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豫王腹部那条伤口实在可怖,几乎横贯了整个腰腹,又格外的深,看起来就像是将一个人切开,然后把两段摆在一起,中间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断裂。

那伤口的血甚至到现在都还在流着,大有不将他身体里所有的血流干不罢休的意思。

豫王此时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先是不眠不休时刻保持神经紧绷一天一夜,再是两场威胁生命的打斗和距离惊人的急速长途跋涉,最后加上严重失血导致的昏迷以及伤口发炎导致的低烧,即使是再强壮的人也该状况不妙了。

我知道我该做点什么来救救他的,可是我什么都做不到。如果要止血,像他这种程度的伤,必须要把伤口缝合起来,才能阻止进一步的大量失血。然而就算我能像《神话》里面的玉漱一样用头发当线给他缝,我也没有能拔下来当针的簪子啊,早知道不应该坚持换回男装的。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是拿布块沾了水给他简单清洗一下伤口,可是血又很快流出来,我也是有点无奈。

豫王身上别处也有些细碎的伤痕,由于实在不方便光天化日扒人家裤子,我就从衣衫的**给他清理了一下伤口,好在这些伤都不很严重,绝大多数也都已经凝住了,不会再雪上加霜,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大概处理完所有发现的伤口之后,我才算是稍微松了口气,在水里浸了布块,拧到半干,叠了几层搭在豫王的额头上,打算暂且用物理方法来降一下温,虽然对这种发炎引起的低热是治标不治本,但总聊胜于无。

我终于可以静静地坐着休息一会儿了。但是看着满目的青山碧水天高云淡,我没有半丝半毫想要感叹神奇自然造就的绮丽美景的欲望,只有一个疲惫不堪的身体,和开始不停打架的上下眼皮。

我也很累了,担惊受怕以及情绪连续的剧烈起伏,加上被迫进行对我来说可以算是剧烈运动的一系列行为,包括扛着一个高大健壮的成年男性在山路上行走如飞等等,我已是身心俱疲。

但我不能睡,我清楚至极地知道这一点。我不能把一个深度昏迷的重伤患者独自留在一个完全不知底细,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危险的情境,更不能把自己至于这样的危险处境。

我坐了一会儿,发现实在是瞌睡起来了忍不住,怕自己一不小心一个低头就瞬间睡着了,趴到水边又洗了几把脸,才稍微清醒了一点,但这也是治标不治本,我索性拖着沉重疲惫的身躯站起来,做了一套第八套全国中小学生广播体操。

做到最后,我感觉自己眼前都是一阵黑一阵白的。整个世界都是晕眩的,在我的头顶晃来晃去,四肢沉重得像绑了几块砖。久未进食的胃囊有一种极度空虚之感,但感觉不到任何的饥饿。

啊,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后我又开始做第二遍的广播体操。

在我做到第三节的第二个八拍的时候,我的救世主终于出现了。

他没有身穿金色的盔甲,也没有脚踩七色的祥云,当然,也更不是来娶我的。

他看起来有三十多四十来岁,穿了一身暗色发灰的粗麻布衣服,身材魁梧,黧黑的皮肤上,五官平淡而普通,拼在一起有种仿佛与生俱来的朴实憨厚。背后背着一把斧子和一把砍柴刀,右边胳膊在肩膀处套着一捆绳子。

这无疑是个大清早上山打柴的山野中年柴夫。

柴夫见到我们当然很惊讶,我搬出早就在心底盘算好的说法,说我们是某京城大户人家的一对儿兄弟少爷,到灵泉寺小住,因为自己贪玩跑到后山,结果就被突然出现的刺客攻击了,老哥为了救弟弟跟刺客打了起来,最后由于对方人多势众,被迫和弟弟逃进山里来。后面和刺客又交了几次手,终于把刺客都杀死了,但是哥哥也受了重伤,所以希望柴夫大哥可以把哥俩先捡回家,把伤势简单处理一下,然后帮忙再去一趟灵泉寺报个信。走得匆忙,现在兄弟两人身上只有一点散碎银子,先全都给柴夫大哥,之后家里必然还有重谢。

我一脸苦大仇深地朝着柴夫行了个礼,心里其实是十拿九稳。首先我俩一伤一弱,很难让人起得了防备之心,再者我说我们是京城大户人家的少爷,那对方必然会心生忌惮,毕竟京城这地方,能被称作大户人家的府第,哪个不是跟官字有着深切的渊源,所以不太敢生什么坏心思,我再告诉他我们身上就这点银子,全给你,进一步杜绝了他想谋财害命的可能,最后再加上重金相酬的诱惑,而且刺客全都已经死了,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只要不是犯病忘吃药的,怎么可能不答应。

最后证明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人家朴实的柴夫老哥银子压根要都没要,只说了句俺不能要这钱,俺娘从小教俺看见别人有难要能帮一把是一把,没教俺要钱。然后就一下把身上的东西丢在河边的地上,背上豫王就走。我提醒他东西没拿,放这会丢的,他朝我憨然一笑,说没关系,不会丢的,别人知道不是自己的东西,不会拿的。

我不禁再一次被这种我曾经以为已经完全消失了很久的纯粹的淳朴而高尚的品质震撼了。

我跟着他回到他家里,这是个普普通通的独户小院,朴实而温馨。柴夫的妻子也是一个跟他一样的淳朴山民,长得不太好看,手脚粗大,身材也挺臃肿的,但是一听说是捡到受伤的人,立马招呼着赶快进门躺下,她去给烧些热水,有些黧黑的脸上满是热忱与自然而然的淡淡担忧,看不见任何一点的勉强。

豫王被搁在屋里唯一的一张床上躺下,柴夫老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虽然明显面有难色,但还是对我说以他的经验,这么深的伤口恐怕是止不住血的,豫王的命八成保不住了。

我很淡然,毕竟现在这里还没有发展出伤口缝合技术,遇到这种伤口肯定是没什么招的,大多数时候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失血过多而死去。

我没浪费时间跟他解释,只要来了针,又问他有没有烈酒,越烈越好,他说有,是冬天上山暖身子用的,最烈不过。缝伤口的线,我想了想,还是用了我自己的头发,毕竟这时代消毒手段还是比较落后,头发清洗一下应该要比普通的棉线好一些。

我先用布块蘸了酒给伤口消了下毒,拿头发穿了针,又先后用开水和烈酒泡了,把伤口认认真真一针一针地缝了,再要了据说是他们祖上代代相传的金创药,给全身上下的伤口抹上才罢手。就这,又是一天过去了。

柴夫两口子看见我用针缝伤口都惊呆了,但也没觉得我这是什么邪术,反而跑出跑进给我打下手。

在这山村小院里狼吞虎咽地吃了顿饭,终于填饱了肚子之后,由于照明手段的匮乏,我们就早早睡下了。

柴夫老哥说这到灵泉寺一趟得走两个多时辰,明天他早起往过去走,把我们安置在床上,自己两口子在外屋打了个地铺睡下。

虽然说豫王现在晕着,这床也足够两个人睡,但是我对于跟个异性同床共枕这事还是有点膈应的,就搬了个小板凳搁床边,靠床头坐那就睡了。(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