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H系列辣文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言多必失”是为人处世的金句良言,所以墨依现在作为町里少有的持有铁饭碗的一员当然也是要谨记这个道理。

毕竟做人,无论是在哪个年代,还是哪个地方都是个玄妙且有趣的问题。

她并不算完人,也不是个烂好人,做不到讨好不了所有人,所以像她这般年纪转眼间从乡人爬到这个地位来,的确也是少不了其他人的眼红和妒忌。

于是墨依终究是要沉默而且要比以前更加谨慎,除非她能做出一定的成绩来。当然,她的这种谨慎在这些乡下武士面前,其实也不算多余。

做人做事,要有所长就必有所短,墨依十分清楚这个道理。虽然她精于算术,可就说在町里的事物,最简单的保境安民,剿灭山伏她其实除了围观呐喊外,更多的也是无能为力。

所以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她努力的在自己才到町里月余的时间,就把每个村子应该征收的粮食以及伊集院家的武士他们的春支取给计算的清清楚楚。

而这件事情做的的确也是完美,毋论伊集院家的武士们,就连町中奉行所的几位武士也是因为头一次春支取粮结算的如此及时,所以他们对墨依总算也开始有着几分交情。

这是一种天赋,在墨依完成了自己的职责后,这些乡下武士却也是庆幸有个如此的人才被派到自己的奉行所。

毕竟计算整个伊集院町附近所有武士的春支取粮本身就是个繁复的工作,几个奉行所的大老爷们常常捣鼓到夏收都不一定能让这些武士领完全,墨依也才来了一个星期的光景就已经收拾妥当,的确也算是不辱使命。

可是,坦白而言,早在她刚到伊集院町的两日之内,这些工作就已经很轻松的的完成了。但是墨依为了不太惊世骇俗,所以将已经收取的粮食和入库的粮食反复的检点,拖足了整整七日才将这份报告交给町中的奉行。

于是她的才能也算是终于发挥到了实处,生活也是趋于安稳,开始有了保障。

即使没有曾经在吉田城的尊贵,然而对于一个普通乡人而言,却也是梦寐以求的生活。

平淡才是真正的幸福,一个人一生所经过的最多。

只不过可惜的是,墨依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而这里,也仅仅只是遗传下来的基因的记忆回溯,仅仅只是她寻找先行者的礼物的方法。

平淡对于她而言仅仅只是暴风雨前的奏乐,

“你不能忘记自己,忘记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警示着自己的少女不曾懈怠,她唤醒着自己曾经训练的记忆,曾经的嗜血已经曾经的悲哀。

细长的刺剑飞快的刺入了稻草扎成的目标中,跟着弓步的收势以及接下来的小步伐的移动像足了神社巫女的舞蹈。

优雅,游刃有余,就像是一只舔着爪子不乖的猫!

墨依的步伐确实也是不输于黑暗舞者的轻盈,左手的怀刀即使未曾脱鞘,却也是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双手的挥舞,的确,对于墨依而言,两边都是可能出现的杀招,即使右手的刺剑奏响的是亡者的哀悼,左手的怀刀却也是不亚于临终的祷告。

这种剑式来临犹如晴空霹雳,银蛇飞舞。

闪电般的出手,闪电般的刺击。即使未曾流下任何一滴血,即使中者还未曾倒下,可是剑舞者却已将剑归鞘。

你的目的是什么,你又在寻找什么,即使你寻找到了你的一切,可是我的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墨依当然是想当着女研究员的面问出这些话来,这些把她制造出来的“神”心中的想法。

可是她清楚的认知到,自己仅仅只是人造人。

没有父母,没有血亲,仅仅只是基因工程的杰作,还是从试管培养出来。即使她拥有着两个秉异人生,可是这个两个人生的一切都不属于她自己,而是属于那个位置的海底实验室后面的神祗选民。

她是上帝的礼物,是大卫星计划研究的杰出成果!

而这里面的逻辑以及她自身的含义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是人吗?

墨依擦了擦眼睛,到底只有辛苦训练才能忘记这些本身认知的哲学范畴。

而今她的目的仅仅只是寻找隐藏在失落文明中的密码,解开这个世界的终极,而不是去自我烦扰。

所以,她的剑术恢复,并不在于人生意义的思考,而是在于身体的恢复和协调性的掌控。

如今也是春暖花开,阳春三月,幸福的日子就像是川上川的水般晶莹剔透。

水中的鱼没有烦扰,可是这世间的凡人却是忧愁苦多。

这世道,民风淳朴仅仅只是一个最不好笑的笑话。

要知道穷山恶水出刁民,而在讲究武力至上的乱世,又有几个人会去遵守早已式微的律法。

民即是匪,匪即是民,在没有秩序,没有律法的世界,便只剩下了弱肉强食!

弱者只能是成为路边的枯骨,而这些山民用来活命以及延续的办法,当然是用无辜的亡者的哀嚎和已经死去路人亲者的哭泣。

他们当然是群可怜的人,的确是穷甚至是落魄到卖儿鬻女。

可是到底又会有哪个圣母去可怜他们呢?

到底,这个世界需要归于秩序,所以町中的奉行众从一开始便与这些乡民水火不容。

然而,有着妻儿老小的武士,当然也会有着顾忌。

即使是奉行所最勇敢的男人,也不会让自己白白死在乡民的械斗中,因为这是耻辱。

而武士们如果要去死,理所当然也是要战死在开疆扩土的战场,因为这样,家中才会得到抚恤和足够的尊敬!

可是山里面的厮杀,又有哪敢竹枪会长眼。于是这些勇敢的武士们也是形成了一种默契,那就是只要山民不惹事,他们也不会去找他们麻烦的妥协。

本身,大伙也是互不打搅,相安无事。

可是到底现今才是开春,而初春恰巧也是一年中最饿的日子。

农民当然还能挖挖野菜做到勉强糊口,可是山里的那些穷疯的匪徒,只有把刀子磨得尖利!

墨依当然也是瞧着了桌上的这张命令,心里不算太愉快,不识字的武士挤过来也是眼巴巴的看着墨依还以为有什么奖赏。

可是这张告示却是伊集院家家主伊集院忠栋的命令,是关于彻查岛津家某位旗本武士丧生的原因。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