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一晚上能承受几个人

“活人?”“顿、号”眼中闪过一丝隐隐的嫌弃,“活人有事没事装尸体干嘛?”

“我们去看看。”文冬寒说着,拉着我走上前去,而“子虚”却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

两个女孩正打算跟上,文冬寒却背对着她们开口:“你们不用跟上来,我和小鬼去就行。‘子虚’在后面和你们一起,保证你们的安全。”

“哦,好吧。”“句。号”通情理地停下。

我却也一下子停下脚步:“你怎么知道我是小癸?”

因为“鬼”与“癸”同音,刚刚文冬寒在说“小鬼”的时候我就默认为他说的就是“小癸”。

“什么我怎么知道?”文冬寒有些莫名其妙,“你ID就是‘几只小鬼’啊。”

“哦,我以为是另一个‘guǐ’……”我小声自言自语,向房间里面走去。

走到最里面那个床架前,我和文冬寒同时停下脚步。

文冬寒看了看眼前一动不动的“尸体”,缓缓伸出手,在半空中又停顿了一下。

“尸体”仍是纹丝不动。

“虽然是E-级最低级委托,可这人都一动不动的,要完成这委托也太容易了一点吧,这东西肯定不会坐以待毙,有可能在白色被单被拉起的一瞬间反击。反正还是小心为上。”

听到风后说的话,“尸体”似乎也知道想偷袭也没有用了,被单轻轻颤动了一下,随后,竟然缓缓地瘪下去,就像一个正在漏气的气球。

文冬寒愣住,我眼睁睁地看着被单渐渐紧贴床架,归于平静。

突然,身后传来两位标点符号委托人的惊呼声。

我一下子转头,眼前多出了一个女生……

乱蓬蓬的短发,火红色的短袖衣服,蓝灰色牛仔中裤,一只鞋子没系好鞋带……

文冬寒和我同时瞪大眼睛,异口同声。

文冬寒:“丁春晓?!”

我:“小丁师姐?!”

“啊?你们谁啊?”丁春晓眼中的敌意淡了些,被疑惑替代。

“上次给你发A级委托那个。”文冬寒想了想道。

“我是小癸,”我简单地回答,想到了“鬼”和“癸”的同音,便又加了一句,“第十个。”

“哦——”丁春晓一脸恍然大悟,“不好意思,我有些轻微脸盲,多见几次才能认清楚人。”

“这些尸体……”文冬寒抽搐了一下嘴角,及时地转移了话题。

“哦,你是说这些啊。”丁春晓挠了挠头。

“上次你们先跑了,留我一个人对付他们,好不容易把他们都干掉,我因为受了伤走了一半就晕倒了——大概是某条马路中间的样子……”

丁春晓说到这儿,我不由打了个寒颤——在马路中间?竟然还完完整整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奇迹啊……

“然后我一醒来就发现在这儿了,估计是某个路过的人见我一身血还以为我出车祸死了。”丁春晓摊了摊手,一脸无辜,“我当然不想被活活烧死,于是在和我一批被送进火里烧的尸体都偷偷贴上了蓝色坎水符,于是就出现烧不了的尸体了。我刚好就接着这安静地方养伤。”

“emmmm……”文冬寒听着,脸上露出了表情包二哈的表情。

“神TM.E-级委托……”身前不远的“子虚”感叹了句,“还以为能锻炼我的捉鬼技巧呢……”

两位标点符号妹纸则是全程地目瞪口呆,这事情发展超出了她们原本是无神论者的三观。

…………

一行六人捧着一堆骨灰走出房间,刚好看到背对着他们站在不远处的工作人员。

“事情解决了,在天墓发委托软件点开你发的这个委托,点击完成键,然后通过第三方平台企鹅付款一下就行了。”丁春晓拍了拍工作人员的肩。

“知道了……”工作人员点点头,手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卧槽,你是谁?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的?”

“说来话长。”丁春晓幽幽地看了一眼工作人员,“上次我满身血躺马路中间时,是不是你把我带这儿来的?”

“你是……”工作人员眼神飘了飘,“那个四个月前出车祸死了的女孩?!”

丁春晓一愣。

“啊~鬼啊~你不是我撞死的啊,真的,鬼,鬼大爷,啊呸鬼姑奶奶……我只是路过的时候就看见你躺地上了啊……”工作人员扑通一声双膝跪地。

标点符号妹纸:“……”

文冬寒:“……”

子虚:“……”

我:“……”

丁春晓伸出右手食指,在工作人员脑袋上戳了戳。

“啊~鬼姑奶奶,别,别杀我,真,真的不,不是我杀,杀的你……”工作人员带着哭腔,说话都结巴了。

“谁死啦?”丁春晓不高兴地大声反驳了几句,“你以为你谁啊?还能直接看到鬼、碰到鬼?”

“啊?”工作人员迷茫地抬起了头,看了看丁春晓,又看了看旁边的五人,一下子站起身后退几步,“僵……僵尸???……”

丁春晓:“……”

背景五人:“……”

丁春晓不耐烦了,一手按住工作人员的肩,另一只手一手刀砍在工作人员的后颈。

工作人员眼睛一翻,身子软绵绵地倒下去,被丁春晓接住丢到文冬寒怀里。

文冬寒:“……”随后轻轻把工作人员平放在地上躺着挺尸。

丁春晓捡起工作人员的手机,一阵按键,停下手指。

“叮咚!”五声提示音同时响起,我从斜挎包拿出手机看了看。

[E-级委托【火葬场烧不死的尸体】顺利完成,积分+5]

“搞定了。”随后,丁春晓将工作人员的手机随手一丢,拍了拍手,大大咧咧地说道。

手机砸中工作人员的肚子,弹起一点儿,落在了工作人员手边的地上。

“委托完成了,走吧。”文冬寒顺手在我头上揉乱了我的头发。

我不由眯起眼睛看向他,文冬寒正为我根本够不着他的头也没法“反击”而沾沾自喜,头发却突然便乱了。

文冬寒抬头一看,风后飘在他头上,正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个滑稽表情……(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