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漫画全彩本漫画

第七十九章: 爱他清纯不做作(十)

像是有烟花在脑海炸响, 一片璀璨的光。

亓官隐揉在叶景黎后颈的手倏地停下了动作, 掌心的温度像是一团火, 熨帖着赤.裸的肌肤, 撩的心火烧灼。

唇角一点一点扬起,眼底的火光却渐渐深浓, 亓官隐微微俯下了身, 内心沸腾的控制欲第一次不加掩饰地完全显露出来,指尖沿着细腻的皮肤滑动, 最终在少年的脖颈停留。

骨节分明的手往上, 擒住了他的下巴。

“小东西……”

亓官隐轻轻开口,性感的三个字仿佛喟叹,他紧紧盯着叶景黎波光潋滟的眼,拇指指腹力道有些重地摩挲着少年的唇。

完美的唇形被吸允成了艳色, 那是刚刚自己取得的战果。

亓官隐眸色深了几分,另一只手则顺着身上人流畅的背脊线条而下,往那手感完美的地方而去。

“你在……撩拨我?”

唇瓣缓缓贴上少年晕红的耳垂, 尾音夹杂着湿热的气息消失在耳后。

叶景黎唇角笑意扩大了几分, 被诱惑一般缓缓闭上了眼。

又猛地睁开!

猝不及防之下, 碎逸的呻.吟几乎脱口而出。

劲瘦的腰身不知何时已被亓官隐紧紧擒住, 整个人被猛地往下按去。

放松的身体倏地绷紧, 凿进体内的力道太过惊人,叶景黎头皮一阵发麻, 被这突然的攻击刺激地几乎要掉下泪来。

“撩了不跑, 胆子挺大。”

一阵低沉的笑声响在耳边, 亓官隐像是一头终于睁开眼睛的兽,将觊觎良久的猎物按在了爪下。

美味当前,猛兽舔了舔唇,慢慢享用。

=================

“我又不会吃了你!”

司希玥瞪大了眼睛,怒火隐隐燃烧。

不过是帮个忙,举手之劳而已,凭什么拒绝?!

叶景黎捏了捏鼻梁,额际的青筋几乎要蹦跶着揭竿而起。

任谁一大早被堵在电梯里进退不得,也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尤其这人还是他认定早已撕破脸的存在。

原本的好心情消失殆尽,叶景黎掏出手机按了几下,这才拧着眉看向对面挤进电梯里来的司希玥,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司希玥眼角几乎要沁出泪来,像是被欺负了一般:“我是你叔叔!”

“和侄子未婚夫勾搭在一起的叔叔?”

叶景黎抬高了下巴,眼底的厌恶和不屑丝毫不加掩饰。

“只是帮我个小忙,对你只有好处!只要雁昀父母不再反对,我就可以搬出司家,不也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司希玥目光灼灼,寸步不让,司楚不是一直把自己视为眼中钉吗?现在自己要主动离开司家,他还有什么好不满推脱的?!

如果不是雁昀不愿意主动开口,他又何必来自取其辱地求他!

“你还没这么重要。”

叶景黎扫了眼显示的电梯楼层,倏地勾了唇,从上到下将司希玥打量了一番,目光露骨,眉峰也微微抬起:“走不走,都影响不到我,这件事真正在乎的只有你,不是吗?”

司希玥睁大了眼,眼底几乎沁出了鲜红的血丝,他想要反驳,却无话可说。

他说的没有错,真正在乎的,只有自己。

雁昀不在乎,所以他百般推脱,司北城和杨悦不在乎,人在旅途眼不见心不烦,对面的司楚更加不在乎,甚至对自己的窘境乐见其成。

真正在乎的只有自己。

想要得到爱人父母认可的只有自己,想要搬出司家的只有自己,想要和爱人住在一起的,也只有自己。

司希玥闭了闭眼,心脏霎时间鲜血淋漓。

唇色一片惨白,司希玥难得在叶景黎面前显露出一丝脆弱,道:“你已经拥有了那么多,就真的……不能帮帮我吗?”

“帮你在雁昀父母面前说好话?说这件事错不在你,只是情不自禁?”

叶景黎掀了掀眉,唇角也讥诮地勾了起来。

司希玥抿了抿唇,对面人的目光让他有种被羞辱的愤怒,但为了和雁昀的未来,他愿意忍。

深吸了一口气,司希玥点了点头。

只要雁昀的父母不再是阻碍,他和雁昀一定就能回到过去,温柔体贴,无比甜蜜。

“你做梦。”

叶景黎依旧是满脸含笑,说出口的话却凌厉如刀。

“雁昀对我而言一文不值,你也是,想要我伸出援手?我只会拍手称快。”

“你!”

“对,我。”

叶景黎惬意地往后一靠,摊了摊手:“司希玥,我不吃你隐忍单纯的那一套,这里没外人,装的累不累?”

眼神几乎是扭曲了一瞬,司希玥攥紧了双拳,“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

叶景黎嗤笑一声,犀利的目光几乎要撕碎司希玥极力遮掩的遮羞布:“那你告诉我,从小见惯风月的你,是怎么做到碰一下男人的手,就面红耳赤说要负责的?”

像是有炸.弹在脑海炸响,司希玥表情倏地一片空白。

那些晦涩阴暗的、被发誓永世掩埋的记忆,就这样猝不及防被扯了出来。

心口窒息一般刺痛,司希玥情不自禁按住心脏,脸上毫无血色。

“你用了多少心机手段俘获雁昀,我都毫不介意,但你不该把心思动到我的头上。”

叶景黎一步步上前,逼近到司希玥的身前,个子较高的缘故,几乎是用居高临下的姿态将他苍白的面容尽收眼底。

“你要单纯善良,那就装到底。”

叶景黎单手撑在电梯门上,气势凌然地将司希玥困在自己和电梯门之间,精致的面容带着掩不住的煞气。

“让我做恶人,成全你的纤尘不染?”

叶景黎眼底的光芒摄人,伸手按开了电梯门,擦肩而过时,在失魂落魄的司希玥耳边道:“梦该醒醒了。”

恰是上班时间,偌大的办公区内人人刚要进入工作状态,就见表情狼狈的司希玥苍白着一张脸,摇摇欲坠地往叶景黎的办公室而去。

各种八卦疑惑的视线在空中无声交流了几瞬,但碍于还是上班时间,只能咽下好奇心,专心到工作之中。

办公室大门被忽然打开,叶景黎抬头看去,挑起一边眉毛,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

司希玥关上门,阻隔了外面似有似无的打量的视线。

上前几步,咬着牙来到叶景黎的桌前,指甲陷入掌心。

“你……”

司希玥紧紧咬着唇,几乎要留下血印,他却恍若未觉,只死死盯着叶景黎:“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他满脸屈辱的模样,叶景黎几乎要被气笑了。

他摘下无框眼镜,随手扔到桌面上,随意往椅背上一靠,道:“不告诉你。”

司希玥胸口一窒,几乎被他理所当然的话堵得吐血。

“不过我建议你稍微回头看一眼。”

叶景黎掀了掀唇角,视线穿过司希玥的肩,落在他身后。

脊背倏地僵硬,司希玥只觉后心一阵发寒,他几乎做不出其他的表情,只能僵着面容回过了头。

雁昀呼吸急促,面色铁青。

司希玥猛地瞪大了眼睛,惊骇到了极致,几乎尖叫出声。

铁一般的手掌狠狠攥住了司希玥的手腕,雁昀紧咬牙关,看向面容惬意的叶景黎。

“让我去叔叔阿姨面前给你们说好话……不管是谁的主意,我相信这是最后一次?”

叶景黎意有所指地看了眼还未回过神的司希玥,轻飘飘的眼神最终还是落在了雁昀的身上。

带着那么一丝微妙的、辛辣的讽刺。

雁昀攥住司希玥的手猛地用力,薄唇抿成了刻薄的弧度,脸上火辣辣的一片红。

被这样近乎羞辱的目光和语言对待,雁昀用尽了生平最大的克制,才没有当场爆发。

也没有理由爆发。

自以为在为了未来奔走,爱人却没有半分信任,他有什么爆发的理由?!

司希玥面色惨白,心底最大的秘密刚刚被戳破,他还没缓过神来,就见雁昀忽然出现,头脑一片空白之际,腕间忽然一阵刺痛,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

雁昀回过神来,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司希玥一眼,依旧是薄唇紧抿,手上的力道却放松了几分。

司希玥心脏猛跳,原本自觉十分坚定的立场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也摇摇欲坠了起来,心虚地低下了头。

心虚之余,就是愤怒。

他不过是想要私下找司楚帮个忙,谁能想到他居然小题大做到这样的地步,不肯帮忙不说,还叫来了雁昀?!

而且……刚才的那一番对话,雁昀听到了吗?

“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

想到看到信息时,那种像是被人兜头打了几耳光的羞辱,雁昀脸色阴沉,拉着司希玥转身就走。

心中是无尽的疲累。

明明答应的好好的,司希玥怎么忽然会想到求司楚帮忙,去自己父母那里说好话?!

他对自己就这么没有信心?

雁昀双目充血,几乎是扯着司希玥大步往前走,叶景黎看着他们的背影唇角带笑,笑意却未达眼底。

恰在此时,办公室大门再度打开。

视线扫了过去,叶景黎面上闪过一丝真实的惊讶,睁大眼睛道:“你怎么来了?”

“有人为难你?”

亓官隐旁若无人地走了进来,路过雁昀和司希玥时,脚步顿也未顿,连目光都没有一丝偏移。

赤.裸裸的忽视。

雁昀脸色一白,继而一片涨红。

亓官隐的大名,他在国外就有所耳闻,之前只远远见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神秘惊人的身份、通天的权势、难以想象的财富。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身体像是被钉在了原地,雁昀下意识地扭头看去。

亓官隐长腿轻迈,几步就来到叶景黎的身边,伸手轻轻抚上他的侧脸。

深邃的目光不带一丝情感,冷漠彻寒,唯独落在叶景黎身上时会带上些许温和。

显而易见的亲密姿态。

“是他们为难你?”

低沉的嗓音凌厉如刀,落在耳中便让人心头猛颤。

司希玥被雁昀攥紧了手腕,只能站在原地,心中对这突然出现的人有些好奇,便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恰好听到亓官隐的话,倏地打了个寒颤。

冰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雁昀恍惚间有一种自己是个死人的错觉,他青紫的脸色有些僵硬,张了张口想要出言辩驳被为难羞辱的明明是自己,却在亓官隐的视线下说不出话来。

眼珠艰难挪动,雁昀看向叶景黎。

温热的掌心熨帖着脸侧的肌肤,叶景黎轻轻抬头,看向忽然出现的爱人。

这是……

给自己撑腰来了?

眼珠一转,叶景黎瞄了眼不远处身体极度紧绷的雁昀和司希玥,卷长的睫毛翘啊翘,忽地可怜巴巴地眨了眨眼。

“对,他们为难我……”(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