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公和我的那些事差点被婆婆发现

昨天,李克穆接到朱健的通知后,虽是惊喜交加,可仍有些将信将疑。

毕竟他们之前也通过一些关系想打通环节,可都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本来他也没有需要我们出面帮忙的这个念头,但知道我们是一片好心,出于客气和感动,所以那天并没有当面拒绝我们的提议,可这还不到一天的功夫,朱健就信心百倍的跟他打包票,说我们公司刘总拜托的事情,没有搞不定的,放心大胆的去办手续吧!

李克穆到不是怀疑朱健的办事能力,但对于朱健口中的我,确实不了解,只知道我从京都总公司调任到南海时间不久,理所当然的认为我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如果说是朱健的关系,还有可能靠谱一点,毕竟他是本地人嘛!可是听朱健的口气,完全是是我这个到任不久的新总经理帮忙搞定的,心中不免猜疑,难道这人有通天的本领?

今天,李克穆是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刚一上班,就带人赶到发改局。没曾想,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事情出奇的顺利,不到一个上午,就把项目审批的手续完全办好了。

下午,李克穆在朱健的陪同下,就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此刻的李克穆,那是满脸春风,喜气洋洋,与昨天满脸忧愁、神情肃穆的表情截然不同。进了办公室,鞠躬不停,语气诚恳,连声向我道谢:“刘总,刘总啊!真是万分感谢啊!想不到,您想人所想,急人所急,本来是不关您的事情,可您侠道热肠。帮我们解决了这么大的一个难题,您说要我们怎么感谢您才好啊!”

我热情的招呼李克穆就坐,一边谦虚的说道:“李总,千万不要这么客气!贵公司是我们的老客户了,彼此也算是老朋友了吧!如果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倒也算了,既然知道了一些情况。手边刚好又有这样的资源,举手之劳而已,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啊!”

见我虽然年轻,却处事得体,居功不自傲,李克穆心中对我更增添一份敬佩。而我刚刚这句客套的话语,却让他深有感触,情不自禁的说道:“刘总。你这话说的太轻巧了啊!您是不知道,自从这个事情出来后,公司上下,自戴总起,人人开动脑筋,个个挖空心思,托亲戚朋友、找熟人关系,那可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曲曲折折,坎坎坷坷的。个中辛酸真是不堪回首啊!可到最后,我们再怎么努力,却抵不上您刚刚那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啊!”

“哪里,哪里!李总,你这话言重了!如果不是你们前期那么辛苦的努力做铺垫,我就是再有本事。也不一定起到作用啊!我啊,只是赶巧了时机,就要水到渠成的时候,我挖了最后那一锹土而已。所以说,这功劳啊。您可千万别记在我一个人身上!”

李克穆对我摆摆手:“刘总,您不要太谦虚了!任您怎么说,您的这份情谊,裕达建设可是牢记在心了!公司戴志成总经理闻听此事已经办成功了,那副高兴的样子,您是没有见着啊!这要不是碰巧来了一个重要客户到访,他现在就已经到您办公室,亲自向您道谢了。”

“哎呀,这可不敢当,不敢劳动戴总大驾,您这次回去帮我带句话给戴总,他的心意我领了,来日方长,有时间,我一定会到贵公司亲自拜访戴总!”

“刘总,您的这句话,我一定帮您带到。可我这次来,是奉了戴总的指示的。戴总今晚在滨海大酒店备了晚宴,亲自款待您和贵公司的其他同事,他可是要当面答谢您,请您今晚务必赏脸!来之前,戴总是给我下了死命令的,如果请不到您,我就不用回公司干了,他亲自过来请您!”

李克穆的热情邀请,戴志成总经理的盛情难却,加之设宴地点又在路明非的酒店内,我纵使再想推脱,也得给这个帮了大忙的兄弟酒店去捧捧场吧。

我望了一眼在一旁坐着的朱健,征询他的意见,他马上笑着耸耸肩,摊开双手,露出一副“您决定”的神态。于是,我就没有推辞,爽快答应了戴总的邀请。

李克穆见我答应赴宴,大喜过望,连忙起身告辞,说马上回去向戴总复命,然后立刻着手准备晚上的宴会事情。

看他一副又是兴奋又是焦急的样子,我也就没有再挽留他,嘱咐了朱健代我将李总送出公司大楼。

李克穆急忙示意朱健留步,不用相送,然后转身离开,朱健礼貌性的送到我办公室门口,与李克穆握手道别,目送着李克穆的身影消失在走道,然后转身进来,笑着对我说道:“刘总,想不到这次能够这样圆满解决裕达建设的事情啊!这要是搁在以前,我们是想都不敢想啊!这件事情我相信很快就会在行业内传开,我们公司的声誉将达到一个不可估量的高度啊!”

听到朱健这么一说,我收起刚刚的笑容,严肃的说道:“朱总,我们可不要盲目乐观啊!你仔细想想,如果只凭我们自己的本事,能帮他们渡过这次的难关吗?还得说我们靠的是运气啊!我们切不可沾沾自喜,沽名钓誉啊!”

朱健见我忽然态度严肃起来,心中一禀,低头仔细一想,事实确实如我所说的那样,也连忙收起笑容:“是啊!刘总,你提醒的对啊!看来,我是要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这刚刚有点成绩,就开始养成骄傲自满的情绪了!”

“不仅仅是你要反省,我自己更要深刻反省。昨天,张文彬张总在电话里就好好的教育了我一番。朱总,近来我们的开展的各项工作太过于顺利了,我有些忘乎所以,自鸣得意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除了电脑换代销售,是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获得了一定的成绩外。其他各项成绩的取得,包括这次裕达建设的事情,运气这两个字在里面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你说是不是?”

朱健内心虽然认可我的观点,但内心还是有一点不服气:“刘总,你说的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可是,我们目前取得的成绩。也不完全都是靠运气吧?俗话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啊!如果把眼前的成绩完全归结到运气两个字上面,那也完全说不过去啊!那怎么没看到别人有这个运气呢?未必这世上的好运气,都归了你刘总一个人了么?”

听着朱健这一番反驳的话语,我好不容易紧绷下来的脸色又松懈下来,我不禁笑了起来:“朱总,你就别绕着弯子夸我了!我这身子骨有几斤几两,我自己清楚的很呢!总之一句话,你。还有范总、周总、赵明俊、于涛他们,公司上上下下的全体人员,为公司的发展,确实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能够在短时间内打开局面,取得成绩,为之付出的心血和努力是不能抹灭的。但运气这两个字,我们始终也是绕不开的。不可能去否认的。关键是接下来,我们要把运气带来的好局面。努力维持下去,发展下去,我们这些了解内情的高管,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啊!”

我这番语重心长的话语,说的朱健不住的点头,神情也慢慢凝重起来:“刘总。你这番话说的太对了。我们确实不能被眼前的成绩冲昏了头脑,时时刻刻要保持戒骄戒躁,谦虚谨慎的态度,不能毁掉了眼前的大好局面啊!不过,刘总”朱健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既然这样。你又何必答应戴总的邀请呢?”。

我知道朱健的疑惑,于是反问他:“朱总,你还记得吗?我刚到南海分公司上任时,就跟你拟定过一个计划表,准备挨家走访公司的老客户,目的是稳定客源,传递信息,增添彼此的感情。可上任之后,由于手中急迫的事情太多,一直都没有开始实施这个计划啊!”

朱健凝神一想,立刻想到了我此举的用意:“是啊,刘总,是有这么一回事,你不提我还真给忘了。啊!我明白了,你是想把这次拜访裕达建设作为一个契机,开始正式实施这个计划吗?”

“对!我想,是时候开始启动这个计划了。毕竟客户才是我们持续发展最为重要的基础,如果不把这个基础打牢了,仅仅依靠着好运气,我们撑不了多久的。这,才是眼下我们最需要开展的工作!借着这次机会,朱总,你接下来好好安排一下,我和你一起,把我们的客户全都重新走访一遍吧!”

朱健一边点着头,一边说道:“好的,刘总,你放心,明天我就着手安排这个事情!对了,刘总,今晚的宴请,就你我两个人去吗?”

听着朱健的提问,我有点不解:“怎么?朱总,我们两个人去不合适吗?难道还要带着大队人马杀过去吗?我们这是去喝酒呢?还是去打架啊?”

朱健知道我误会了他的话语,赶忙解释:“刘总,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今晚的宴请,戴总那边肯定会精心安排,他们那边的酒量我可见识过的,上回我跟秦总那是栽过跟头的,记忆犹新啊!我知道你的酒量高,不担心这个,可我的酒量不行呀,这万一没有其他人保驾护航的,只怕我们两个会当场献丑的啊!”

我听明白了朱健的意思,想想也是有点犯愁。我最近喝酒的状态不是很好,上回尽管有情绪上的原因,但只是一点啤酒,就可以把我搞得昏天黑地的,而今天这样的场合,估计白酒不会少喝,即便我们是客人,可以找一些理由婉言拒绝,但真这样又会扫了主人的兴致。

我摸摸头皮,有点无可奈何的对朱健说道:“朱总,你想的比我周到!今晚他们肯定会很热情,喝酒是免不了的,可我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推脱啊。要不,你看着办吧!”

朱健想了想:“刘总,要说我们分公司喝酒厉害的人吧,除了你之外,当属范总了,要不”

没等朱健说完,我立刻否决他的建议:“朱总,还是不要麻烦范总了吧!未必我们还要女同志来保驾护航啊,传出去多丢人啊?再者,这是业务上的事情,范总主管行政,这也不在她工作范围内,要选人吧,我看只能从你的业务部门挑人,比如赵明俊、于涛啊!”

朱健见我否决他的提议,也不跟我争辩:“既然刘总这么说,那我叫上赵明俊和于涛吧!于涛酒量还是不错,到底是东北汉子嘛!可就我们这一堆绿叶,怎么也需要一支红花衬托吧!要不,叫上杨欣吧,她酒量也不错啊!”

“我说,朱总,我算是服了你了!就这阵势,还要女同志来衬托我们啊!得嘞,这些事情你去安排吧,我就不操心了!”

话虽是如此,可真到了晚宴的现场,我还真的不能不佩服朱健考虑周到。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