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爽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青河城北城楼

雄壮的城楼正在经历战火的洗礼,阿姆斯特丹联军猛烈的攻击着城楼,城墙上查尔斯大声的咆哮着指挥将士奋力杀敌。

剑与剑的对撞,剑砍入肉体的声音在这里随处可见,不断有人倒下,也不断的有人踏过之前袍泽的尸体继续拼杀。

就在两军正酣的时候,时刻注视阿姆斯特丹大营的约瑟夫发现,一大队装备精良的骑兵从阿姆斯特丹大营出发,返回阿姆斯特丹共和国国内。

“看来泰戈尔他们成功了!”

“敲响战鼓,传令下去不留余力,后备军全部压上。”约瑟夫对身边的传令兵道

不一会苍凉的战鼓响彻整个青河城,正在奋战艾尔帝国的士兵高喊着“为了艾尔而战。”悍不畏死的与联军以命搏命。

一个个藏兵洞里和城楼下大量的艾尔士兵涌进战团,城楼上还在负隅顽抗的联军士兵纷纷被分割包围,本来就力竭的联军士兵被绞杀致死。

一声撤退的号角响起,联军士兵犹如潮水退去,而死去的士兵却永远长眠在青河城下。

艾尔士兵们快速有序清理城墙上的尸体和投石车抛上来的巨石,工匠们在一个个士官的指挥下修补城墙上的残缺,唯一不变的是魔纹塔发出的禁魔光罩依旧把整个青河城包裹。

查尔斯走上城头,铁鞋与地面发出邦邦的脆响,甲胄与头盔上有许多剑痕。

“他们成功了吗?”查尔斯问道

“他们成功了,刚刚联军有一个大半骑兵返回国内去了,这也证明了泰戈尔他们成功了。”约瑟夫注视着退去的联军道

“接下来我们就等联军撤兵的时候追击了?”查尔斯搓了搓手兴奋的问道

“不,联军走之前应该会发起一波最猛烈的进攻,吓住我们然后在安然撤退。”约瑟夫答道

约瑟夫说的没错,第二天清晨联军发起了最为猛烈的进攻,投石车投出的巨石全部被浸泡过桐油,点了火的巨石如雨点一样抛在青河城墙各处,有的甚至越过城楼掉落在了居民区。

一轮石雨过后,甚至一些低阶的魔法师也和士兵一起翻上城墙展开进攻。

惨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的黄昏,死去士兵的尸体不管是城楼上或者是城墙下堆的到处都是,原来雄壮的青河城以是残破不堪。

艾尔终究是挡住了联军进攻,当联军吹响撤退号角,艾尔士兵发出胜利的呼喊,不过声音中充释着疲惫与悲痛。

夜色笼罩大地,此时的盟军大营和往常一样灯火通明甚至犹有过之,不过看似寻常大营却在做不寻常的事。

一辆辆马车趁着夜色运载着受伤的魔法师和军官和一些重要物资返回阿姆斯特丹,士兵也一批一批的悄然撤退,正当联军指挥官高兴自己的计谋得逞的时候,地面却传来一震震晃动。

一头头巨大黑影极速奔来扬起漫天的尘土,盟军队伍中零星的魔法攻击并没有阻挡巨兽的推进,但却照亮了冲过来巨兽的身影。

巨兽名为厚蹄土牛,厚蹄土牛身材高大雄壮,整个身体除了粗大牛蹄子全身被铁甲包裹,两个硕大的牛角即使是黑夜也能看见锋锐的寒芒,牛鼻子上有一个铜环,铜环连接着缰绳。

土牛背上一个健壮战士一手拽着缰绳,一手拿着一把加长的骑枪,双脚踩在一个类似于马镫的东西上。

由成百上千的厚蹄土牛组成的重装骑兵团排成一排,在宽阔的平原上犹如一面厚重的墙一样,朝着联军无情的碾压。

联军仓促间组织起了一波魔法和弓箭的反击,特别是哪些高价的魔法师和弓箭手的攻击,有的甚至直接击破铁甲杀死了土牛,或者一箭射杀重装骑士。

不过每当身边有战友死亡,傍边的骑士就会操控着土牛由外向里补充依旧形成一个整齐的一字长蛇阵,而最中央的人也正是帝国之盾查尔斯埃里克!

重装骑兵团散发出的勇往直前气势令联军胆寒,加之粮草被劫军心不稳只是一接触联军就开始溃败,溃逃的士兵冲散了后方的军阵,裹挟着后面的士兵一起溃逃,联军的魔法师和弓箭手怕伤到自己人,下手也不由得慢了起来,最终也只能随着溃逃的士兵奔逃。

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任联军军官怎么吆喝也阻止不了士兵的溃逃,而跟随着艾尔重装骑兵后面的艾尔士兵收割,俘虏被冲散了的联军士兵。

这也正如约瑟夫对泰戈尔说的话“如果计划成功,那么这就不是一场战争,是一场收割!是我们用剑与魔法收割他们的性命!”

战斗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黎明,当最后一个联军军官下令身边士兵放弃抵抗,艾尔帝国赢得了这场宏大战役的胜利。

艾尔帝国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不仅是军队人员的死伤还有巨量的物资消耗,最重要的是整个青河郡除了残破的青河城其他地方都化作了一片焦土,要知道除了青河城有魔纹塔的魔纹护罩保护,其他地方往往一轮又一轮的魔法砸下去往往连个渣子都不剩了。

这也是为什么大陆上各个人类国家,会在重要的城市帮助魔法纹身师公会建立魔纹塔的原因之一。

一个月后,加洛林帝国和阿姆斯特丹共和国与艾尔帝国在魔法纹身师公会的见证下签订了和平协议,这场历时半年的浩大战争拉下了序幕。

按照协议艾尔帝国不仅获得了巨额的战争赔款,还获得了一大笔赎金,加洛林和阿姆斯特丹分别划出边境一个公爵领创立了两个公国,以及一些丧权辱国的条约。

做为战争的发起人阿姆斯特丹共和国的总统也因此下台,其背后的势力和家族也迅速的被阿姆斯特丹各方势力鲸吞蚕食,最后只能隐姓埋名消散与众人视线中。

加洛林帝国的皇帝则一推二五六把责任归咎于压运粮草的伯爵弗雷泽艾翁身上,把在加洛林南部拥有两个公爵领艾翁家族一撸到底,一个公爵领按照协议独立出去成为一个公国,另一个公爵领用来堵住国内贵族的嘴,加洛林家族还从艾翁家族累积的财富中获得了一大笔,加洛林家族的甩锅手腕可谓是用的如火纯青。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