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部獸交小說

“你竟敢毁我命图,害的老夫白白损失了一条命,我这么多年的修为都付诸东流,啊啊!我要杀了你们,将你们的尸体做成傀儡,生生世世受我驱使!”阴恻恻的声音发狂了。(wenxue6.com)

渐渐的,那远处似乎有一道干瘦的人影正从坟墓中爬了出来,那可怕的一幕,直接让谢东涯浑身一颤,跟真的遇见鬼一般。

“这货也太邪了,住哪不好,非住人家坟上。”谢东涯道。

他手骨融合到了关键时刻,一股股磅礴的剑意涌上心头,内心底更是有一股剑气在疯狂的燃烧,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双臂竟然砰的一声炸了开来,惨不忍睹,简直不可直视。

谢东涯身躯一晃,气血逆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苍白,摇摇晃晃的,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栽倒。

“小子,这手骨反噬的滋味不好受吧,你区区一个灵海境后期的修士,哪来的福缘消受这上古的手骨。”

迎面走来一名老头,骨瘦如柴,那身躯很单薄,形如枯槁,看上去像是风中的残烛,身子颤颤颤巍巍的,很不结实,一阵风似乎都能将他吹走。

但就是这样一个老头,却控制万鬼,给谢东涯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怜花身体发生了诡异,功力莫名其妙的消失,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她很焦急,于这种千钧一发之际闹出这种乌龙,实在要命。

“怎么会这样啊,我的修为全部不见了,不可能啊。”怜花小脸上满是焦急,都快哭了。

那老头子,如同真鬼一样,脸色的皮肤皱皱巴巴的,如同橘子皮一般,满是皱纹,看上去就让人心里发毛。

“是不是因为这破手骨,要不然好端端修为怎么会消失了。”谢东涯推测道。

怜花俏脸上有一抹焦急,她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那老鬼明显是朝着谢东涯来的,就等待着谢东涯被这手骨折磨死以后移花接木。

“我们后退。”谢东涯忍着剧痛,依旧挡在怜花的身前。

“小子,临死前还想怜香惜玉,可惜啊你没这个机会了。”老鬼桀桀怪笑着。

突然,老鬼那漆黑的眼睛,亮起两道绿幽幽的光芒,看清了竟然是老鬼的一双招子。

只见那绿幽幽的光芒,如同两团鬼火,在半空一晃,飞入了鬼魂潮水中。

“老公。”怜花心里一阵温暖,曾几何时,她刚诞生的时候,力量还很弱小,无涯子也是如此挡在他的身前。

“你快走,他想要的不过是我的命,我还有修为,可以为你杀开一条血路。”谢东涯一咬牙。

“不,怜花不走。”怜花坚定的摇摇脑袋。

“走!”谢东涯大吼,几乎在用尽全身的力量咆哮。

怜花愣住了,第一次见谢东涯这么粗鲁凶神恶煞的喊她,心思单纯的她不由得有些委屈,她伸出玉手抹了一把眼泪,俏脸上满是泪痕,跟个无助的小女孩一样,可怜兮兮的。

谢东涯心中触动,有些心疼,他不想怜花跟着自己死在这里,两人同样都是有修为施展不出。

荒野中,鬼火点点,清冷的风吹动了衣角,谢东涯浑身浴血,双眼满是不屈与挣扎,他运转祖龙紫气决强行压制手骨。

紫光冲天,如飞龙在天,他悬在半空,光耀古坟。

“这该死的手骨,我不甘心。”谢东涯仰天长啸。

浑身的紫气彻底沸腾,他的血液洒在地面,如火星燎原,迅速在地面上燃烧起来,坟地上出现了一团巨大的紫火,将两人环绕在中央。

他的血液中充满了阳刚气,一般的阴邪之物根本无法近身,此刻血压洒在地面上,自然也克制阴物。

“我的血。”谢东涯眼眸一亮。

怜花神情也是一怔,她指着地面说道:“老公是纯阳之体,自然可以克制阴邪,我们还有一些希望,你快压制这手骨,我们才有机会出去,这老鬼被我打掉一条命,修为大跌,只要我们恢复修为,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小子,你竟然是纯阳之体,如此一来便更好了,用你魂魄去养我的招魂幡,可是上佳的肥料。”老鬼怪叫一声道。

“想要我的命,那便来取,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谢东涯眼眸深邃,内中若有两条紫龙穿梭。

谢东涯提举一身紫气,全力压制,他的的血肉与光融,神识散发出来,精确审视着身体每一寸变化。

手骨不断的往其身躯里钻,像是要占据某些位置,然后在那里扎根,这需要一个过程,虽然极为痛苦,却能与原先的手骨融合,得到一些剑意传承,是天大的机缘。

不过也因为过程太痛苦,没有大毅力之人根本挨不住,谢东涯要承受过这一过程,也险些晕死过去,好在在巨大的危机还,还是挺住了。

千鬼辟易,一个个忌惮谢东涯的纯阳之血,都不敢靠近,一些鬼混就算强行靠近,也是飞蛾扑火,魂飞魄散。

原本这都是一些残余的神识力,可是却被老鬼以邪术利用,成为了凶煞,专门扑食生人,显然怜花一进到这墓地就被老鬼感觉到了,只是一开始老鬼不知道这个小姑娘修为这么强,这才吃了大亏。

老鬼这些年来一直不走,就是因为舍不得这截手骨,可是谢东涯的到来,却打破了他的一切计划,甚至手骨主动认其为主,这就让老鬼愤怒了。

他辛辛苦苦守候了几百年,竟然为他人做了嫁衣,徒劳一场。

老鬼摇动一杆鬼气森森的长幡,一股股黑气冒发出来,化成一张张鬼脸冲向谢东涯。

呜呜!天地间阴风怒号,如同末世来临,光亮越来越弱,渐渐的什么都看不见了,一片漆黑,令人心中生出一股忐忑。

谢东涯在大吼,身体的潜力也在激发,头顶那条小龙冲出,龙身栩栩如生,真的成为**了,那像是谢东涯的元神模型,若是元神境高手在此,一定会汗颜。

这元神模型竟然都这么强大,这简直让修炼了多年元神的他们骇然。

“没有一只手,如何握一柄泣血的剑!”

“没有双手,如何去守护自己心爱的人。”

他的手臂在缓缓的长出来,身体中那一截手骨异动也平静了下来,他眼眸渐渐变得灵力,他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的剑,应该是如此,守护自己一切该守护的东西,这是我剑,更是我的心。”谢东涯明悟。

一名铁骨铮铮的男儿,无非为了自己的女人、亲人、朋友,这些都是值得他们一声相守的东西。

而身后,怜花就站在身后,自己死,则怜花死,若是到了九泉之下,见了无涯子都不好对对方说。

毕竟当初是无涯子把怜花交给了自己。

所以,谢东涯没有机会去失败。

“战。”

于此同时,心海间的轩龙剑铮鸣,发出惊天的剑吟,随后更是从谢东涯身后飞了出来,悬在九天,一挂又一挂光芒铺展而下,令人心惊。

“杀。”

玲珑于关键时刻醒来,轩龙剑再次复苏,整柄剑与以往都不同了,那锋仁上似乎带了点点赤色,一股血腥味萦绕在剑上,充满了荒凉的杀伐气。

谢东涯道心得到了一次升华,他身体中的一些积蓄如决堤之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涌来,道境的大门展示在其眼前,就差一步便可踏入,他甚至已经一只脚迈了进去。

可是谢东涯发觉自己还是差了一些什么,另外一只脚很难跨入,不过这也足够了。

嗡!

轩龙剑飞入谢东涯手中,浑身的光芒璀璨耀眼,轩龙剑的黄金剑气香吐不定,谢东涯的双臂重新生长了出来,这一刻,他领悟了八荒神剑,整个人多了一股锋锐,添了一份势不可挡。

“我的命,你收不了。”谢东涯冷哼一声,脚步在半空一点,整个人俯冲而下,他双臂一展,如同大鹏鸟的双翼一般,轩龙剑大开大合,剑势惊人。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压制住这手骨!不可能!”老鬼惊诧不已,阵脚自乱。

“八荒神剑!”

谢东涯身旁似乎有八个世界浮现,地火水风轮动,四个世界衍生出的剑气,绞杀向老鬼。

“给我挡住,快给我挡住。”老鬼慌了,他现在早已没了元神境后期的实力,被打掉一条命,境界早已不复存在。

相反谢东涯气势如虹,神剑如龙,展示出的剑道神通,更是奥妙无穷,见所未见。

一门剑术若是夹杂了世界之力,那该多么高深?是何人所创。

饶是招魂幡也抵挡不住,千鬼挡在那老鬼身前,如豆腐一般,根本挡不住谢东涯,被一剑劈开,成为烟雾,不一会老鬼身前就再无鬼可挡。

“你死吧。”谢东涯大吼一声,他与剑气瞬间合一,化作一道炽烈的光芒,斩过老鬼身躯,将他一份两半。

老鬼的两截身躯倒在墓地中,还在挣动着,他到死都没有看清谢东涯是如何出剑的,那一剑太快了,胜似光速。

谢东涯握剑而立,站在荒野中,长风随风舞动。

就在此时,怜花的修为也恢复了过来,她惊喜的看了看双手,一脸的高兴,她蹦蹦跳跳的跑到了谢东涯的身边,拉起了谢东涯的手。

“老公,你好厉害,竟然在灵海境就将八荒神剑修炼成了,只要你继续修炼,元神境对于你几乎不是障碍了,突破只是时间问题。”怜花笑嘻嘻的道。

谢东涯点点头,他也很清楚他现在的情况,炼成八荒神剑,神识力强大到一个恐怖的地步,就算比之元神境的人也丝毫不差。

荒野中,一袭红衣,身材妙曼的女子站在不远处,正幽怨的看着谢东涯。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