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跳不许拿出来我检查

风无忌拉着虞妃一路狂奔,风无忌感觉到那股牵扯力越来越大,幸好的是,风无忌不缺丹药,有着丹药的补充灵力,倒也勉强能坚持向着外面狂奔。随着风无忌跑的越来越远,那牵扯力尽管不断的增加,但是因为距离的原因对风无忌和虞妃的作用渐渐的小了起来。风无忌这才松了一口气,速度慢了点点,在虞妃的带路,风无忌再次回到那个山洞。

“你没事吧?”风转头看向气喘吁吁的虞妃,因为运动的缘故,虞妃的脸色娇红的快要滴出水来似的,嫩的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咬上一口。

虞妃也感觉一阵后怕,刚刚感觉她的整个人要被牵扯进去似的,要不是风无忌拉着加上丹药不断的补充力量,怕是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刚刚那是什么?怎么如此恐怖?”虞妃向着风无忌问道。

风无忌苦笑了一声,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噬珠,刚刚还认为噬珠很遥远的事情,这就差点死在它手下尸骨无存。

“噬珠!你听过么?”风无忌对着虞妃笑道。

虞妃一愣,随即摇摇头道:“噬珠是什么?”

风无忌对虞妃没听过倒是不意外,噬珠只是在摄魂师中极其出名,而且一般低阶的摄魂师都不一定听过,何况是虞妃这外行!当然,至于大陆的那些强者,风无忌倒认为没有什么东西他们不知道的。

“你没听过也正常,一种可以毁天灭地的异物!”

风无忌随意解释了一口,想起刚刚山洞里面的光芒大涨,风无忌就明白这些强盗自认的灵器根本不是灵器,而是噬珠,那天地异状怕是是噬珠爆发时的情况。

风无忌对于噬珠是极其向往的,但是他也知道没有一点准备去接触噬珠,那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不过,风无忌心头同样很高兴,噬珠这样的变态之物难得碰到,要是不收复它真的会遭雷劈。

风无忌很白日梦的想到,要是能收复噬珠,实力应该有恐怖的提升吧。伪噬珠都如此恐怖,何况是真正的噬珠。单单从刚刚心骇的精力,风无忌就没法想象噬珠的恐怖。

但是尽管风无忌现在就想把噬珠纳入怀中,却没有这种本事,他叹了一口气,知道这还得从长计议。心底暗自祈祷,绝对不能让别的摄魂师知道这里有噬珠,要不然怕是那些老家伙会倾巢而出。

“对了,我们这的经历不要告诉别人!”

风无忌对虞妃提醒了一句道。

虞妃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她想风无忌总有他的打算。

“你还要需找你的东西?”虞妃记得风无忌来这座山脉的目的,她忍不住问道。

风无忌摇摇头道:“不用了,我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

风无忌倒是很希望那些强盗找到噬珠,以噬珠的恐怖,怕是能把他们吞噬的尸骨无存!这样也不会走漏消息。

虞妃和风无忌没有在山洞停留,他们走出山洞,望着已经深不见底悬崖,虞妃忍不住问道:“现在应该怎么办?”

“如果还跳的话,你会怕么?”风无忌对着虞妃笑了笑。

虞妃摇摇头,很认真的看着风无忌道:“你不会让我出事的对吗?”

望着那双洗涤人心一尘不染的眼睛,风无忌再次躲开她的目光,对于虞妃的眼神,风无忌好像受不了似的,他仿佛会产生罪恶感。这就是面对柔弱的绮柔,风无忌都不会有。

“操……这女人还真诡异!”

风无忌心底骂了一声,转而对着虞妃说道:“你的药材还要找么?”

虞妃摇摇头,这次她的主要目地是火烈果,现在已经得到了。

“你要炼制什么丹药?趁着现在有时间,我给你炼制。我们在这休息一晚,然后再离开这!”

虞妃听到风无忌的话,她嘴角扬起了一丝弧度,赶紧从戒指中取出药方。递给风无忌,心中也有着暖暖的感觉。

风无忌伸手接过,随意的看了看,虽然是六阶中级丹药,但是有药王鼎的支持,他倒是有很高成功率。

只不过对虞妃要这么多丹药很是疑惑,不过她不说风无忌也没有过问。

……

给虞妃炼制完那颗丹药,正如风无忌想的那样,丹药的等级虽然高点,但是却没有出意外,炼制出两颗六阶丹药。风无忌也没有留,全部给了虞妃。然后再次炼制了一些他自己所需的丹药,在这座山脉之中还是找到很多药材的,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炼制完。

当风无忌昨晚这一切的时候,发现虞妃已经靠着睡着了,感觉消耗过度的风无忌,觉得应该也靠个地方睡一下,窝在虞妃的怀中就开始睡了起来。

虞妃仿佛习惯了似的,如此也没有惊醒她,反而转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两人相拥而眠。

当又是一天的来临,虞妃如同往常一样的醒来,她习惯性的把风无忌的手从她的衣衫之中抽了出来,然后一脸淡然姿态的整理好衣衫。这才轻轻的推了推风无忌!

风无忌感觉他非常悲剧,刚刚到研究周公女儿构造的时候,又被虞妃惊醒了。

风无忌望着面前脱俗漂亮的虞妃说道:“我们也出山脉吧!”

说完,风无忌拉着虞妃到悬崖旁,抱着她柔韧的腰肢,纵身向着下面跳了下去。

风无忌不知道底下是什么地方,但是除了这条路他还真找不到别的路。只能祈祷着悬崖之下能有通往外界的路。

虞妃似乎真的一点也不怕,她抱着风无忌,软软的身体贴着风无忌,让风无忌心猿意马,都忘记用灵力控制路线,险些撞在了山崖之上,让风无忌对虞妃一阵恨意。

“这女人就知道诱惑本少。好色的不要命了。”

风无忌心底暗自计较等等要打她屁屁教训下她,人也平稳的下降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无忌终于看到了一块青绿的地面,在虚空之上看下去,悬崖之下是一个山谷,也不知道有没有通往外界的路,但是风无忌依旧高兴万分。

“我们到了!”风无忌对着虞妃说道。

虞妃绽放了一道清新的笑容,这一路的感觉,让她很安心,没有一丝害怕。

“呼……”

风无忌和虞妃落地,轻呼了一口气,刚想大吼一声,但张大的嘴巴就定格了起来,风无忌惊骇的望着他的四周。

“操……老天,你不是玩我吧?”

风无忌没有发现那些强盗,但是四周居然涌上了无数只的灵,风无忌不知道有多少,但是青幽幽的一片,就如同草般。难怪在上面地面一片青绿!

虞妃也瞪大眼睛,她同样骇然在原地,这么多灵,别说他们还有杀伤力,就算是站着给人杀,也会把人累死。何况,既然有灵,那会缺少魅么?

“操……这是什么峡谷?”

风无忌破口大骂。

“怎么办?”虞妃望着不断向着两人涌来的灵,她声音有些发颤。同时心底也有着一份好奇,为什么这些灵会都主动围过来。按理说,这些灵当中以二阶三阶居多,甚至还有一阶,常理来说应该不至于都主动围攻而来。

风无忌苦笑了一声,无奈的说道:“怎么办?只能杀出去了!”

他明白摄魂师魂力对灵的魅惑,摄魂师的原魂对灵是极大的补品,风无忌猜想这些灵身后必定还有魅的控制。

“杀出去?”虞妃感觉她心颤抖的厉害?如此多的灵,杀出去还不杀的手软?

“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灵!”

风无忌从一下来就发现,这地方灵气浓厚的很,但是也不能聚集这么多灵吧。这简直就是一个灵的巢穴似的。风无忌并不知道他猜对了,这就是灵的而一个巢穴,这个峡谷因为一些原因灵气是外面的十倍余,这也导致灵全部聚集在这?甚至那些强悍的魔兽,面对这漫天的灵,也只能放弃这块宝地,因此这成为了灵的乐园。

风无忌望着已经离他不远的灵,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狠意,控制着原魂猛的运转起来,庞大的魂力透体而出,在虚空之中形成一道漩涡,席卷着能接触到的任何灵气,把它纳入漩涡之中。

顿时整个漩涡就如同星云一样,绚丽而又唯美。

“摄魂术——魂碎无边!”

随着风无忌的大喝,风无忌头顶的漩涡猛的爆裂开来,以其中为中心,漩涡如同光晕一般瞬间扩散开来,与此同时,整个空间也猛的震了一下。光晕能量所到之处,一只只灵的魂体瞬间震破,缓缓软到在地,尸体散发着着一道道能量融入虚空当中,瞬间的时间,虚空之中就扬起了色彩,灵气密度浓厚了几倍。

风无忌望着被魂碎无边震碎魂体的数十只灵,周围也空出了一片空间,风无忌见状拉了一把旁边呆滞的虞妃说道:“走……”

虞妃被风无忌拉着奔跑,但是眼中却升起了骇然之色,虞妃一直认为风无忌是一个强悍的武者,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风无忌还是一个摄魂师。就刚刚风无忌施展的这手摄魂术,足以表明他的摄魂术也丝毫不逊色。

天啊!数百万人才能产生一个的摄魂师啊!而且风无忌还是一个金丹境界武者?!再加上一个高阶医师。这三者怎么能同时集中到一个比起她还小的少年身上?!

虞妃感觉她是不是做梦没醒?可是手中传来的暖暖感觉,加上地上一地的灵尸体,证明着她没有做梦!

“这世界,真的疯了!”

即使是虞妃的淡然,都忍不住这么感叹了一声。

风无忌这一招并没有清理出太远的路程,跑了并没有多久,就被灵围了上来。

“操……”风无忌怒骂了一声,只能再次施展‘魂碎无边’。

这是风无忌第一次施展大规模杀伤力的摄魂术,以风无忌五星摄魂师,施展这一招,二阶三阶的灵几乎是秒杀,这一招作用在的就是灵魂之上,以二阶灵的魂体抵抗力,并不能抵抗空间震荡而引起共振的威力。

不过,这消耗的魂力也是极其之大的,就这样施展两次,风无忌就感觉他的头微微有些沉重,如此情况,风无忌心中都不由自主的恐慌了起来。看着这无数的灵,如何才能抵挡?!

随着第二道魂碎无边的施展,风无忌带着虞妃再次向着前面奔跑着。

风无忌向着嘴里丢着恢复魂力的丹药,魂碎无边不断的施展,无数的灵在他的攻击下被秒杀,要是外人看到那一片片的灵尸体,定然会骇然无比。短短时间,应该不下于数百只灵了。

这样的杀戮让人心寒,但是怕更多的是佩服摄魂师的诡异,摄魂师是灵魅的克星,这句话虞妃现在深有体会。

要是风无忌用灵力杀数百只灵,不知道要杀到猴年马月,但是在摄魂术下,一瞬间就是数十只灵再无生息。

“走……”

风无忌大喝,清理出一块路,拉着虞妃就急速的跑着。

比起风无忌杀戮的灵,这无数绿幽幽的灵更让人恐惧。这样的数量,就算是一支军队也能被其泯灭吧!

“魂碎无边……”

风无忌大喝一声,数十只灵再次魂体震碎,没有丝毫的气息。

与此同时,风无忌也抓了一把丹药往嘴里送,以这样的消耗,丹药根本来不及补充,风无忌感觉头沉的厉害,但是此时却不得不打起精神。

“风无忌,你没事吧?”

虞妃见风无忌面露疲惫之色,不禁担心的询问道。

“没事!走……”

风无忌紧紧的拽着虞妃,向着外面跑去。

“放开我!”虞妃突然挣扎的说道。

风无忌一愣,心头也涌去了一股火气。刚刚你都不觉得羞涩,现在这危机时刻倒是羞涩起来了。

“闭嘴,快走!”

风无忌对着虞妃怒了一声,拉着她就奔着。

“放开我!我能帮你!”

风无忌对她大喝,她丝毫没有生气,反倒有种淡淡的甜蜜,虞妃赶紧把这感觉抛出脑外。

风无忌一愣,也知道他会错意了,看着虞妃疑惑说道:“你能帮我?”

虞妃点了点头道:“嗯!你放开我!”

风无忌这才松开虞妃的手,虞妃把她的琴取了取了出来,抱着琴拨动了琴弦。

清脆的琴声在整块区域响起,悠扬的琴声之中仿佛有着媚惑之力,让风无忌都感觉有些恍惚。他努力的清醒着自己。

虞妃每每拨动一下,一道涟漪就从琴弦中蔓延开来,如同水面波卷似的,向着四周不断蔓延,琴声之中带着媚惑之力,飘扬的老远。

风无忌向着那些灵看了过去,直接那些灵似乎也恍惚了起来,有些摇摇摆摆,有些忘记了向着风无忌喷吐能量顾忌。它们仿佛一瞬间变的迟钝了起来。

风无忌愕然,心道这女人确实厉害。

“快走!”就在风无忌惊愕的同时,一句颇为疲惫的声音猛的响起。

转头向着虞妃看去,只见她面露疲惫之色,手很艰难的拨动琴弦。

风无忌瞬间就明白过来,怕是这音律攻击和他的魂碎无边一样,极其消耗魂力了,想到这,风无忌赶紧从怀中取出丹药,向着虞妃娇嫩鲜红的小口之中喂去。

风无忌和虞妃不敢有所停留,抵挡着那些还清醒的灵喷来的能量,向着外面快速的就跑着。一般路程都未走出的风无忌,他不知道能不能和虞妃坚持住走出峡谷。想到这,他们的速度再次快了几分,此时时间就是生命!

有着虞妃的帮助,风无忌取出纤虎剑,一路之上的灵几乎是剑剑毙命,以他的摄魂师定等级,这些灵的魂体在他的面前根本无处遁行,再加上虞妃琴声媚惑的原因,生生的被风无忌开出了一条道,只不过他这条道的身后,片片是灵的尸体,这要是人的尸体的话,风无忌杀人狂魔的外号怕是跑不了了。

虞妃的琴声确实作用很大,但是消耗也恐怖的厉害,并没有坚持太久,她嫩藕纤细的手指再也拨动不下琴弦。此时风无忌只能给她喂着恢复魂力的丹药,抱着依偎在她怀中的虞妃向峡谷外面的奔去。

魂碎天下不断的施展出来,但是也不影响两人的速度,风无忌暗自庆幸他有着大把的丹药,要不然早就被这些灵给吞噬的尸骨无存了。

风无忌没法想象,这么一个小峡谷里面怎么可以有这么多的灵,这要是把噬珠放在这个峡谷里面,怕是就算是噬珠的吞噬效果,也能让吞噬达到饱和吧。

风无忌手中不断用着纤虎剑躲避着灵的攻击,同时摄魂术不要命似的施展出去。等待着虞妃恢复着魂力,有丹药的支持恢复起来应该很快吧。

风无忌和虞妃两人互相配合,每每当另一人不能坚持的时候,另一人就接替他,速度倒是丝毫没有减弱,但是毕竟恢复不能恢复到全盛,这样的消耗,让两人感觉越来越沉重,就算是有着丹药也弥补不了。

“再坚持下!”

风无忌看着虞妃微微闭着的双眼,他抱着虞妃,几颗五阶丹药向着她嘴里就喂了下去,如此频率的喂食丹药,丹药的药力也越来越差了。

这一路之上,即使以风无忌的丹药储存量,也被消耗的干干净净,恢复魂力丹药只剩下这几颗,全被喂给了虞妃。

风无忌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前面的不远处的一个通口处,心道那应该是峡谷走出外界的路吧?!想到这,风无忌的精神就为之一振,他不敢在施展摄魂术消耗魂力了,只能挥舞着纤虎剑收割着一只只灵的生命。

这些灵丝毫不知道恐惧,它们依旧不要命的向着风无忌攻来,无数的能量攻击从四周围攻而来,风无忌只能用着纤虎剑抵挡着这些攻击,速度在这样的情况下,渐渐的慢了下来。往往移动一步都极为困难。

通道就在眼前,可是这短短的距离,风无忌却迈不过去。这些灵也似乎知道风无忌要逃走似的,攻击猛的就强盛了起来。这些灵几乎是灵滚着灵的密度向着风无忌攻击。

“去死……”

风无忌大喝一声,手上挥舞的速度不断快了起来,努力的残杀着这些挡路的灵。

可是,风无忌把主力放在残杀灵之上开路,灵喷吐的能量攻击也不能全部阻挡,几颗能量球轰在风无忌身上,他发出几声闷哼声。

风无忌心底很庆幸他有着灵力铠甲,以凌神决的诡异灵力铠甲,能量虽然砸的他有些血气翻滚,但是并没有受太大的伤。

风无忌没有忘记软软依偎在她怀中的虞妃,虽然他极力的挡住这些能量攻击,可是还是怕砸在他身上,虞妃可没有灵力铠甲,要是砸中的话,怕是会受很重的伤。

风无忌从戒指中取出宁萱还给他的软鲸甲套在虞妃身上,这才松了一口气,把心神全部放在对付灵的身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无忌感觉他手臂酸麻的厉害的同时,也终于靠近了通道。

“碎魂无边……”

风无忌大喝一声,再次施展出摄魂术,清理出一条道路,抱着虞妃就向着外面狂奔而去。

那些灵似乎不会出这峡谷似的,虽然无数能量向着风无忌喷吐而来,但是却并没有追上来,这让风无忌大松一口气,同时心底暗自庆幸,幸好这些灵之中没有高阶魅,要不然怕是真留在里面了。

风无忌向着前面跑了几步,但马上他就心头大骂:“操……老天,你想玩死我吧?!”

风无忌他刚刚庆幸完没有碰到魅,可是此时他的眼前就直直的站着一只,全身青幽,散发着晶莹光芒。风无忌虽然不认识这小牛一般大小的魅是什么,但是看它全身流转的光晕,就知道实力差不了。

虞妃有着最后几颗丹药的支持,她也微微恢复了一点力气,见风无忌抱着他立于原地,不由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说完,她的眼神向着风无忌直直盯视的方向望去,看到面前的魅之后,她也为之一愣。

“五阶中级魅青鼬!”

虞妃轻呼出口,眼中微微有些骇然,要是平常她倒是不怕这只魅,可是此时已经和风无忌消耗的差不多了,碰到这么一只强悍的魅,几乎不用想象就知道其中的危险。

“你认识?”风无忌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虎视眈眈的魅,对着虞妃好奇的问道。

虞妃点了点头道:“青鼬是木属性的灵,实力在五阶中级,你知道同等级的话,魅的实力一般在武者之上,以为魅的特殊,就算五阶顶峰武者也不一定能对付它。”

风无忌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虞妃光洁的后背说道:“别担心,那是相对一般的武者来说。但是我还是一个摄魂师,要知道摄魂师我灵魅的克星,一般低阶的摄魂师能对抗中阶,甚至高阶的魅。何况我还是一个金丹境界武者呢。”

虞妃听到风无忌安慰的话语,她并没有高兴,他知道刚刚逃出来风无忌消耗了多少体力,此时的风无忌要是有一般的实力就谢天谢地了,何谈对抗一只如此厉害的魅。

虞妃把想把套在他身上的软鲸甲剥下来给风无忌,有着这东西抵挡,风无忌或许能增加几分实力吧。

虞妃虽然不知道软鲸甲到底防御力多强,但是想起刚刚能量打在这软鲸甲之上丝毫没有感觉,那想来差不了。心底倒是有几分惊奇风无忌还有这样的宝物。

不过见识多了风无忌的神奇,她倒是并不太惊讶了。

“不用!你留着!”

风无忌压着虞妃的手,正好扣子在她的柔软上,让风无忌的心魂为之一荡。

虞妃感觉到压着她柔软的手既然捏了捏,脸色猛的就绯红了起来。

“还是……”

“你穿着吧!我怕等下这畜生偷袭你,我现在的实力,不能分心照顾你!”

虞妃听到风无忌的话,心头微微甜蜜的同时,也只能点了点头,她看着风无忌说道:“你小心点!”

“没事!”

风无忌有些不舍的松开那柔软,笑了笑转头面对青鼬魅,轻轻的呼了一口浊气。(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