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子时,燕都城内已经是夜色正浓。街上的行人早已入眠,但在皇宫大内却并没有那么安静,至少皇帝的寝宫里还是烛火正亮。

龙渊殿内,皇帝静静的坐在那里,而在他面前一个魁梧的大汉跪倒在地。

“陛下,臣说的句句属实啊。”大汉满脸焦急的说道。

“这么说现在城内聚集了超过三千游侠,为了杀朕?”皇帝的声音不大却透露出一种威严。

“是陛下,求您早做准备。”皇帝不置可否的看着面前的大汉。

“张承,你跟着朕几年了。”

大汉一愣急忙回道:“回陛下,八年了。”

皇帝端起手边的茶碗,将茶水一饮而尽,说道:“八年了,八年前三皇兄继位你就跟着我了。”皇帝的声音很平淡像是在追忆。

“是。”

皇帝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张承说道。“哈,张承啊张承,连陛下两个字都省了吗?朕亲爱的表兄就这么等不及了吗?”

“你你都知道了。”

“你当朕真是傻了吗,十年前大皇兄二皇兄秋猎时身死,八年前三皇兄继位做了两年皇帝身死,还有四皇兄、五皇兄、六皇兄、七皇兄。就连朕在这一年间足足被暗杀了七回。你们当真觉得你们的算计能瞒得过整个皇家的眼睛?嗯?”皇帝的脸色逐渐变得狰狞。

张承的脸色逐渐变得刷白刷白的。

“那你?”

“你是想问那朕为何隐忍不发?”皇帝的眼睛死死的盯住已经瘫在地上的张承,“那是因为,你后面的主子的爪子太多,没有足够的时间我怎么砍下他们的爪子。”

“你你好毒”张承面如死灰的看着皇帝。一脸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突然张承猛地跳起,单手从怀里一掏一把软剑抖开直直的向着皇帝捅去。

未等这软剑刺中,殿内的幕帘后窜出一条人影,那人影奇快无比,一把大剑挥下,而后哀嚎声传来。

张承捂着肩膀大声的嚎叫着,再看地面上,他握着软剑的胳膊正安静的落在地上。

“唉,八年了若是你今天不来,我本不欲追究你是谁的人了。为什么非要这皇位,难道这皇位就这么好吗。影卫给他个痛快吧。”

忍着剧痛张承开口了:“七皇子贴身侍卫影卫果然厉害,可陛下啊,你不觉得身体不对吗,哈哈,算算这毒也该发作了吧。”

皇帝猛地睁大了双眼:“这茶,这茶有毒。”话音刚落,他忽的感觉到体内一痛,一口逆血喷出。

“陛下!!”影卫大喊道。

“杀了他。”

“陛下我去传御医。”影卫有些焦急的说道。

“不许去。”皇帝扶着床边坐下,“给我杀了他。”

“是。”

张承忽的大笑起来:“哈哈,陛下啊陛下你死定了,这可是无解的毒药,为了这毒药我可是走遍了燕国,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哈哈。”

“给朕杀了他。”

眼见着张承的头颅和身体分开,皇帝却笑了。

“你们以为朕死了就结束了麻,朕可还有个弟弟呢,虽说老九好玩,但我大燕的血脉还没绝,没绝!”皇帝癫狂的笑着。

影卫在一边看着皇帝没敢说话。

皇帝的笑没持续多久,一大口血便从口内喷出。

“影卫。”

“在。”

“去找老九,尽快把他带到这皇宫来,以后的皇帝就是他,给朕保护好他,听到了没有。”

“是。”

皇帝的眼睛里已经布满了献血也分不出眼白和瞳仁了。影卫快速的跑出去,只留得这龙渊殿内皇帝那癫狂的笑声。

皇城西侧远处,有一座宏大的宅院,若说今日皇宫不平静,但却远远比不上这里热闹。

宅院的大门洞开,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即便在老远都能听到声音,也不知何时鲜血喷洒在宅院门口的牌匾上,皇子府三个字已经染成了血色。

九皇子燕启忽的被一阵吵闹声惊醒,要知道以他的脾气刚睡下才没一个时辰哪会起来。但这声音又太大,真是吵的人不安生,燕启揉着眼睛想道。

人刚醒来的时候总是有些迟钝,更别说燕启是喝了一肚子酒才睡下的了。

不大会声音越来越大,燕启也彻底醒了,不过这声音却让他一惊,扫视一眼身旁,服侍自己的小太监小雷子呢?

寝室的们猛地被撞开,一道尖尖的声音响起:“殿下,殿下。”

仔细听来可不就是小雷子的声音吗,燕启站起身来,只看到一个肉球滚了过来,显然是慌张至极了。

“殿下殿下。”小雷子喘着粗气一脸焦急的冲着燕启喊着。

“小雷子,外面怎么了。”

“殿下,快走,外面有人要啥您。”

“不是还有府卫吗,不要紧张。”

小雷子急匆匆的拉住了燕启的手:“殿下快走吧,府卫快挡不住了。”

还来得及问清楚,燕启便被拉着向一边跑去。

“唉唉唉,小雷子到底怎么了你说清楚啊。”

小雷子是从小跟在燕启身边的小太监,对于这燕启的寝室自然是熟悉,顾不得回答燕启,拽着他就往后门跑去。

好在当初建造寝室的时候,燕启因为好玩开了一个后门,却不想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两人跑着燕启也总算问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之前时间不大,一群游侠突然闯进了皇子府一帮人喊着说什么杀了九皇子。

小雷子本以为只是毛贼瞎喊,原想让府卫打发了就是,却没想到出去一看黑压压不少人,顿时知道事情不好。不过百余人的府卫眼看着就要落败也就赶紧回来带着九皇子向外跑。

两人正说话间,一个蒙面人从暗处窜出,把两人吓了一跳。

两个人吓了一跳可黑衣人明显是有目的的,黑衣人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冲着燕启就冲了过来。

燕启从小吃喝玩乐什么都会,但是那里见过这种情况,好在小雷子反应及时,一把扑向了黑衣人。

这一扑却是正好抱住了黑衣人的大腿。

燕启反应过来却更是不知所措。

“殿下,赶紧跑,去皇宫哪里有护卫,快啊。”

小雷子大喊着,这也让燕启有了主心骨,他赶紧掉头就跑,虽然这些年燕启吃喝玩乐,但是身子还算好,不长时间就跑到了大街上。

此刻正是深夜燕都城内漆黑一片。燕启那分得清东西南北。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声音,他悲愤的吼了一嗓子:“老子不认识路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