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灌满得肚子鼓起来了

<!--go-->

因为柯宛荷的得宠,柯承明在朝廷上很是得到重视,连皇上都非常满意,越看柯承明越顺眼,很多事情都让柯承明却做,也算让柯承明赚个满怀,连柯家里面的下人都感觉到柯承明最近拿回来的银子多了。

整个柯家很多地方都开始改建,大夫人身上的绫罗绸缎越来越好,让几个姨娘们羡慕的不得了。

虽然姨娘们也得到了很多东西,却还是不能满足。

唯一满意的也就只有一直安静的秦氏,好好的将那些东西都收起来,也不用,为以后柯宛清一点一点攒着嫁妆。

这些也只有燕儿跟巧茵知道,很是心疼秦氏,却没有别的办法。

“姨娘,你现在在后院日子也好过了,何必这么勉强自己,也应该打扮一些吸引爹的注意,难道要一个人过一辈子吗?”

巧茵在寝室房间里面很是无奈,她是见识过秦氏让柯承明回心转意的场面,虽然有柯宛清的帮助,可至少成功了。

可见秦氏还是有吸引柯承明的资本,如果能够好好利用不是更好,为什么要隐忍呢?

那些姨娘们全都用尽手段,就只有秦氏什么都不做,算算日子也许很久都没见过柯承明了吧。

秦氏笑着摇头,果然又是不在意,让巧茵很是无奈。

“巧茵,你就别担心我了,你跟柯涵好好过就好,别让别人对你不满,你娘最近对你不是很好,你的好日子也来了,别为我担心了。”

秦氏认真的说,对巧茵还是很感谢的。

现在能够关心她的也就只有巧茵了,大夫人对她是不错,可都是有理由的。

她虽然还不知道理由是什么,却不是傻子,知道大夫人是有利可图,无法感谢。

巧茵无奈的摇摇头,看着秦氏,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姨娘……”巧茵无奈感慨,却还是什么也没说。

她能理解秦氏被柯承明伤心的感觉,明明为柯承明放弃了那么多,可却得到了这样的下场,自然是无法接受的。

巧茵也不想让秦氏太伤心,坐了一会就离开了,燕儿安静的在一边陪着,秦氏反而感觉很好。

燕儿确实比不上巧茵的聪明可爱,但是至少也算衷心,很安静,是一个好丫鬟。

她知道柯宛清的眼光一直不错,看看燕儿就知道,这是柯宛清自己选的丫鬟,就跟以前选择了巧茵一样。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柯宛清还是个小孩,很小很小,却在看到比她大了几岁的巧茵以后,选择巧茵做她的丫鬟。

当时秦氏还以为只是凑巧,可现在想想,也许是柯宛清从以前的眼光就很好吧。

这些都可以作为童年的趣事说出来,可柯宛清却不在,不然秦氏一定会很开心的回忆回忆。

皇宫里面,柯宛清什么也不知道,还在努力的绣着妃子们要求她帮忙刺绣的衣服,太后在一边慢慢的指导她,也算安逸。

月露月夜却对她越来越嫉妒了,后宫绣技好的人很多,可妃子们却都来找这个才十一岁的柯宛清,自然是她们不能接受的。

她们每个人都比柯宛清大,甚至都比柯宛清进宫的时间长,却从来没得到过这样的待遇,自然是怨恨的。

这些柯宛清早就知道,却以为随着时间的经过消失了,只是没想到却有愈演愈烈的架势发生。

晚上,房间里面。

“姐姐,你看到那个贱人得意的样子了吗?不能继续下去了!”月露冷冷的说,一想起柯宛清白天的举动就不满意。

太后就在柯宛清身边指导,这是多少人做梦都梦不到的?柯宛清却一点也不在意,很平静的接受,凭什么?

月夜冷冷的坐在椅子上,脸色也是非常难看的。

她们本来只是比水琴低了一级的宫女,又是姐妹,姐妹同心,因为早晚可以代替水琴的位置。

后来水琴死了,她们以为机会到了,可柯宛清忽然得到了太后的重视,是她们无法想象的。

虽然在外人看来,柯宛清什么也不是,出去传话还是她们两个去做,她们才是太后身边的大宫女。

可在昭华宫里面却不是这样,柯宛清看起来每天都在做很辛苦的事情,不停的刺绣,偶尔还要去小厨房做饭,可这些都是她们无法插手的,也就是说,就算有一天柯宛清不做这些,她们也无法用这样的方式讨太后换新。

柯宛清比她们要厉害,这样的想法是她们无法接受的。

一个千金小姐居然会做饭会刺绣,那她们这些本来因为家境贫寒的宫女要如何生存下去?

柯宛清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们,她们一无是处,除了卑微的服侍太后什么也不会做。

服侍的再好也没用,只要有一点差错,太后就会杀死她们。

而柯宛清不一样,宠妃柯宛荷是她的大姐,以前还有灵嫔那个表姐。

虽然现在灵嫔没有能力了,可柯宛荷还在,就已经是巨大的威胁了。

“姐姐,我们真的什么也不能做吗?”月露认真的询问,心里面充满了怨恨。

月夜轻轻摇头,什么也不说。

是不能坐以待毙,可要对柯宛清做什么,也要非常小心才行。

后宫里面,不止这一对在心里算计的宫女,芳华殿的雨西也是如此。

对于柯宛玲的威胁,雨西可是记在心里,不会让柯宛玲好过的。

就算以后柯宛玲会离开后宫,她也不能原谅!

柯宛玲在伺候柯宛荷睡下就一个人去宫女们的浴室沐浴了。

虽然说是宫女们一起沐浴的地方,可因为柯宛玲的身份,在她沐浴的时候,宫女们都会选择离开,让她一个人安静的洗澡。

这对柯宛玲来说已经是很大的忍让了,柯宛玲也接受。

柯宛荷自然是知道的,却也默许了。

毕竟柯宛玲是她的妹妹,这点好处还是可以享受的。

柯宛玲像往常一样在里面沐浴,却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让她很是不悦。

“是谁?不知道我在沐浴吗?”柯宛玲冷冷的说,对进来的宫女感觉很是愤怒。

她以为一定是某个小宫女不知道她在里面,以为听到了她的声音就会立刻离开出去。

可脚步声却越来越靠近,有人在往里面走,没有离开的打算。

这让她很生气,打算将隔间的门打开查看,却发现推不开。

往下看去,下面缝隙里可以看到外面有一双脚,显然是有人站在外面,将她的门顶住,不让她出去。

柯宛玲气的要死,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你最好快点离开,不然让我知道你是谁,我一定让荷妃娘娘杀死你!”柯宛玲冷冷的呵斥,用柯宛荷来威胁。

她也明白芳华殿会有宫女对她不满意,却想不到居然有人做出这种事。

外面的人也听到了她的话,去不离开。

柯宛玲在里面叫骂了很久,最后一桶凉凉的冰水从上面倒下来。

寒冷刺骨,让她直接昏了过去。

现在外面可是冬天,凉水里面甚至还有冰碴,可见是在外面冻了很久才被端进来。

这么一个打击,柯宛玲自然是不可能好好站在里面的。

虽然她现在伺候柯宛荷,可身体还是一个千金小姐,这样的对待根本无法支撑的住。

“咚”的一声,直接摔倒在地地上,没了声音。

因为知道柯宛玲在里面洗澡,外面根本没有宫人愿意靠近,生怕被柯宛玲看到一顿训斥,都躲的远远的。

所以就算发出了这样大的声音,也没有人听到。

“吱嘎”一声,门被打开,雨西嘴角仰着笑站在外面,看着狼狈倒在地上的柯宛玲,不一会就离开了。

地板上都是冷水,柯宛玲昏迷在冷水上,身体****一丝不挂,却没有任何人发现。

雨西离开的时候,将浴室的们大大的打开,凉风快速的涌进来,不停的吹在柯宛玲身上,可柯宛玲已经没有办法在意了。

一个晚上就这样安静的过去了,根本没有任何人发现柯宛玲在浴室昏倒的事情。

第二天,柯宛荷早上一个人醒过来,看着时间,发现比平常的时间晚了很多,甚至让她错过了去给太后请安的时辰。

这让她很气愤,柯宛玲以前不会做出这样的错事,都会准时进来叫醒她,今天是怎么了?

“雨西!雨西!”

柯宛荷坐在床上生气的喊着,不一会雨西就从外面匆忙的跑进来。

“娘娘,怎么了?”雨西跪在地上,有些紧张的询问。

“宛玲呢?这都什么时辰了,她居然没来叫本宫!”柯宛荷冷冷的说,很是埋怨。

雨西故作惊慌的说:“什么?宛玲姐姐没来?可她每天都会过来的,奴婢还以为您今天身体不舒服才没起来,原来是宛玲姐姐没来,可奴婢一个早上都没看到宛玲姐姐啊。”

“什么?”这样的回答让柯宛荷非常吃惊,柯宛玲是很有分寸的人,不会随便出现这么大的差错,难道是出事了?

“去找,将她找来!”柯宛荷着急的说,心里有些慌乱,好像有不好的预感。

雨西赶紧答应着,快速的跑出去,招呼宫人们一起找人,很是混乱。

柯宛荷在几个小宫女的伺候下洗漱打扮,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混乱。

期间皇后派人过来询问,也让她以忽然身体不适为理由打发走了,可柯宛玲一直都没有找到。

半个时辰以后,雨西哄着眼睛跪在外面台阶下面,小声的说:“娘娘,根本没有宛玲的影子,不管奴婢们怎么找都没用。”

柯宛荷的脸色很是阴沉,她的妹妹忽然在寝宫里消失了,这代表什么?

是不是有人要用柯宛玲的下落来威胁她什么,柯宛玲可是她的人,以她现在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谁会无缘无故做出这种事?

“你们都仔细找过了?所有地方?”柯宛荷冷冷的问。

“每个房间,小厨房,仓库我们都照顾了,连茅厕都没放过……”雨西哭着说,看起来很是惊慌。

柯宛荷闭口不言,不知道心思。

在柯宛荷看来,这个妹妹突然失踪肯定是事出有因。以她多疑的心来看,她甚至感觉到了危机。

也许是这个妹妹耐不住寂寞,昨天终于行动了呢?呵,谁不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可惜她这个蠢货妹妹就蠢,不可能能赢得了她!

“去打听下消息。”柯宛荷才不会让那个妹妹如愿呢,她才是这个皇宫最受宠,将来最耀眼的人!

可是不等柯宛荷等到去打听的消息,皇后突然带着郑嬷嬷来了。

皇后亲临,代表的意思那可就是非同一般了!

“臣妾给皇后请安。”虽然心里再怎么不情愿,柯宛荷在这个皇后地位依然稳固的女人面前,不得不卑躬屈膝。

皇后看也不看柯宛荷一眼,径直走进去到主位上坐下。而此时,比平时多了几倍的宫女太监,就像是包围犯人一样的,把柯苑荷给包围住。

“皇后娘娘这是何意?”不好的预感再次包围柯宛荷,她觉得这次皇后一定是来发难的。

果不其然,皇后沉着脸一挥手,马上就有宫女太监抬着一个盖白布的担架进来。

柯宛荷的心一闪。

“大胆荷妃,居然敢作出这种事来!”皇后此时比平时更加骇人,阴沉沉的脸快要滴出水来。

白布被揭开,露出柯宛玲惨白吓人的脸。她已经死了。

柯宛荷万万没有想到失踪了一夜的柯宛玲居然死了,而且看样子还是得很惨。可是,皇后为什么会找得到她的尸体,而且好像是来兴师问罪?

不等柯宛荷说话,皇后又令身边的郑嬷嬷掌嘴,木板打在柯宛荷嘴上,只不过是几板子,柯宛荷已经说不清话。

就在这时,皇上也来了。

“皇上。”皇后对皇上这个时候过来似乎一点也不意外,阴沉沉的仍然是那样的平静。

柯宛荷仿佛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拼命地向皇上爬过去,含糊不清的求救。

可是皇上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径直走到皇后身边坐下:“皇后,朕已经查清楚了,原来真的是这个贱人在骗朕!一切都有劳皇后处理,朕还有事,先走了。”

看着皇上离开的背影,柯宛荷就好像是一下子跌入了十八层地狱,全身冰凉凉的好像所有的血液都凝固了一样。

“原荷妃柯宛荷,欺上瞒下罔顾圣恩,竟以刺身来蒙蔽皇上;所罪行被其庶妹发现,竟不顾姐妹之情,杀妹灭口,实在是罪大恶极;本宫现夺其封号,贬为****。打入宗人府,查清其罪行以后按律,诛!”似乎这一刻皇后已经等了很久,唇角掩不住痛快。

柯宛荷根本就没有想到会闹得这样的结局,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皇后处理了这个心头大患心情也很好,摆驾回宫。

而听到这个消息的柯宛清,先是非常的震惊,后来明白了这一切。

彼时又听到在冷宫的叶灵双突然在晚上得了恶疾不治而亡,柯宛清更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皇后的手腕,真是太厉害了。

那接下来,是不是就是她了?

但不是。

柯宛清居然出宫了,带她出来的是小太监。

“你好好保重,等你长大了我会找你。”小太监对她露齿一笑,非常相信她以后会是她的。

那也不枉他费了这么多心思,送她出宫。

柯宛清知道,有的时候知道太多对自己未必有利;所以,她悄悄的接到了自己的母亲,拿着小太监给的盘缠,离开了这个事非之地。

所有的一切,以后都与她无关,她只要好好的活着,就够了。

而在宫里的小太监,则是抿唇一笑,你现在走了,但你却走不出我的心。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奇迹的,你,会回到我的身边,和我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ov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