重想帮帮忙,奶奶您就给我这个机会吧!”

老人家撇过头瞪我一眼,凶巴巴的吼道:“坏人脸上写着坏人两个字吗?别以为我老就好糊弄,,像你这样的骗子我见多了,不就是想借口帮我提东西送我到家好入户抢劫吗,我可告诉你。我儿子就是人民警察,你再缠着我我打电话叫他来收拾你”

老人家声音听洪亮的,顿时引的过马路的人都纷纷盯着我看还窃窃私语道:“看看,这年头的骗子花样可真多,居然还装孕妇来骗取同情蒙蔽大众。咱们可要擦亮眼睛,绝对不能上当!”

“是啊,还是这大娘够警觉,一眼就看穿了骗子的骗术,咱回家得跟家里老人说说,免得他们一时糊涂上了当。”

各种鄙夷嘲讽还有恶意的眼神探照灯一样打在我身上,让我简直浑身不舒服,真是冤啊,我真心想帮忙助人为乐,怎么却换来这么个下场?

实在受不了那么多异样的目光,更知道此刻我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我只能灰溜溜的走人。

本来以为收集福源是很简单的事情,没想到,一出手就出师不利一百九十九个福源哪,本来还觉得是个数字,顶多两三天时间就能搞定,现在看来,恐怕是我太异想天开了。

我苦苦思索,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儿:现代人戒备心都很重,根本不肯轻易相信或接受别人的帮助,但是有一种帮助的方式,恐怕任何人都不会拒绝。

那也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给钱。

我拦下一辆车租车,直奔夜家。

我现在身上一毛钱都没有,拿什么给人钱?

车子开到夜家大门口,我叫翟管家出来给的钱。

进去,我居然在大厅里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我妈曹丽华和过去式小叔子夜潇寒,两人正十分投机熟络的聊着什么简直不可思议的有些诡异,曹丽华跟夜潇寒,之前根本连话都没说超过几句,而且今天早上,那个女佣明明告诉我,夜潇寒已经坐飞机走了啊!

我径直走过去,问夜潇寒道:“潇寒,你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夜潇寒抬头,对我微微一笑道:“我本来是打算走,但临上飞机之前,大哥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有事要出去一段时间,让我好好照顾嫂子”

我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怎么可能呢?夜萧寒一大早就去赶飞机,那时候,夜君深应该还在公司工作,而我也还好好的没出什么事情,他怎么会告诉夜萧寒他要出去,让夜萧寒留下来照顾我?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