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来大烩杂小说

“我的病我自己都知道了,你们何必这么拐着弯的说明,我只是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大家,也许我真的不能够陪你们一辈子,但我很想为莫风留下一点什么。www.wenxue6.com (   ..   )”

之晴听说眠小绵已经知道自己病情的时候吓了一大跳,眠小绵什么时候知道的?难道是赵亚军和莫风这两个畜生说的?

难道还是医院?

新婚的喜悦顿时给眠小绵的病阴霾所代替,屋子里面突然变得很是尴尬了,特别是之晴,她本来很开心的……

她最不希望的是眠小绵出事,她很想眠小绵能够一辈子都陪在她的身边。

“眠小绵,你的身体经历了几次大手术病变那是正常的,只要你配合治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一定要相信你自己才是,我们不都陪着你吗,这个孩子我这个做表姐的当然希望你能够放弃掉,因为我们都不想谁伤害到你的身体。”

之晴要说的话眠小绵已经明白了,可是她决定的事情现在不会更改,以后那更是不会有所更改的。

“之晴姐,赵亚军,莫风,你们让我任性一次吧,我只希望这一次我能够保住这个孩子,如果不行我在放弃可以吗?”

眠小绵哀求一样的看着大家,她只差没有单膝跪地了,现在的她内心有多么的难受纠结与复杂只有她自己能够明白。

赵亚军将之晴拽进自己的怀里,还好之晴没有和眠小绵一样的纠结,如果之晴也和眠小绵一样那他才不知道怎么办了。

众人的排斥和反对更加坚定了眠小绵想要这个孩子的决心,想着和莫风之间的小小生命终于得到了延续,她的脸灿烂如花。

从没,有过现在还幸福的模样。

渴望的眼神投射到了莫风的身,莫风的手顿时有些凉了,吴之晴和赵亚军顿时之间倒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始终是局外人,孩子的事他们会自己决定,绝不插手半分。

气氛突然尴尬到了极致,赵亚军意识此刻他理所应当牵着之晴的手离开。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那种刻意的放松让他觉得不自然,一张煞白的脸竟让吴之晴微微觉得有些害怕。

“之晴,礼物放下我们便回去吧。”赵亚军语带催促,一看便不像是在开玩笑。

之晴恋恋不舍的看了眠小绵一眼,她是多么舍不得面前的她,她知道她应该是无辜彷徨的,可她帮不了她。

也罢,让他们在想想,然后在来讨论这件事。

一前一后的踏出了莫家,门口的房门贴着红色的喜字充满了讽刺。

此刻莫风站在眠小绵的面前,眼神复杂,他的手心在颤抖,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况且还是二选的情况下。

周遭的环境眠小绵自知是怎么回事,从医院回来她便知自己多么害怕,然她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错过这个孩子,便终身的错过和莫风最后的一丝机会。

闭眼眸,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眠小绵的眼睛,不得不说她还是美丽的,只是那份美丽参杂了太多世俗,变得有些哀伤。

睁眼然后用手轻拍自己旁边的真皮沙发,示意莫风坐下,嘴角依稀挤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宛若天使降临,莫风不自觉的醉了。

“让我试一次好不好,哪怕前路艰险。”轻轻的吐气,双眸凝视着前方,随之而来的是将自己的头靠在了面前黑色西装男人的身。

眼角不禁滑落的一丝泪参杂着一丝的冰凉,若非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她何至如此。

如是身体健康,她现在肯定抱着他在地旋转三圈然后吻他的额头。

莫风的右手颤抖了一下,他的心完全被面前的眠小绵软化,也罢,既然老天爷给了他们这个缘分,便努力的试一次。

算结果不尽人意,但好歹他们也付出了努力。

抬起闲着的右手然后轻轻的抚摸过眠小绵的头,那样的宠溺又如同昨日,迎着太阳下山的夕阳他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好,没问题,孩子我们要了。”

这句特赦令竟让眠小绵的泪珠再度从眼眶又滚了出来,她的心在跳,连肚子的孩子仿佛也听到了父母对他的最后决定。

一连几月,眠小绵和莫风都来到医院。

对于眠小绵肚的医学迹,医生们也是连连称其,四次产检下来居然丝毫无事。

看着还站在自己面前的眠小绵和莫风,妇产科赵医生拿下来自己的眼眶,每次看眠小绵的报告都如临大敌。

这次,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恭喜,孩子很健康,记得按时做产检,在等五个月你们便能顺利做妈妈爸爸了。”将报告单又递在了莫风的手。

太过兴奋的眠小绵从柔软的沙发椅站了起来,不料腹部竟微微疼了起来,小孩子在这种时候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他的兴奋。

眠小绵的眉头微皱,眉间竟生出一丝汗来,莫风见状赶紧用手扶住眠小绵。

刚刚医生才说过没事,为何此刻眠小绵又疼痛发作,莫非这孩子还是要不得?一时之间悬着的心再度被提了起来。

他,还是没有能完全的放开自己。

眠小绵小声的嘀咕着,身为一个母亲,她能够感觉到自己孩子在肚子里跳动的声音。

“老公,这是孩子在踢我。”

此话一出,妇产科病房的医生和护士竟忍不住扑鼻一笑,眠小绵也不知是为何,自从有这孩子之后,便觉得这孩子与她心灵相通。

他们,应该是辈子便结下了缘分,没准这孩子是思风的转世投胎。

眠小绵在心暗暗发誓,这一世一定好好待他,让他过快乐幸福的日子。

五个月后。

天,今儿暖和的出,眠小绵的肚子一大早便开始发出作痛,慌乱的莫风一路带着眠小绵疾驰到医院。

途,忍不住打电话给众人,告诉他们眠小绵即将生产一事。

白色的手术室门外站满了不少的人,连刚怀孕不久的之晴都被赵亚军搀扶而来。

“别担心。”之晴轻拍莫风的肩膀,这十个月他们小心翼翼都挨过来了,也不差这一刻时辰了。

躺在手术室的眠小绵肚子隐隐作痛,她已经被打了麻醉,在过不到两个小孩她将和肚子里的这个小东西见面。

想到此处,躺在手术的她竟然露出一丝的笑。

门外,莫风紧握住自己的双手再一次的乞求苍,他希望像初见眠小绵一样,这次眠小绵也能从手术室顺利的出来。

而且,还带着他们未来的希望。

“呜呜呜……”一阵婴儿响亮的啼哭声从产房里传了出来,众人的心情早已经望眼欲穿,不少人这刻都堵在了产房门口。

如此强大的阵容倒是让护士们惊吓不已,但今日本市最贵的豪门宝宝即将诞生,倒也难怪了。

手术室的门口切出了一道细小的缝,身穿白袍清秀的护士将一个细小的婴儿紧握在怀,脸充满了笑意。

“恭喜,恭喜,手术成功母子平安,孩子六斤四两。”

她的话,让唐家,莫家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连之晴也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即将在不久从自己的身体往外蹦的模样。

随之而来的恭喜声让莫风有些晕了头,然他的心无时无刻的牵挂住产房的一切,孩子固然重要,而她一直在他心内最重要的位置徘徊着。

一年后。

眠小绵和莫风躺在了游泳池的旁边,颤颤巍巍的小思风早已经学会自己走路。

他和莫风一样从小便帅气逼人,如今一岁早已有了莫风七八分的模样,更继承了母亲眠小绵的优良传统。

任何人,看到他都会爱不释手,连莫风和莫老爷子都提前将莫家的股份早早的许诺给了这个才一岁的婴儿。

也许,天对眠小绵和莫风怜悯,一年十二次身体检查,眠小绵的身体都全过,但未来她的日子她还是不曾知晓。

也许,艰难,也许,甜蜜,但这一生她决定选择牵着莫风的手不再分开。

小小的思风攀爬到了莫风的腿眨巴着看着莫风和眠小绵,奶声奶气的问道“爸爸妈妈会一辈子不离开思风吗?”

两个人毫不迟疑的点头,一起迎接幸福的远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