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滴滴车的艳遇经历

<!--go-->

一眼望不到边的官道上,一大一小两个人用尽全力向前狂奔,可能是因为带的东西太多了,哼哧哼哧的,都有些吃力。

“我实在是跑不动了。”终于受不了了,那个小孩子停下了脚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在那里大口喘气。

“你快起来啊。”

走在前面的那个大人返过身来走到他面前,喘着粗气,紧张地说道:“我可告诉你,我们还没有离开京城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人马上就要找过来了。”

“那也不行,我累死了,累死了。”小孩子不依不饶地说道。

“这可是你要离开的。”女人提醒地说道。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就是秦沫雯和张凌凌。距离上次的事情已近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完颜金死于非命,月莲国国王大怒,派兵征讨,周云凌、周云海两个人齐心协力,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天下太平、举国欢庆。

秦月雯、秦朗两个人图谋不轨,罪责当斩。看着秦沫雯的面子上,放他们一条生路。

秦沫雯虽然觉得自己和她们没什么关系,可不管怎么说,毕竟是一家人,自己的身体还是秦沫雯,血脉亲情,割舍不得。

周云凌也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秦月雯跟了自己这么长时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看着往日的情面上,让她离开皇宫。

离开皇宫之前,秦月雯不得不交出解药。张凌凌终于恢复了健康。所有的事情终于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张凌凌理所当然成为了太子殿下,改名周凌凌。刚开始觉得新鲜,可是时间长了,呆在皇宫里,束手束脚的,周凌凌就受不了了,和秦沫雯一拍即合,两个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皇宫。

“我是想离开皇宫,可我也没有让你带那么多东西啊。”张凌凌觉得冤枉。

“死沉死沉,累不累啊?”说到这里撅起了嘴巴,仿佛是非常不满。

“你懂什么?”

秦沫雯拍了一下他的脑门,理所当然地说道:“想当初第一次离开皇宫,什么都没有带,匆匆忙忙的。然后白手起家,要多难有多难。吃一堑长一智,我可不希望重蹈覆辙。”

“那也不用带那么多东西吧。”张凌凌非常不满。

“皇宫里的东西价值连城,不拿白不拿。”秦沫雯理直气壮地说道。

“好了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赶快走吧,要不然就死了死了啦。”

说完以后把他拉了起来。刚走了几步,突然觉得一阵恶心,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跑到一边,呕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老妈,你怎么了,不舒服了吗?”张凌凌见是如此,便关心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秦沫雯摇了摇头,回答地说道。虽然是这样说着,可心里清清楚楚。

又怀孕了,不会吧,这么快?

“既然身体不舒服就应该找个大夫好好看看。”

突然的声音让两个人吓了一跳,猛一抬头,周云凌居然就站在两个人前面。

“父……父皇?”张凌凌怯怯地喊了一声,然后就低下头去了,手紧紧抓住了秦沫雯的衣服。

周云凌走到两个人面前,看了一眼秦沫雯,没有说什么。

然后俯下身子,看着张凌凌,抚了抚他的头,温柔地说道:“凌凌,就算是你想出去玩,也应该和父皇说一声啊,这样一声不吭、一走了之,你知不知道父皇有多担心啊。”

“父皇……”张凌凌听他这么一说,内疚之情油然而生。

“我不是不想告诉你,只是,只是……”怯怯地看着秦沫雯,没有说出话来。

“你看着我干什么,有话就说啊。”秦沫雯甩开了他的手,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怕父皇不同意?”周云凌替他把话说出来了。

“难道在你心里,父皇真的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吗?”

“父皇……”很显然,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此情此景,让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周云凌叹了口气,把他揽入怀中,温柔地说道:“朕知道你不喜欢皇宫里的生活,你想出去玩,没问题,和朕说一声,朕派几个人保护你,岂不是更好,何必偷偷摸摸的了,你说是不是啊?”

看到张凌凌点了点头,好像是非常高兴的样子。接着又说道:“只是现在不行,你妈妈身体不舒服,需要好好休息,不能东跑西跑,否则会出事的。等你母亲身体好了,我们一起出去玩,你说好不好?”

“好啊好啊。”张凌凌听到这样的话,非常高兴,不停地鼓掌。

“用不着,皇宫那样的地方根本就不适合我,我觉得我还是离开比较好。”秦沫雯冷冷地说道。假装没有看见他,自顾自的往前走去,却被他拦住了。

“就算是你想离开皇宫、离开朕,也要把朕第二个孩子生下来再说。”周云凌悠悠地说道,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女人。

“你怎么知道?”一时吃惊,秦沫雯禁不住脱口而出。

看到对方得意的表情,才知道中了圈套,气不打一处来,咬紧了牙关,愤愤地看着这个人。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衣服。

“老妈,父皇说的是不是真的,我是不是要有弟弟妹妹了,是弟弟还是妹妹?”张凌凌激动地问道。

“你给我闭嘴。”秦沫雯说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张凌凌觉得冤枉,赌气了嘴巴,一脸无辜地看着秦沫雯。

周云凌看到这一幕,无奈地摇摇头,俯下身来,把他抱在怀里,劝慰地说道:“凌凌不要难过,你妈妈刚刚怀了孕,心情不好,脾气大,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和女人一般见识。是弟弟还是妹妹,现在还说不清楚。不过我相信,过不了多长时间,你一定可以知道答案的。”

“我不愿意。”秦沫雯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可由不得你。”周云凌说着,拦腰将她抱起。

“啊……”秦沫雯大叫一声,对着他又踢又打,可是周云凌浑然不觉,抱住这个女人,嘴角轻扬,一路向前,扬长而去。

张凌凌站在原地,看到这一幕,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挠了挠头,突然明白了什么,大喊一声:“老爸、老妈,等等我。”

<!--ov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