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春情

94.

按照来时原路返回, 大地已经没有当初雪白到眼瞎。% 广袤的空间里绿意盎然,埃泽雷大陆姹紫嫣红, 原始大陆最初的魅力在森林的每一片叶子中欢快悦动。

真美。

把风吹的十一飘动吹到嘴里的碎发扒拉开。长了。亓官临白拍拍身下白狼, 两人降落到地上。

“就这儿吧。”

悬崖峭壁,山风呼啸着, 和天空上的风没多少差别。光秃秃的山壁上只有几棵歪七扭八树。

时间已经不早了, 太阳下了山,外面似火烧一般,将半边天空染的通红。亓官临白皱眉, 他对这样的天空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之前他对夕阳西下时的天还喜欢的紧,现在却……

【感觉大战将至。】

即使不说,亓官临白现在也能分清让脑海中说话的到底是晋江系统还是世界意识。

世界意识分出“恶意”之后,为了防止被吞噬,到时候对这个世界造成不可磨灭的打击, 世界意识已经放弃了对世界的控制, 因而现在这片大陆发生了什么, 有什么事,世界意识一点也不知道了。

修身养性,已经被它发挥到极致。

‘你别乌鸦嘴啊, 我还是像安安静静生活呢。’亓官临白嘶了一声,感觉有点牙疼。所谓大战,他现在的印象不过是巫殿下面那神奇壁画中的兽潮。

“好了。今晚就在这里住一晚吧。”易川从山洞里出来,有些灰头土脸, 估计这山洞已经许久没人住了。

“你去打猎吧,今天做个叫花鸡,回去给你做大餐吃。我继续收拾一下。”亓官临白伸手给他把脸上一抹灰抹掉。笑了笑,这人就算脸上沾灰了也依旧好帅。

“好。”易川四处走了一圈,留下自己的气味和能力。以防伴侣发生了什么事可以及时赶回来。

亓官临白转身进到洞里,里面已经被易川打扫的很干净了,他把空间里家居拿出来,床单选了黑色,耐脏又……只能说易川的某些恶趣味,他很喜欢伴侣白皙的肌肤在黑色床单上扭动的样子。

把毛巾被拿出来,锅碗瓢盆整齐放在一边。易川还垒了一个简易火灶,这样子他们做饭就很方便。

他的空间里有不少肉菜,经历了末世,吃东西都要计算清楚,喝水也要计算好每天喝几口。现在亓官临白已经变成仓鼠性子,什么东西都喜欢收藏起来,更何况他现在有系统这么好用便利的系统空间!

亓官临白哼着歌儿,一直不怎么听歌,这首也不过是因为是随便听了一耳朵记住了旋律,因此他只能根据旋律随便往里面填歌词。

“有一天我看到了阳光~不知道你也爱吃鸡蛋~啦啦啦啦~喜欢煎蛋还是煮蛋~啦啦啦啦~其实都很好吃……”

要是原唱来了大概也听不出是自己的歌。

边唱着歌儿边将锅子加热放油。猪油一直都有,他每次用完都会重新炼油,吃了这么久,系统也给他检查过身体,居然没有吃动物油而带来的伤害。说明这片大陆和那个世界真的不一样。

将番茄切块,他要做一个番茄鸡蛋的卤,焖米饭来不及了,就做打卤面好了。打卤面配叫花鸡……感觉很有feel!

天气很热,除了热汤面还要做凉面。番茄鸡蛋的凉面也很好吃。

锅里面番茄卤已经在熬,淡淡的酸香传出来,口水快速充盈口腔。继续哼着歌儿亓官临白把凉粉晶拿出来微微烤一下,要是烤过头就会变成那次在摊子上吃的那种,有些像饮料的东西。

咚咚咚,钢刀一刻不停,落在案板上发出一阵干脆利落的声音。一时间洞穴中只剩下切菜声。

洞口有一个小脑袋探进来,闻到空气中味道,一双黑豆眼睛发亮。然后爪子小心翼翼往洞穴里面移动,坚定的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毛茸茸黄.色的小身体,蹭着山洞里的墙壁,屏住呼吸,圆滚的身体居然被提起来。小爪子碰到石子,石子滚动发出细微的声音。“啾!”小东西发出一声警告,突然想起自己在做的事情,马上捂住嘴,往那边看看。

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从它头上投下来,一只手毫不留情捏住它脖子。

“这是什么?”亓官临白知道易川回来,抬起头,对方提着一只小东西皱眉。那么大一个人,手上一只小小的,反差很大,看起来还挺萌。

“不知道。”易川看了眼手中的小东西,像个小崽子。他留在洞穴外面的能力突然有了警示,打猎的时候能力突然躁动,这说明有人闯进了洞穴。

易川马不停蹄赶回来,长毛咕都没打。就闻到了洞穴中有细小的一点点陌生气味。

亓官临白走过去,好奇地戳了戳易川手上的黄.色毛团子。

“啾~”那小毛团讨好地叫了一声,用黑亮的眼睛看着亓官临白。

“这是什么呀?好可爱。”像小鸡崽子。不过和鸡崽子长得不一样,身体黄.色毛茸茸的,额头上却有几根与众不同的羽毛。

亓官临白小心翼翼用手拨了拨,不同于它身上软乎乎的绒毛,小鸡崽子头顶上几根羽毛呈金黄.色,有些硬,像是硬羽。光底下流光滑过。

“啾啾~”小东西叫着,似乎一点也不怕生。亓官临白还怕着小东西啄他,没想到对方还挺舒服的样子。

“你是什么品种啊?是长毛咕吗?”鸡崽子嘛,说不定就是长毛咕幼崽,头上不过是变异的硬羽吧?

“啾!”小鸡崽严肃(?)的叫嚷着摇头。

亓官临白好奇,这小家伙能听懂他说什么?刚想说话,易川就一手搂着他肩膀将他转了一圈,“你的饭要糊了。”

“啊对!我的卤!”亓官临白连忙去看自己的番茄鸡蛋卤。还好看的及时,火灭掉后酸香可口的打卤就做好了。

水也开了。

“你去煮面,我要和小东西玩一会儿。”亓官临白拍拍易川,既然没有主菜,那晚上他们只能吃面条填肚子了。

易川黑着脸,本来他要将手里的小东西扔出去,雄性特有的敏.感发现伴侣的注意力都在这小东西身上了!结果还没动作,鸡崽子嚎啕大叫起来,啾啾啾的十分尖利,还烦人。然后他伴侣就过来了。

居然告状!易川狠狠瞪了鸡崽子一眼,居然从对方眼中看到一次狡黠。

“你就是故意的吧?”等到易川走了,亓官临白抱着鸡崽子,抚.摸它柔顺的羽毛。鸡崽子在他手中啾啾叫着。“你到底是什么品种呢?”

刚才询问了世界意识,对方也不知道,毕竟它很久都没管过这个世界了。拨乱反正都没有,这么小的生物又怎么可能知道。

应该和长毛咕血缘(?)关系?

亓官临白想了想,这片大陆除了兽人外再没有开了智的生物,那这小东西会不会是什么部落的兽人幼崽?一会儿可以去问问易川,什么兽人的幼崽是小黄鸡造型。

一边撸鸡撸的带感,另一边易川的低气压都要凝结成实体滴落下来了。

易川黑着脸,本来他要将手里的小东西扔出去,雄性特有的敏.感发现伴侣的注意力都在这小东西身上了!结果还没动作,鸡崽子嚎啕大叫起来,啾啾啾的十分尖利,还烦人。然后他伴侣就过来了。

居然告状!易川狠狠瞪了鸡崽子一眼,居然从对方眼中看到一次狡黠。

“你就是故意的吧?”等到易川走了,亓官临白抱着鸡崽子,抚.摸它柔顺的羽毛。鸡崽子在他手中啾啾叫着。“你到底是什么品种呢?”

刚才询问了世界意识,对方也不知道,毕竟它很久都没管过这个世界了。拨乱反正都没有,这么小的生物又怎么可能知道。

应该和长毛咕血缘(?)关系?

亓官临白想了想,这片大陆除了兽人外再没有开了智的生物,那这小东西会不会是什么部落的兽人幼崽?一会儿可以去问问易川,什么兽人的幼崽是小黄鸡造型。

一边撸鸡撸的带感,另一边易川的低气压都要凝结成实体滴落下来了。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