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胯香

急诊室的大门紧闭着,就像是一堵墙,生生的挡在白慕言的面前,阻隔了他对里面的人的所有的忧心和顾虑。%%%.wenxue6.com

他咬着牙,不停的告诉自己,里面的人是在救她,所以不可以去打扰,不然他一定会冲进去紧紧的抱着她,绝对不能让她从他的身边离开。

后背一痛,胳膊一痛,身上所有的关节都跟着痛,白慕言本能的回头,却已经被宇宙在揍了好几拳之后又拎了领子。

“你怎么她了?你到底怎么她了?你这个恶魔,你害死她我要你偿命”

黑着脸,赤红着眼睛,拳头不停的落在白慕言的身上,脸上,头上,只是这一次,即使是口吐鲜血,他也没力气辩解和反抗,就那么任由男人不停的捶打着他的身体,好像这样就能赎罪一样,好像这样心里的难过就会少一点一样。

旁边的助理想要上去帮忙,都被白慕言摆手制止了。

大概他们也从未见过他们的总裁如此狼狈的样子,一个个都张大了眼睛,又是惊讶又是心疼。

里面的女人不用想也知道对总裁很重要吧,看他不眠不休现在又卑微不堪的样子,如果不是心如死灰就无法解释了。

“总裁,你们别打了,门开了。”

一句话成功惊醒了两个人,白慕言从地上爬起来就往门口冲,宇宙也是紧随其后。

医生看着“激动”的两个人,让两个人先冷静,一边说,“病人现在的状况十分不好,她是个医生,所以伤口切的又准又深,已经伤及动脉,如果不是她的精神状况不稳,下手的时候有点不稳,现在恐怕早就没命了,可是现在这状况,病人昏迷不醒,也还没有脱离危险,所以二位不能同时进去”

两个人都是火急火燎,此刻能听完医生把话说完已经不容易,然后两个人对视一眼,还是白慕言率先挤了进去。

宇宙本来是极其不甘愿的,但是性命攸关,只能勉强压下自己心中的一口气。

“有一句话,一直以来我就想对你说,可惜没有来得及,白慕言,不要挥霍方沐熙她对你的爱。”

“白慕言,你我都知道,方沐熙是多么小气的一个人,这么那么多年来,你对她怎么样你心知肚明,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怪过你,对你,她那么宽容,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惹了她伤心,她总是简简单单就原谅了你。”

耳边回荡着最后宇宙在他的耳边不停嘶吼着的话,白慕言穿着无菌衣,就那么呆呆的看着躺在她面前的女人,奄奄一息,对,就是奄奄一息,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机。

他现在看着她,连睫毛的颤动都那么珍贵,让他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他握着她的手,紧紧的攥在自己的手心,冰凉的触感让他感受不到丝毫的温度,心也跟着一点一点受尽撕扯之痛。

“方沐熙。”

不过是出口喊她的名字,竟然觉得拼尽所有力气。

可是身旁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她的脸色苍白,手腕上鲜红的血痕就像是一条蛇,蜿蜒的吓人,只一眼就让他觉得呼吸阻滞,忍不住一圈一圈的在她的手腕上轻轻抚摸,恨不得受伤的那个人是他,而不是她。

“方沐熙,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吧,其实我有多爱你,你知道吗?即便前面是万丈深渊,我都没想过放弃爱你你知道吗?”

“我人生最欢乐的时光就是你陪伴我的那半年,我人生最痛苦的时光就是你离开我的那四年,我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是因为你,我所有的辉煌灿烂,狼狈不堪只允许一个人分享,方沐熙,我知道我太霸道了,我把你对我的爱奉如神明不允许任何人亵渎,所以我才希冀你对我也是一样,我不知道我这样会伤害到你。”

“你说我骄傲,你说我冷漠,你说我作事不管对错从来都不知道先道歉的,那么这一次我跟你道歉,我跟你说对不起,说多少遍都行,只要你醒来,只要你醒来,以后我所有的事情都听你的,好不好?”

“方沐熙,你听到了吗?你听到我在呼唤你了吗?我在等着你,布丁也在等着你,我们都需要你,你知道吗?如果没有你,这个生活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意义。”

“你这个傻瓜,你这个傻瓜,你不是一向都最怕疼的吗?你连扎针都不敢扎在自己身上,你不是都拿猪心来练习的吗?这次你是怎么了?那么锋利的刀子你都不怕了吗?为了离开我你真的连疼都不怕了吗?可是即使这样,我仍然都不想放开你,你知道吗?小傻瓜。”

“你明明那么傻的,怎么会想到自杀这件事,怎么会想到用这种方式离开我呢?你一定是一时冲动对不对?你不会就这么离开我的对不对?你一定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方沐熙,我说过,不管到什么时候你都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你为什么总是忘记,你为什么总是忘记呢?”

“你是要逼我和你一起走吗?方沐熙,你醒醒,你快醒醒啊,你再不醒,我就真的”

“熬不住了。”

黑夜,总是如此漫长,可是床上的人却无论他怎么呼唤都睡的如此安然,但是他的心却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跟着她下沉。

病房外面的世界同样并不安静,宇宙,袁萌萌,唐墨墨,每个人都贴着门缝,想要努力看清楚里面的情况,脸上都挂着深深的担忧和痛楚。

袁萌萌一直在嘟囔着怎么会变成这样?都怪她对方沐熙关心不够,明明那么乐观的人,怎么会这样呢?不可能的,她一定是不小心,她一定是不小心的。

唐墨墨脸上的表情同样凝重,他说方沐熙只要你能好,大不了我不要白慕言这个朋友了,方沐熙,只要你能醒

还有宇宙,白慕言进去了多久,他就在门口倚靠了多久,满脸悲戚,除此之外脸上再看不到任何表情,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等待着她醒来的消息。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