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两只大白兔奶尖

朱刚烈伸手将张厚才扶起来,对着他说道:“厚才不必谦虚,你既然为他们做了这样的事,那就应该让他们知道,不然,他们怎么知道去感恩,怎么知道他们与其它人其实没有区别,只因为你替他们求了情,才会有改过自新的机会。”

说完后他看到张厚才张嘴欲辨,打断道:“好了,此事已经说清,再多说就无益了。还是先将药水分给众兄弟服下吧!”

张厚才闻言不再说话,连忙将刚刚拿来的大碗分发到伤势不重的兄弟手上,让他们自己去取药水服用,然后又交代他们服用之后,帮助伤势较重的兄弟取来药水给他们服下。

没多久,已经臣服朱刚烈的二百多人就全部服下了药水,身体都恢复了不少,伤势较轻的一部分人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而伤势较重的那部分人,此时也都感觉到自己的伤势正在慢慢的恢复中。

朱刚烈看到众人都服下了药水,心想:“有了这些人的加入,距离完成任务3需要的五百人也就差一百多人了。”

想到这儿?,他把目光看向了还剩下的那些俘虏,对身边的张厚才问道:“厚才这些人你应该认识不少吧!看看这些人里面有没有品行还可以的,有没有可能把他们劝降?”

张厚才在人群中扫了一眼,然后在朱刚烈耳边密语了几句。

朱刚烈会意的点了点头,就吩咐铁翼和高明等人去将所有的俘虏分开来询问,等铁翼等人领命去询问俘虏的时候,朱刚烈也带着张厚才和新投靠他的几个黑风山头目,将俘虏中几个在他们认知中比较正派的人聚到了一起。

朱刚烈看着眼前的几个山贼头目,说道:“你们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大恶之人,现在我给你们一次机会,将剩下的那些人中所有在山寨中被人欺负,和不被首领喜欢的人都给我找出来,如果你们能够让我满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们一次活命的机会!”

那几个山贼头目见状,连忙七嘴八舌的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朱刚烈他们。等他们全部叙述完之后,朱刚烈让张厚才等人将他们带到黑风山议事厅去等着,然后他骑着避水金睛兽向高明和高觉所在的地方走去。

不一会儿,他来到了高明他们身边下了避水金睛兽,对着高明问道:“怎么样?都问完了吗?有多少可用之人?”

正在和高觉询问俘虏的高明,见朱刚烈过来问话,连忙回道:“启禀主公,属下等人基本上已经问完了,经过对比后,属下等人觉得有二百多人可以为主公所用。”

朱刚烈闻言又将自己刚刚从那几个山贼头目口中得到的信息告诉了高明他们,然后问道:“这几人的信息,跟你们这边得到的信息对的上吗?”

高明和高觉对视一眼,心中快速的将两方的信息对比了一下,发现这两份信息基本上相同,想来其可信度非常高,于是两人相视点了点头,高明对着朱刚烈说道:“主公你给的这些信息,与我们的信息基本上差不多,可信度非常高。”

朱刚烈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把能收的都收了吧!至于那些不能收的,到时候你让人把他们都集中起来,我另有用处!”

在高明他们领命之后,朱刚烈又他们说道:“把这些事情办完后,就把这黑风山收拾收拾,我们今天晚上在这过夜,明天早上再出发去北海。”

高明闻言刚刚要答应,却突然想起一事来,连忙提醒朱刚烈道:“主公,我们来之前听到那陈军说今天那个西岐的辛甲要来拿货,但是到了这时候都没来,这应该是陈军用来骗其它人的,但是在这黑风山的地牢里,确实是有他们抓来的奴隶,还请主公明示,这些人我们该如何处理?”

朱刚烈听到高明一说,也记起来这陈军之所以要把他的那些同行都干掉,就是因为他们手中的这些奴隶引起的,刚刚他一心想着要完成任务,就把这事情给忘到脑后去了。

想了一下后,朱刚烈对高明说道:“先不要管他们,之前是怎么样处理的,现在还怎么处理,等下我去问问张厚才,那个辛甲什么时候到黑风山来取货,到时候我们把他们一起干掉!”

高明闻言心中一惊,说道:“主公,我们这么做恐怕有些不妥吧!毕竟那辛甲是西伯侯的人,而西伯侯是我大商属臣,到时候大王怪罪下来……”

还没等高明把话说完,朱刚烈就打断道:“这个不用担心,我们在这种地方杀了他辛甲,别说那西伯侯不知道是我们干的,就算他知道是我们干的又如何?他难道还敢去大王那告我们不成!就算他去了,到时候大王信不信他还是一回事呢!”

高明虽然听朱刚烈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还是觉得那里有点不对劲,于是继续劝道:“请主公三思啊!就算那西伯侯不敢去大王面前告状,但以他的威望和势力在暗地里阴我们一把,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也承受不起啊!”

朱刚烈闻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这你就更加不用担心了,我们这次去北海没个三五年绝对回不来,而一旦我们到了北海,他西伯侯的手伸的再长也拿我们没办法,因为我们去投靠的是大商太师。”

说完之后朱刚烈看高明还要再劝,连忙说道:“你就放心吧!这事只要咱们做的够干净,就不会有人发现的,就算发现了也没事,不是还有我师傅在前面顶着吗!你先去把那些俘虏安排好吧!我去问下张厚才他们知不知道那辛甲什么时候来!”说完不等高明答话,就跨上避水金睛兽走了!

只留下高明和高觉两兄弟这那面面相觑,良久高觉才对着高明劝道:“大哥你就听主公的吧!他既然说没事了,那肯定就没有事!想那么多干什么。”

高明闻言一巴掌拍在高觉老脑上骂道:“你懂什么!那西伯侯好歹也是四大诸侯之一,主公要是真杀了他的心腹大将,他能忍着不管?到时候肯定会派人追查是谁杀的,你认为他们查的到查不到?”

高觉摸了摸被打的老脑,说道:“呵呵,主公刚刚不是说了吗!只要咱们到了北海,管他们查的到查不到了。”

高明无语的看着自家兄弟,摇了摇头说道:“唉!但愿真如主公说的那样吧!好了,我们赶紧去把主公安排的事办了,现在主公手下的能人越来越多,我们再不多表现表现,将来可要被别人取代的!”(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