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动态图插图无遮挡

一脸煞气,许凡回到家族,很是不爽地去找许行道。

“老家伙,出来。”

许凡气冲冲地杀到许家议事厅。

“小子,尊老知道不?”许行道在许凡踹门之时,瞬间压制住许凡。

“老大,不要冲动。”

骨骸之神被许行道的威压压得喘不过气来。

“小骨,你去睡觉。不要管。我来处理。”

许凡运行着魔皇诀,吞噬之力吞噬着许行道布下的威压。

“老家伙,尊老个屁。我都差点被你害死。”

许凡满脸愤怒,怒瞪着双眼。咬着牙,咧着嘴,吼道。

许行道则笑了笑,没有任何被许凡冲撞感到不满。

“小家伙,不错。干掉狂家大长老狂刀狂,可比干掉狂腾云让狂霸海抓狂。”许行道对狂家的组织结构很清楚,狂家的大长老不是谁都能上,可比家主还要精明,还要有胆识,有魄力。

许凡很不以为意,杀个老家伙又不是狂家老祖,破虚强者级的人物。怎么就不错,还说什么狗屁老家伙比狂腾云死的有价值。

“老家伙,事我做完。小爷我还有事,以后还有什么缺德事,死人放火的事,你去找别人。小爷我不再被你利用。”许凡怎么不清楚许行道的用意,但,为了他的家人,他必须去做,也不得不去做。

“许凡,你小子就是聪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的日子,你还是想办法提升修为,增强实力。”许行道笑道,转身看了眼许凡。“许家的未来就看你了。我很看好你。加油。”

“加油?加个毛。许家的未来还是你自己多操心点。”许凡满脸的不爽,怎么听着许行道的话,让他感觉自己即将要被卖了感觉。跟猪上了砧板,许行道拿着杀猪刀等着他。

“还有你看好我,没用。我自己都不看好自己。”许凡转身就走,懒得见许行道心烦。

“老大,就这么走了。有魄力。敢跟许行道那家伙说狠话的,在许家你是第一人。”骨骸之神很佩服许凡的胆识跟魄力。

许凡不是愣头青,而是把握住了许行道的底线。也清楚对方在打他的主意。

总之,许凡跟许行道之间,就是相互利用而已。

“第一人有个毛用,不是还得被那老家伙利用。”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及恨。

骨骸之神也看出了许行道那老家伙的厉害。“老大,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做,要做什么?”

“修炼,提升修为,增强实力。否则等狂家的人来刺杀,我有百条命也不够他们杀的。”许凡清楚许行道让他去狂家杀狂腾云要的就是让他摆到前线,跟狂家对上。想要提升实力,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战斗,到了许凡的修为,想要靠领悟什么的,做着,躺着,若是能够做到。那些强者就不用到处去找强者挑战,不惜战死。要的就是把自己陷入险境,让自己激发潜能,强行突破修为。

“老大,看来许行道那老家伙也算是在帮你。”

骨骸之神也清楚修为到了创世,想要突破是多难的一件事。许凡之前领悟,让他的修为突破到中阶修为,否则他杀入狂家,也杀不了狂刀狂。而,他的表面修为还是处于初阶创世。这也是他阴死对方的运气之一。

“帮我?不如说是在帮他自己。”许凡没有多说。

狂霸海能够封印许行道,奴隶了几万年。许行道都没陨落,而一直在外面修炼的狂霸海怎么可能会死掉。所以,许行道逃出来,狂霸海找上门,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许行道肯定清楚自己不是对手。就想培养许凡,来对付狂霸海。

“真不清楚你们人类为什么把关系搞得这么复杂。老大,总之,你得活着,得尽快提升修为。”骨骸之神说完,就没了声音。

许凡沉思了一会,跟骨骸之神交流了下。他却很清楚接下来的日子,将会很热闹,他很是期待。

“凡儿,你回来了?”

甜美的声音在许凡的耳旁响起。

“母亲……”

许凡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唯有面对他的父母及祖父母时,他才会露出真诚的一面。也是他最为软和的一面。

“凡儿,老祖都跟我们说了。年轻人历练要紧,修为提升也要稳扎稳打地来,不要想着一蹴而就。不要想着哪天睡醒,自己修为直接突飞猛进,杀到至尊级。”许良很是意味深长地教诲着。

“啥?至尊?啥玩意?”许凡一时没反应过来,想来自己的父亲还以为自己是十几年前的小屁孩,修为才神级,还要他保护的儿子。心里想着,纳闷着。但许凡却不好意思直说,免得打击他的父亲。

“儿子,走。我们父子两去练练。看看你这些年有没有偷懒。修为有没有增长?”许良说着,不顾贝儿的反对,直接拉着就冲到了许家的练武场。

梦重任跟犹迪安他们正在疯狂地对轰,场面十分绚丽,双方都打出了火气。

而,布谷跟锁魂棍他们则也是发疯似的修炼着。想来许家的高手太多,给他的冲击太大。他们都不想拖许凡的后腿,所以,都很拼命地修炼。

见到许凡被他的父亲拉着杀到练武场,梦重任他们都主意到了。却没停手,也没跟许凡打招呼。

“儿子,让老子看看这些年你有没有偷懒。看看你到底成长到什么程度。”许良以父亲的身份说道。

许凡很纳闷,他怎么看不出他父亲的修为。不过是初阶主宰者。但,不好意思去打击对方而已。

“父亲,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许凡也想看看他的父亲修为达到了什么程度,毕竟许良给他的感觉绝对不是表面上的修为那般简单。绝对有他隐藏的力量。

“无影腿”

许良率先攻击,也不跟许凡打招呼。上来就猛攻,狠打。

“良……”

贝儿见许良一点父亲长辈样都没,考验自己儿子的实力,也不用这么玩,也不用这么狠。贝儿怎么都都心疼。

许良其实是有苦,自己都没处说去。

怎么说,许凡平时笑呵呵,在他面前都很乖顺,一点都看不出他很厉害。但,一上练武场,许良就感觉许凡融入了周围的自然环境中。这种现象貌似唯有创世强者才会的技能。自己的儿子怎么就会。难道他的修为真的达到创世,许良他猜了下,不敢往上想去。怎么都不敢想,自己的儿子才多大,就练到了创世修为,那让他情何以堪。

嘭……

许凡的右脚对上了许良的右脚,双方一触,就跳开。都没使出全力。

试探性的攻击,许良清楚自己的儿子比强太多。之前简单的一击,他就看出了许凡的攻击后发先至,而且,还有余力,而他也有余力,但不似许凡那般轻松。自己的修为可是初阶主宰者。神魔大陆也是可以找魔祖,神祖叫板的人物,怎么自己的儿子比他还要妖孽,比他还要凶猛。

“再来”

许良也清楚许凡的实力很强,但,他也想试试许凡到底有多强。

“魂破拳”

许良紧握拳头,身影形成幻影,直接包围住许凡。

许凡也被许良的战技给吓了一跳。想不到还有如此妖孽的功法,而且,许凡清楚地感应到幻影中都具有实体攻击力。战斗力都跟本体一般。比普通的幻影技能可强上太多,太多。

“虚无”

许凡不得不动用主宰者才能够使用的虚无,想要以幻境来破对方的幻影。

“咦……|”

许良也看出了许凡的幻境的恐怖,许凡凭空消失,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怎能不让他感到震惊。如此功法,如此战斗力,许良清楚自己的儿子成长速度没让他失望。至少修为比他强,还是强很多。

但,许良也打出了火气,怎么说想要考验自己儿子修为及实力,怎么能够被对方给吓住。

而,梦重任跟犹迪安刚好停手,看到许凡用虚无对上他的父亲。不用猜,也清楚许凡他们在做什么。

“凡儿……,良,你混蛋,敢对儿子下这么重的手。”

贝儿关心则乱,怎么也没想到许良会出如此狠的手。那恐怖的能量冲击着周围空间都在晃荡。

贝儿哭红了眼,紧盯着许良。真想冲上去,给他几个耳光,让他出手没轻没重。

“凡儿,你在哪?”

许良那个郁闷自己打了这么久,除了第一回合试探性的交手,有碰到许凡的身体。其他时间连他的衣服都没摸到。怎么在他的老婆眼里,自己就下了重手。貌似自己还伤到了许凡不成。

许良疑惑之时,瞬间幻影跟本体合到一块。

贝儿冲上去,抓着许良的衣领,叫道:“还我儿子,你怎么做别人的爹的。怎么杀了我们的儿子。”越说越激动,弄得许良都感觉自己真的是屠夫。是侩子手。

梦重任跟犹迪安则无语地看着许凡他们一家子。看着许凡隐匿在高空,看着他父亲被他母亲收拾。

“贝儿,说清楚。我都没摸到凡儿的衣服,怎么就杀了他。你给说清楚。”许良声音也提升几个分贝,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出手,会出现这种结果。

“凡儿,爹,对不起你……”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