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人生

“阿嫣,你是惦记我的,对吗?”苏睿扬情深款款的眼神看向夏锦嫣,这是他想了念了很久的可人儿,声线轻柔清润,如清泉叮咚。

“当然惦记你,这么长时间,你也不落脸,真不知道你还把我当好朋友不?”夏锦嫣笑着邀请苏睿扬进屋去。

“肯定把你当好朋友的,阿嫣,我给你带了好的狐狸皮毛,貂皮,你可以做好看的衣服和抹额呢。”苏睿扬看见夏锦嫣对自己那般热情,心中好开心,一双深邃的眼眸一直看着她,看着她,只觉得看不够似的。

“对啊,我也这么想,谢谢你睿扬,对了,你当初把熊五和熊七留给我,简直是太给力了,他们帮了我很多,现在我有两个大大的庄子,还有一家布店,生活也变得富裕了,他们很能干的,这一切都是你睿扬调教有方。”夏锦嫣觉得苏睿扬就好像是她的亲生兄长似的,对她很关心。

“别谢我,是你自己有能力有魄力,把黑土村发展的这么好,你知道吗?我在追鹤国,也听来往的商人说黑土村的大名呢,阿嫣,你做的很好,对了,你的一双孩子们呢?我还给他们带来了礼物了呢!”

“他们在里面呢,灯嬷嬷,快点儿,是睿扬回来了,你把青哥儿,绿姐儿都带出来给睿扬见一见!”夏锦嫣笑眯眯的请苏睿扬进屋去。

灯嬷嬷心中暗喜,她是很期待阿嫣可以嫁给苏睿扬的,她认为阿嫣那么好的女子,长相漂亮,又会赚银钱,这样的女子和苏睿扬简直太配了。

如此苏睿扬回来,灯嬷嬷是最开心的,她早就看不惯阿枫那张麻子脸了,倒不是灯嬷嬷她嫌贫爱富,实在是她觉得阿枫那张麻子脸儿配不上夏锦嫣。

青哥儿一瞧见苏睿扬,本来有点儿奇怪,可一看苏睿扬拿出给他的九连环,立即开心的笑了,拿着九连环去解了。

绿姐儿得了好多好东西,比如有波斯国那边买来的蓝眼娃娃,什么蓬蓬裙,反正绿姐儿高兴的合不拢嘴。

“睿扬叔叔真好,睿扬叔叔好帅!”绿姐儿和茶娘说道,自然茶娘也得了不少好东西,两个小女孩眉开眼笑的说道。

“是啊,是啊,睿扬叔叔真好,给我们带来那么多好东西,有些我见都没有见过呢,睿扬叔叔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如果他是我的爹该多好?”茶娘一脸憧憬的说道。

“少来吧,你之前还希望你未来的爹是阿枫叔叔,现在阿枫叔叔要靠边站了吗?”绿姐儿捂嘴笑了笑,说道。

“这个嘛……我……我不知道怎么说,你怎么可以笑话我?讨厌!不和你玩了,我还是陪我弟去玩布老虎吧!瞄——”茶娘不悦的瞪了她一眼,她做什么把她想说的心里话给说出口呢,真是太邪恶了,讨厌!

“好了,我不说就是了,茶娘,你还是陪我玩吧,不然我娘又该让我跟着你娘学习那针线活了,哎呀,那针线活,我可是学不来,我的手指还就不是能拿针线的手,哎,我往后想当女将军,我还想有阿枫叔叔那样的武功!”绿姐儿手里拿着波斯国买来的匕首,把玩着上面缀着的紫色流苏,勾了勾唇角说道。

“好的,你就我陪你,那我陪你一会儿,那我们玩一会儿去看看我弟好吗?”茶娘惦记着一奶同胞的弟弟,于是对绿姐儿说道。

绿姐儿答应了。

于是两个小人儿玩了一会儿,就手拉手去了彩蝶的屋子。

“娘,弟弟睡着了吗?”茶娘问彩蝶。

“是啊,睡着了呢,你们两个小淘气刚才干嘛去了?”彩蝶关心的问道,随手拿了一条绢帕,让茶娘和绿姐儿进来,看着她们俩额头上的汗珠,马上用绢帕帮她们擦了起来。

“娘,睿扬叔叔是不是和你也认识?”茶娘观察仔细。

“是啊,认识的。”彩蝶点点头。

“睿扬叔叔人真好。”绿姐儿又夸奖了一次。

彩蝶淡淡一笑,“他确实很好,特别是对你娘,真的很好。”

只是苏家会让锦嫣姐嫁进门去吗?

好像不太可能,之前彩蝶还听说苏家两老想要择高门女为媳呢,这会子瞧见苏睿扬突然出现在夏锦嫣面前,也不知道苏睿扬那心中是如何打算的。

彩蝶一想苏睿扬临走的时候,还给夏锦嫣留下了熊五和熊七,心中猜测是不是苏睿扬有一日会回来找夏锦嫣,只是好久不见他出现,她以为是自己胡思乱想了,谁曾想苏睿扬真的出现了,还出现的这么及时。

阿枫固然很好,力气大,对大家都好,可是一张麻子脸,和锦嫣姐真是不搭配,但是一想锦嫣姐对阿枫也不怎么来电,那么突然出现在夏锦嫣眼前的苏睿扬,无疑是抱得美人归的最佳人选。

彩蝶蹙眉,心道,这是锦嫣姐的终身大事,她自己心中肯定有谱的,她不用去管,现在她只要把自己和两个孩子管好就可以了。

“彩蝶姨,我今儿能不能不做针线活?”忽然一道稚嫩清脆的嗓音响起,这是绿姐儿在问彩蝶,绿姐儿觉得一片树叶要让她绣个五天,她已经快要崩溃了。

“不行,是你娘嘱咐我的,她说女孩子一定要学会针线活的,绿姐儿,你和茶娘一起学习,就不会觉得枯燥了,你觉得呢?”彩蝶捂嘴笑道。

“知道了,可是……可是我真的不太想学!”绿姐儿想当女将军,她不要绣花,瞄了个眯啊。

“绿姐儿,你是女孩,往后嫁去了夫家,不会针线活,会给夫家的人取笑的,彩蝶姨也是为了你好。”彩蝶摇摇头叹息道。

“好吧,学可以,但是你别让我连着五天绣一片树叶了!”绿姐儿小大人似的和彩蝶讲条件。

“好的,只要你和茶娘都听话,好好学习针线功夫,我以后都让你们一块玩,行了吧?”彩蝶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两孩子给打败了。

“嗯嗯嗯,这还差不多,谢谢彩蝶姨!”绿姐儿高兴坏了,不用连着五天绣同一片树叶了,好棒。

“这里这么热闹啊?”夏锦嫣手中端着两碗鲜奶走了过来。

“娘,是给我和茶娘喝的鲜奶吗?”绿姐儿笑眯眯的问道。

“是的,你们俩快点喝,喝完了,你们把碗放到厨房那边去,让灯嬷嬷帮你们洗一下。”夏锦嫣说道。

在等两个可人儿喝掉了鲜奶,走出去后,彩蝶问夏锦嫣,“锦嫣姐,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问我?”

“嗯,我确实有话想问你。”夏锦嫣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彩蝶身边,挨着她问道。

“是这样的,你现在的处境不太好,我看你的脸色也没有以前好,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能不能让我把脉?”夏锦嫣关心的眼神睇向彩蝶。

“我没有病,我好着呢!”彩蝶摇摇头说道。

“那这是什么?”夏锦嫣突然把一方染血的帕子放在彩蝶的面前。

“一点鼻血而已,不碍事的。”彩蝶语气淡淡。

“你是不是还很在乎边桑树那个渣男?还是他又来找机会接近你了?”夏锦嫣担心的问道。

“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锦嫣姐,真的只是鼻血,可能我最近太疲倦了吧,你也知道的,恒哥儿这小孩子难侍弄,三不五时的醒来要我喂奶换尿布,所以……”彩蝶解释道。

其实夏锦嫣也猜测到了一半,确实是边桑树找机会接近了她,要她帮忙找夏锦嫣开口求那药丸。

“你甭骗我了,对了,这里还有两枚药丸,你都给了他吧,不过,你要记得嘱咐他不能纵欲过度,否则命不久矣!”夏锦嫣伸手拍了拍彩蝶的手,柔声说道,她自然是清楚的,彩蝶和边桑树之间,哪里能清算的那么干净呢?

“不必了,他的生死和我无关。”彩蝶轻轻地摇摇头,俏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固执。

“那好吧!我听你的,不过呢,这两枚药丸暂且放在你的身边吧,也许你什么时候用的着,对了,你最近可要把恒哥儿看牢了,我瞧那粉莲好像挺针对咱们恒哥儿的。”夏锦嫣想了想,说了一半,点到为止,能不能听懂,就看彩蝶的造化了。

她不可能陪伴彩蝶一生一世的,日子是彩蝶在过。

这倒是的,每次她抱着恒哥儿出去,粉莲那恶毒的眼神就盯着恒哥儿瞧。

也许是粉莲生的羽哥儿那身子太过孱弱,她妒忌彩蝶有一个健康的儿子。

“阿嫣……阿嫣……”是灯嬷嬷在唤她。

“你奶孩子吧,我先出去了。”适才说到恒哥儿,恒哥儿笑了笑,一个不高兴又哇哇大哭了,小孩子嘛除了哭闹就是吃奶吧。

“好的,我明白的,谢谢你锦嫣姐。”彩蝶想要起身福礼。

“不必谢我!傻丫头,你看看你,这双好看的眼儿尾部都生出鱼尾纹了,好好的过下去,一定会有属于你的那颗星星出现的!”夏锦嫣笑着安抚她。

“我也相信,我现在只是走在了岔路口,我有机会折返回去,走到正确的属于我走的那条路!”彩蝶点点头说道。

“你能明白自然好,天下芳草那么多,何必单恋他一根狗尾巴草,哈哈!我的比喻太难听了,彩蝶啊,你不要介意!”夏锦嫣见彩蝶脑子清晰,不再像刚住来的时候那样郁郁寡欢了,心中着实松了口气。

“对了,你想不想搬走?不是我想赶你走,是熊七说镇上有一处院子在找买主,你要不要去看看。”夏锦嫣关心的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她。

“好的,暂时先买下来,然后像你说的那样,把院子租给别人,我从中获得利润,你觉得呢?”彩蝶还记得夏锦嫣和自己说的话。

“没错,你说的对!”夏锦嫣点点头,觉得她孺子可教也。

“这还是得益于锦嫣姐你的栽培,我会努力的,你说的对,我会找到更好的男人,锦嫣姐,你往后甭担心我了,已经错了一次,我不会错第二次的。”彩蝶认真的眼神看向她,说道。

“我信你,你就好比是我的亲妹妹,我不希望你这辈子过的不幸福,你且瞧着吧,边桑树和那两贱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夏锦嫣冷言道。

“嗯,只是别脏了锦嫣姐的手,有些事儿让我自己来就成。”彩蝶摇摇头说道。

“那成,你自己瞧着办。对了,绿姐儿如果不喜欢女红,你再想想办法吧,我真是拿她没有办法。”夏锦嫣想着子女方面的教育,她脑子里就一团乱麻。

“我懂的,你放心!锦嫣姐,苏公子这次回来,他应该是为你而来,你有什么打算?”彩蝶特地起身去关好了房门,拉着夏锦嫣的手问道。

“他只是我的好友,我能有什么打算,再说苏家的水会比秦王府浅吗?你别忘记了,咱们在秦王府邸如何的举步维艰,能出来逍遥的过农家生活的日子,我觉得挺好的,苏睿扬,他是个不错的男人,但是,要我选择和他一起过日子,不太可能!”夏锦嫣摇了摇头,苏睿扬的背后不是苏睿扬一个人,他代表的是整个苏家。

她夏锦嫣还没有糊涂到自以为是的想着凭着她的美貌可以在苏府畅通无阻,她知道苏睿扬也许对她有那么一点儿心思,但是她记得苏睿扬是有一门说好的亲事的。

她做不来小三,更不想做那高门媳妇。

“可苏公子他对你真的很好啊。”彩蝶叹了口气,这么说来,苏公子这一次是要空手而归了吗?

“你叹气做什么?”夏锦嫣呵呵笑道,“我又不是嫁不出去,我只是想好好的守着一双儿女好好的过日子,女人又不是没有男人会过不下去的,我相信我一个人带着两娃一样能过的风生水起。”夏锦嫣的语气之中带着满满的自信。

“睿扬对我是很好,可我对他没有那种砰然心跳的感觉,感觉,你懂吗?我只是觉得他很像我的兄长,如此而已。”夏锦嫣淡淡笑道。

“看来苏公子的希望要落空了。”彩蝶也笑了。

“这个嘛,我不好说,你继续喂奶,我去厨房那边看看,月饼有没有做好了?”夏锦嫣起身说要走了。

彩蝶也不多话,点点头,看着她关门离开,彩蝶的视线落在恒哥儿的脸上,这双耳朵可真像边桑树。

恒哥儿,你未来的品行可不能像边桑树啊。

*

夏锦嫣去了厨房,看见灯嬷嬷一个人在灶膛那边烧火,于是她想去帮忙,但是被灯嬷嬷给赶了出来。

“灯嬷嬷?做什么赶我出去?”夏锦嫣想要去帮忙呢。

“人家苏公子难得来一次,你去陪他逛逛你的两个庄子,也好让他瞧瞧你在黑土村过的不错。”灯嬷嬷是打心眼里希望夏锦嫣和苏睿扬在一起。

才子和佳人在一起,才是天生一对啊。

“好吧,你说的对,睿扬难得来一趟,我是该带睿扬去看看我弄的庄子。”夏锦嫣觉得灯嬷嬷说的很有道理,再说她也可以跟古代的商业钜子苏睿扬讨教一番啊。

苏睿扬一听不要太开心哦,马上从包袱里翻了一套好看的白衫来。

夏锦嫣不其然的穿了一件藕荷色的裙子,好吧,两人站在一起颇有一种金童玉女的感觉。

灯嬷嬷瞧着,心道,甚好,甚好。

苏公子,老身可是在帮你,你一定要加油,早点抱得美人归啊。

苏睿扬一袭翩然华美的雪蚕丝素白锦袍,袍角处绣着兰草,那淡雅的花蕊是夹杂着紫蚕丝绣成的,花瓣微微舒展,嫩黄蕊丝溢向四处,一朵朵幽雅清新。

微微的清风吹拂,他玉带下的和田美玉系着的流苏摇曳飘荡,舞动的轻灵如水,玉美流苏飞,一如它的主人,淡雅如兰,优美如梦。

苏睿扬的眼神看向夏锦嫣,他心心念念的姑娘,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是那么的美啊。

一头散发着丝缎光泽的如瀑秀发下是一张素净而美丽的小脸,墨色的纤长秀发随意的披散在背后掩盖了她美丽白皙的后背。

夏锦嫣一袭藕荷色拖地云烟纱裙,莲步轻移,清风拂过,那后摆的裙裾如细碎的流沙般垂顺柔逸,腰间系的软烟罗蝴蝶结随风飞舞,像振翅欲飞的彩蝶,袅娜盘旋的舞姿,仪态端庄娴雅,沉稳内敛,落落大方。

眉如柳叶,发鬓处没有金步摇等首饰点缀,三千青丝仅仅用一支做工别致小巧的兰花造型的稀有的黄杨木簪子挽着,素雅动人。

特别是那双晶莹的水眸,清澈的一如清泉,旖旎冷冽,淡淡的眼神中,仿佛她于尘世间格格不入。

娇美而秀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如桃花花瓣般娇嫩柔软的红唇,散发出点点光泽,唇如含丹,眉目如画,肤若凝脂,气似幽兰,几缕海藻般的青丝轻垂在她胸前,清雅如雨后的白荷,纯美的动人

阿枫眼看夏锦嫣和苏睿扬一起坐上了马车,心中焦急。

“义父,你要想追,就要尽快!新娘子跑了,可就没有了!”福橘鼓励道。

“嗯,我得看着我媳妇儿,福橘,你终于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阿枫点点头赞叹道,“对了,你给那马儿喂了多少巴豆啊?”

喵了个咪,义父怎么知道她给那马儿喂巴豆了?

“你别这么看着我,快说!”阿枫担心夏锦嫣别上了马车,半道上一颠婆,马儿吃不消力道,然后她给摔下马车来。

“我……下的分量还挺多的,我……我还不是怕你的媳妇儿被那姓苏的公子给抢走吗。”福橘小心翼翼的赔笑道。

“福橘,你真笨,你这哪里是在帮我的忙,简直是在帮倒忙,好不好!”阿枫发现自己要崩溃了。

“好了,好了,对不起嘛,义父,我又不太懂,你……你还是赶紧追过去看看吧,话说,你这麻子脸的皮儿啥时摘下来啊?”福橘看着他这张麻子脸吧,其实也挺别扭的。

她义父明明很好看的大美男,非要假扮一张麻子脸,真是不知道义父他怎么想的?

“行了,你别给我扯后腿就行了!”阿枫唇角抽了抽,嘱咐道。

“那义父你快点儿,可不能让我义母跟着旁的人走了!我还想要绿姐儿当我妹妹,青哥儿当我弟弟呢!”福橘催促道。

“嗯。”阿枫点点头。

阿枫想着刚才夏锦嫣好像说了一句她要带苏睿扬去看她的两个庄子。

好吧,他知道有一条近路,抄近路就是了。

但是他没有坐骑啊?

对了,这家里不是有一头毛驴吗,咱为了追媳妇儿,骑一头毛驴去追。

一出了村口,就有相熟的村民问阿枫骑着一头毛驴干嘛去?

“我去瞧瞧庄子里的葡萄,这不,孩子们想吃呢。”阿枫憨厚的笑了笑。

有人玩味的打趣道,“阿枫,细看之下,青哥儿和你长的倒是挺像的。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

对于别人的好奇心,阿枫一律淡笑,村民们见问不出来,也就死心了。

阿枫畅通无阻的去了梨花林附近的一处庄子。

咦,夏锦嫣怎么在用银针刺马儿的穴道呢?怎么回事?

“阿嫣……”阿枫翻身下了毛驴,冲着夏锦嫣喊道。

“阿枫你怎么来了?”夏锦嫣抬头看向翻身下毛驴的阿枫,唇角抽了抽,这人怎么骑毛驴来了。

“我是来给孩子们摘葡萄的,对了,你这是在做什么?”阿枫完全忽略了苏睿扬,一本正经的问道。

“马儿突然腹泻了,我给它瞧瞧,也不知道是谁恶作剧给喂食了巴豆,刚才可怜见的,它拉了好多,你瞧,这肚子这儿软趴趴的呢,哎,可怜的马儿啊!”阿嫣若有所思的瞧了瞧阿枫。

阿枫是知道马儿为什么拉肚子的原因的,但是他又不能说那是福橘做的,只好傻笑装傻。

“阿嫣,改明儿我带你去镇上的马场去挑几匹马儿养着,你看成吗?”苏睿扬觉得是他该表现的时候了,马上说道。

“嗯,行啊!谢谢你,睿扬,你对我真好。”夏锦嫣点点头笑了,笑如绽放在三月枝头的桃花,鲜艳夺目,芬芳逼人。

“阿嫣,那我对你不好吗?”这话问的有点儿酸酸的。

夏锦嫣一听阿枫这话不对劲啊,什么意思啊?

怎么听着酸溜溜的?

不过,苏睿扬不会让阿枫靠近阿嫣的机会。

苏睿扬忙说,“当然是你对阿嫣也好,阿嫣家里的重活儿可离不开你阿枫啊!”该死的麻子脸男人,胆敢和他苏大才子抢女人,真是活腻歪了。

苏睿扬眼神里迸射而出是怒意,只怕只有阿枫能体会了。

阿枫可不是软柿子,该死的苏睿扬,阿嫣如果和你成亲,爷当场去抢新娘!

阿嫣是他的女人,也只能当他阿枫一辈子的新娘!

“夏夫人,今儿我男人打到了一只野鸡,做成野鸡汤怪好吃,你可要尝尝?”陈氏(庄头姚笛生家的)说道。

“好啊,好啊,我相信你家笛生那个枪法,你的厨艺极好,我这次可有口福了。”阿嫣想起姚笛生家的厨艺极好,适才开心的笑道。

“那是夫人看重。”姚笛生家的谦虚道。

“行了,你家笛生呢?我来了,他怎么不出来见我?”夏锦嫣记得自己在去年救治了中了寒毒的姚笛生,再后来她了解道姚笛生一生的武艺后,顿时想要招揽麾下,让他给自己弄这庄子,而姚笛生为了报恩答应了,在夏锦嫣的撮合下,他娶了陈庄头的女儿陈小花当妻子,就是眼前的陈氏。

夫妻俩和和美美,年轻已经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叮当。

叮当的名字是夏锦嫣取得,来源于叮当猫,于是叮当两字就有了。

“笛生听说你要带贵客来,他已经去摘了雪梨,还有蔬果什么的,你稍等,他马上就来见夫人你。”陈氏笑眯眯的说道。

“看着你的肤色不错呢,是不是我教的美容养颜的法子,你试用过了?”夏锦嫣好奇的问道。

“用过了,挺好的,谢谢夫人。”陈氏端庄秀气,她引着他们一行人进去了爬着紫藤花的院子里。

“启禀夫人,马儿缓过来了,小的能带它去吃点儿饲料吗?”马车夫武大郎问道。

“可以的,你且去吧。”夏锦嫣点点头。

“这儿全是粗茶淡饭,你可能吃不习惯。”夏锦嫣对苏睿扬说道。

“我会慢慢习惯的。”苏睿扬满眼都是如水柔情,看的夏锦嫣的小脸一片羞涩。

夏锦嫣很想对苏睿扬说,睿扬啊,你能不能别用那种深情款款的眼神看我啊,我只是对你有兄妹之情啊。

但是夏锦嫣不能说出来提醒,只是将自己的视线看向别处,当她的视线和阿枫的视线交汇的时候,她仔细辨认,好似有点儿眼熟,这眼神貌似在哪里见过。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睿扬……”夏锦嫣想说什么又忘记了。

阿枫见夏锦嫣在看自己,心中担心她想起那晚的事情,她会恨他!

还好,他也许多想了,或者夏锦嫣压根就没有想起来。

“你想和我说什么?”苏睿扬拿起一只南瓜,仔细端详,发现夏锦嫣这庄子里的南瓜种的太小了。

“没什么,对了,你这次能留下几天?”夏锦嫣嫣然一笑问道。

“我想我能留下好几日吧,我很喜欢黑土村,我还想迁居至此呢。”没错,苏睿扬说这话还就是在试探夏锦嫣。

“迁居到这儿?真的吗?”夏锦嫣愣了一下,忽而诧异道。

“是的,我说的是真的,人总是要老的,老了不得叶落归根吗?我总不可能留在追鹤国一辈子吧?”苏睿扬说道。

“你说的有理。”夏锦嫣点点头,

什么?姓苏的想要迁居到黑土村,那怎么行啊?他的媳妇儿岂不是要被姓苏的给勾搭走了?

不成,不成,今晚他要不要霸王硬上弓?

“阿嫣,你看这庄子上的葫芦瓜长的可真好。”阿枫决定吸引阿嫣的注意力。

“你要喜欢,就让陈氏给你烧一盘葫芦瓜吃吃。”夏锦嫣笑道。

“阿枫兄弟,我看行,我来摘一个。”陈氏一边得了吩咐,一边去把葫芦瓜给摘了下来。

“清炒葫芦瓜丝,记得在里头放点儿肉丝,再勾一点儿鸡蛋丝,味儿更好吃。”夏锦嫣说道。

“好的,夫人。”陈氏点点头。

很快,佃户们都知道夏锦嫣带着贵客来庄子上了,都说有东西想要送给夏锦嫣。

因为平时佃户们谁有个头疼脑热的,只要一说,夏锦嫣基本都会给他们亲自把脉开药方,至于药什么的,都是夏锦嫣设在了月银里面,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医保那什么东东。

佃户们见东家对自己好,自然干活更卖力了,这庄子里产的水稻小麦什么的都是其他的庄子比不上的多。

苏睿扬在看了水稻田之后,还下稻田的沟洞里去帮夏锦嫣捉了几条黄鳝。

夏锦嫣在现代就很喜欢吃黄鳝。这会子遇到了野生的黄鳝,心中不由得蠢蠢欲动。

“陈氏,我亲自来下厨料理黄鳝吧。”夏锦嫣对陈氏说道。

“是的,夫人。”陈氏点点头答应了。

于是陈氏就去灶膛那边烧火。

将黄鳝洗净,剔除骨头,切成薄片。

姜蒜切成片。用精盐、味精、胡椒粉、面粉调成芡汁。

锅置火上,放菜油,烧至七成热,下黄鳝爆炒,随即下姜、蒜、酱油炒匀,倒入芡汁,淋上香油即可。

“好香啊!”一向以君子远庖厨为准则的苏睿扬第一次进来了厨房,他眉梢舒展,笑道。

“好吃就成,你先出去吧,或者你和阿枫一样帮忙去杀野猪。”夏锦嫣捂嘴笑道。

“好吧。”一想到让他去杀猪,苏睿扬唇角抽了抽,可还是答应了,因为心上人让他去杀猪,他只能答应了。

哪怕现在夏锦嫣说她想要天上的月亮,苏睿扬肯定会答应去拿的。

阿枫才苦逼呢,那头野猪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瞧。

他身份何其尊贵,居然沦落到和一只小野猪斗智斗勇的境界里!

但是为了追媳妇儿,他努力,他要她成为他的最美的新娘!

野猪此物,体躯健壮,四肢粗短,头较长,耳小并直立,吻部突出似圆锥体,其顶端为裸露的软骨垫(也就是拱鼻);每脚有4趾,且硬蹄,仅中间2趾着地;尾巴细短;犬齿发达,雄性上犬齿外露,并向上翻转,呈獠牙状;野猪耳披有刚硬而稀疏针毛,背脊鬃毛较长而硬;整个体色棕褐或灰黑色……

野猪的猪肉鲜美,好吧,杀猪难不倒他!

阿枫伸手拿起一根竹子,削出尖的部分,扬手一运内力,立即那野猪被他开膛破肚了。

苏睿扬自己也是有武功的,但是第一次瞧见这个麻子脸男人的深厚内力。

他更是担心阿枫已经对阿嫣有了情愫,他要想把阿嫣娶回家,貌似很难。

这个麻子脸男人留在阿嫣身边到底是何目的,为什么熊五和熊七什么也查不到呢?

是他隐藏的太深?还是他压根就对阿嫣没有什么企图?

苏睿扬负手而立,偏头思考。

“睿扬,你在想什么?”夏锦嫣的腰部扎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问道。

“在想阿嫣的手艺如何这般好?远远的就能嗅到肉香味了。”苏睿扬走到夏锦嫣身边,见她额头上因为烧菜而弄的香汗淋漓,他伸手拿出手帕轻柔的帮夏锦嫣去擦那额头上的汗珠,这让夏锦嫣的一张小脸的表情很不自在。

“睿扬,你是不是已经成亲了?”夏锦嫣问苏睿扬。

“没有,我早就退婚了,如今那姑娘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亲了,我和家里脱离了关系,我的婚事可以自己做主,而且未来我家是我未来的娘子说了算。”苏睿扬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里满是深情蜜意,这让夏锦嫣的心中更是不好意思了。

“哦。”夏锦嫣一听这话,她是真的被他吓到了,居然和家族脱离了关系,这该下多大的决心啊?

夏锦嫣沉默了,不是因为苏睿扬的这番话,而是因为苏睿扬的眼神。

他的眼神太过炙热,这让她心中有愧,原来这么些日子以来,苏睿扬不是平白无故的在帮助自己,而是因为他对她的情愫。

他甚至把熊五,熊七留在她的身边保护她,他为她真的做了很多。

“阿嫣,你怎么了?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那什么劈柴的日子,什么我有一栋房子……”苏睿扬拼命的想,却想不出来那话是怎么说的?

“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夏锦嫣把话复述了一遍。

“对……对……对,就是这几句话!”苏睿扬闻言激动的说道。

“你们在聊什么?”阿枫一脸猪血的走了过来,是啊,杀猪杀的太猛,能不把猪血溅到他的脸上吗?

阿枫很讨厌苏睿扬和自己媳妇儿说话,于是他忍不住过来了。

“阿枫!你脸上的猪血好多!”夏锦嫣啊的一声尖叫,然后伸手把随身携带的一方锦帕扔给他。

“快点把你脸上擦干净。”

阿枫一下就接住了那方锦帕,他激动死了,阿嫣的手帕啊,好香,而且有她亲手绣的寒梅,如果不是有外人在,他真想把这方锦帕放在鼻尖上狠狠的嗅嗅。

“嗯。”阿枫拿起锦帕往自己脸上擦了擦。

苏睿扬见夏锦嫣把她贴身物品拿给阿枫,心中自然是郁闷的,脸色沉了沉,不过,他风度好,所以他什么也没有说。

直到陈氏扯开嗓子说饭好了,可以用膳了,他们才一起去吃饭。

席间,苏睿扬见阿枫和阿嫣在说什么栽种葡萄的话,唇角勾了勾说道。

“阿嫣,吐番国有一种果实晶莹剔透的马*葡萄,你感兴趣吗?”苏睿扬在知道夏锦嫣立志当农妇后,可是下了一翻功夫的。

“你说你说,我听着呢!”夏锦嫣激动呢,马*葡萄,那是她在现代最喜欢去超市买的葡萄的一种啊,她能不激动吗?

“我这次来你这儿,还运来了种子,你可以栽种的,实在弄不成,我们还可以嫁接。”苏睿扬见自己成功用马*葡萄吸引了夏锦嫣的注意力,心中得瑟。

“睿扬,你想的真周到。”夏锦嫣伸手大而化之的在苏睿扬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拍。

“嗯,我也觉得我确实想的很周到,那阿嫣想给我什么奖励呢?你上回给了我你亲手设计的根雕,你这次会给我什么礼物?难道是荷包?”苏睿扬知道,心一旦悸动,便覆水难收,不是因为她是谁?而是她已经在你心里,抑或生根发芽,根深蒂固了!

“阿嫣?你送过他荷包?”荷包不是男女之间的定情信物吗?

“是啊,我就是送了他荷包的!怎么了?当时我那针线活太粗糙,他还要呢,我还记得里面装的是驱蚊草。”夏锦嫣回忆道。

“那你也送我一个荷包吧。”对,他也要,他亲亲媳妇儿亲手做的荷包,他也要,他要定了。

阿枫心中特郁闷,可也没有办法,苏睿扬这次貌似是下定了决心来的,而且还准备的这么充分。

夏锦嫣点点头说道,“好啊,绿姐儿正在学习针线功夫,我让她多绣点,给你们一人一个。”

让绿姐儿绣给他?

他可不舍得,绿姐儿可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

“罢了,别累了绿姐儿,我不要了。”阿枫摇摇头。

苏睿扬也点点头说不要了。

夏锦嫣心道,还好自己想出了妙招,不然她有的烦了。

“你们怎么不吃我烧的炒黄鳝啊,很好吃的啊,你们多吃点,这可是正宗的。”像在现代,夏锦嫣可是听说黄鳝都是吃避孕药长大的。

这可是野生的,纯天然的,自然风味极佳。

庄子上的蔬菜烧出来的味道都很好,就连苏睿扬吃了也赞不绝口。

阿枫这一顿饭吃的如坐针毡,他实在见不得夏锦嫣和苏睿扬谈笑风生的样子。

一道回去的路上,他骑了毛驴回去。

“阿嫣,你还记得吗?那时候你教青哥儿念那首儿歌,你说的什么小毛驴什么一摔摔到泥土里……”苏睿扬一直在试图调动夏锦嫣对过去的记忆。

那段日子,他几乎每隔两三个月就会从京城骑马来看夏锦嫣和她的孩子们。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

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

不知怎么哗啦啦

我摔了一身泥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

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

不知怎么哗啦啦

我摔了一身泥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夏锦嫣唱的很好听,嗓音清脆,只轻轻地哼了起来,让阿枫忽然觉得骑一头毛驴也没有觉得怎么丢脸。

苏睿扬连声赞叹道,“阿嫣,我是知道你才高八斗的,今儿我也算见识了你还能歌善舞。”

“得了吧,我也就会哼两句,平时教给孩子们唱唱。先回去吧。”夏锦嫣淡淡一笑,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庄子上有佃农听到了,都说夏夫人的声音好听,这曲儿也好趣。

“阿嫣,你难道不知道只有伶人唱曲的吗?”阿枫皱了皱眉问道,虽然她确实唱的很好听。

“我知道的!只是喜欢,就唱了,我活着不是为了他人的目光,而是为了我自己,我自己开心一日,便是充实的一日,活的开心就好。总去计较她人的目光,那我岂不是活的太累?”夏锦嫣拂了拂袖子说道。

“阿嫣,听君一席话,甚读十年书。”苏睿扬扬眉浅笑道,眉梢眼里全是对她的宠溺。

他想他这一辈子若能娶到阿嫣为妻,那他该是怎样的幸福?

“哪里有你说的那么高深啊,行了,咱们先回去吧,今儿我让灯嬷嬷采摘了桂花,回去请你们喝桂花酸梅汤。”夏锦嫣笑道。

于是两人都笑了,夏锦嫣扭头对陈氏说道,“回头天热的时候,可以给佃户们发一点儿桂花酿当福利。”

陈氏点点头笑了。

*

“你说什么?边村长被他儿媳妇给气死了?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夏锦嫣他们甫一回来,就听说了边村长家发丧的事情。

因为边村长对夏锦嫣非常照顾,所以夏锦嫣听了边村长的死讯很难过。

“是晌午的时候,边村长一回家就把他的儿媳妇给训斥了一遍,据说是他听说了他儿媳妇慧娘和野男人勾搭的事儿才去训斥慧娘的,后来慧娘气的说要他多管,别是想扒灰啊什么的,然后边村长一口气儿没上来,就那么咽气了,哎,现在边大郎想要休了慧娘,慧娘还不肯,直喊着自己冤枉,还说倘若边大郎要休了她,那就让她把小郎给带走……”彩蝶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始末跟夏锦嫣说了一遍。

“边村长真可怜,本来也应该到了享清福的时候了,怎得出了这样的事儿,哎!”夏锦嫣叹了口气。

“阿嫣……阿嫣……你在家吗?”门外传来马婆子的喊声。

“啥事?我在呢。”夏锦嫣接过灯嬷嬷递来的一碗茶喝了几口后,润了润嗓子说道。

“边村长的丧事,大郎他们想要让你去主持。”马婆子一进屋,就急切的说道。

“难道是关系到村长家分家的事情?不是有里正吗?叫我去好像不太适合!”夏锦嫣皱了皱眉。

“但是咱们村里就你说话最管用了……”马婆子没有料到夏锦嫣会拒绝自己。

“不成啊,这村长一家和我非亲非故的,我若去主持不太好啊!再说大郎不是还有嫡亲的兄弟一起帮衬吗?”夏锦嫣觉得自己在黑土村还没有那么高的声望,再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可没有忘记她之前设计的弓弩被好多人惦记着,前些日子还有人来黑土村这儿查探呢,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她绝对不能高调。

“阿嫣,如果是我来求你呢?”边村长的老妻温氏站在夏锦嫣家的门口,此刻,一身素白衣服的温氏被二儿媳王氏搀扶着,哭红的眼瞅着夏锦嫣。

“边婶,你……你这是做什么?”温氏想要下跪的样子可把夏锦嫣给吓坏了。

夏锦嫣忙上前去把她给搀扶起来,还让王氏也一道帮忙。

“家里出了大乱子,阿嫣,阿土他曾经说过万一家里有我摆不平的事儿就让我亲自来找你。”温氏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抬手抹了一把老泪对夏锦嫣说道。

“可是……”夏锦嫣很为难。

“别可是了,阿土说了他一直想让你当上咱们黑土村的村长带领咱们村民走上致富之路。你就答应了吧,你可不能让阿土他死不瞑目啊?”温氏哀戚的眼神看向夏锦嫣,把边阿土曾经给自己说的话都说给了夏锦嫣听。

马婆子点点头附和道,“我曾经也听咱们村长说这事儿,阿嫣,你就去帮忙主持一下分家吧,不分家的话,那个黑心肝的女人肯定要带走不少东西。”马婆子口中黑心肝的女人指的是不守妇道,和野男人勾搭的慧娘是也。

灯嬷嬷心道,这种破事儿来找阿嫣,得福利的事儿一样都没有,反正她是不赞成的。

“我们阿嫣只是个外姓人,如何去帮村长主持丧礼和分家事宜,我觉得这也太为难咱们阿嫣了。”灯嬷嬷从厨房那边走了出来,两只手一左一右分别拉着绿姐儿和茶娘。

王氏一听婆婆温氏不仅仅想让夏锦嫣帮着主持她公公边阿土丧礼还想让她主持分家,不由得心中起了心思。虽然她是嫁给了边家次子,但是边阿土名下的几亩地和几间房子,她也是想占有的。

王氏和慧娘一样的心思,就是想自己多占点儿,这回她陪着婆婆温氏来夏锦嫣这儿,纯粹是为着讨好温氏。

此刻王氏瓮声瓮气的说道,“阿嫣,我娘这么说也是希望你能帮个忙,当初我爹在世的时候,他应该有恩与你吧。”

正当王氏以为自己说服不了夏锦嫣的时候,夏锦嫣皱了皱眉答应了。

“你说的对,当初边村长帮了我很多,我答应你们了。”夏锦嫣想起慧娘那女人恶心的样子,虽然不想管,可是想着边村长是被慧娘那恶心女人给气死的,她说什么都要去帮边村长恶整一下慧娘。

“福橘,你随我去,记得帮我拿一根粗一点儿的棍棒!”夏锦嫣优雅的把玩着腮边的一缕青丝,唇角勾了勾,眼神里迸射而出一抹阴狠的光芒。

------题外话------

《重生之农妇娇医》今天上架了,谢谢美人们订阅支持,v章节每天早上8点更新,如果延迟,那就是晚上8点更新。谢谢,求月票。(*^__^*)嘻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