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插着我一千多下

“嗯,马准备去过安检了。wenxue6.com ”

佟慕南说完这句话之后,机场大厅里面已经开始播报了登机的声音,在秘书的一再催促下,佟慕南开始依依不舍地跟舒解语告别:“解语,我现在要去过安检了,我把电话给给挂了。”

舒解语听到佟慕南说的话之后,轻轻地“嗯”了一声,便主动挂断了电话。

舒忠还有舒子馨带小白小晴都在不停地打闹着,只有舒解语一个人坐在沙发那里,感慨万千。

婚礼现场,好不容易把舒子馨才家里面接过来的舒解语带到了江家。

江氏公司大大小小的员工这个时候都开到江家,王叔在江予澈还没有进场地时候,悄悄地拦住了他:

“予澈,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江予澈看了一眼王叔,又看了一眼在对面等着的舒解语父女两个,他拦住王叔要说的话,对他说:“王叔,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我结婚这件事情重要,你赶紧回到自己位子去!”

说着,便让管家把王叔带到观众席那里。

王叔是不肯离开,他表情有些焦急地说:“哎呀予澈!今天佟慕南那边的人送过来了一份合同,面是江氏百分之五十的股权让渡书!”

江予澈本来把视线完完全全地都放在了对面的舒解语身,可是听到王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江予澈明显一愣:“你说什么?佟慕南让人送过来了一份股权让渡书?”

“对啊!我说吧,这件事情重要吧?她把所有的股权,全部交给了你!”

“这……”江予澈想开口问一些具体的问题,可是这个时候音乐按照计划的时间响了起来,江予澈没有办法,只好看了王叔一眼,然后挥了挥手,让王叔先回到自己位子,等一会再说这件事情。

管家见状,唯恐王叔耽误了江予澈去迎娶舒解语,他连忙拦住王叔,然后客客气气地说:“我说王先生,您还是先坐下吧!公司里面的事情,等过了今天再说。”

“哎你不是……”王叔本来还不想离开,可是眼看着管家这一副不送拒绝的样子,王叔无奈,只好乖乖地坐了回去。

王校长此时一本正经的穿着伴郎服站在了江予澈的身边,他推了推鼻梁的眼镜,然后走到江予澈身边先生提醒“江总,这个时候一定要严肃而又不失幽默,重要的是,一定要集自己的精力!千万不要东张西望!”

王校长之所以这么告诫江予澈是有自己的原因的,自己曾经是在迎娶林小婉的婚礼只是小小地走了一个神,被林小婉一直怪罪到了现在。

江予澈看了王校长一眼,然后有些嫌弃的说:“道理我都懂,可是你为什么要假装自己是未婚,非要凑过来当我的伴郎呢?”

王校长这个时候有些得意地摆弄了一下自己脖子的蝴蝶结:“体验一把单身的生活嘛,再说了,小婉已经怀孕了,今天正在医院那里保胎,不能过来嘛!”

江予澈白了王校长一眼,便没有再说话。

舒振天把自己的胳膊朝着舒解语伸了过去,他看了一眼身穿洁白婚纱的舒解语,眼眶红红的:“来吧,解语,我送你过去。”

舒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鼻子突然一酸,眼泪差一点没有掉下来。

“哎哎哎,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掉眼泪啊!今天是一个大喜的日子,所以,千万不要哭!”

舒振天一边跟舒解语这样说着一边眼眶里集结的水汽却越来越多。

舒解语破涕为笑,她点了点头,便把自己的手,轻轻地挎住了舒振天的胳膊。

两个人看着前方,舒解语看着在正前方站着的,等待着自己的江予澈,突然间笑了笑。

舒振天一步一步地朝前走着,这是他这辈子走路最慢的时候,江家后花园里,几百号的人都在注视着舒解语还有江予澈两个人,所有的人都知道,眼前的这对新人,是经历了多少的折磨还有痛苦,才有了今天这样的一个结局。

舒振天把舒解语的手轻轻地交到了江予澈的手里,他意味深长地对江予澈说:“予澈啊,曾经我不想相信,我不想因为你会给我女儿幸福,我甚至认为,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有可能给我女儿幸福,但是你偏偏不行!”

舒振天说这句话的时候,江予澈低着头,老老实实地听着。

舒解语看到这一副景象之后,偷偷地用胳膊肘戳了戳舒振天的胳膊,让他不要跟江予澈说那么重的话。

舒振天看了一眼舒解语,没有回答她,只是转过头来接着对江予澈说:“不过,你算是看明白了,你们俩应该是几世才修过来的缘分,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阻拦你们,予澈,我这一次把我的女儿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她。”

舒振天说着,抓住舒解语的手,把它轻轻地放在了江予澈的手掌心里。

江予澈紧紧握住舒解语的手,然后抬头,郑重其事地说:“您放心吧,舒伯父……”

“去!还叫什么舒伯父!”舒振天突然瞪了江予澈一眼,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江予澈愣了一下,随即一拍脑门:“不对!是爸!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解语幸福的!”

听到江予澈的这一声“爸”之后,舒振天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把舒解语交给了江予澈之后,便转身回到了宾客席。

江予澈把舒振天和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胳膊,他侧头看着一脸笑容的舒解语,突然间开口:“解语,你现在紧张吗?”

舒解语听到江予澈说的这句话之后,故作镇静地说:“切,我能紧张什么啊!”

江予澈看着舒振天和冷静的侧脸,忍不住在心底里为自己擦了一把汗,自己真的应该好好加强一下自己的心里承受能力了,这也算是自己头一回结婚,他怎么那么紧张呢?

“予澈。”

舒解语眼睛看着前方突然叫住了江予澈的名字。

“我爱你。”

江予澈笑了笑,然后说道:

“傻瓜,我也爱你。”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