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第一次好滑好紧

“嘎嘣~!”

“嘎嘣...........”

伴随着斑斓大虎吃小麦豆,其他两百头怪兽也有模学样的吃了一枚小麦豆,顿时一个个眼睛一亮,齐刷刷的看向了斑斓大虎。

转眼之间,斑斓大虎手中的小麦豆没有了,但这些大胃口的怪兽们可没有吃饱,它们一个个目光炯炯的盯上了双尾黑猫黑九,黑九顿时炸毛了,前爪死死地抱着兽皮袋,口中发出一声声喵呜,好似在和它们交谈一般。

果然,两百头怪兽的目光齐刷刷一转移,掠过郑铜五人,他们五人如坠深渊,满天冷汗,眼中满是恐惧,但好歹是一扫而过。

“趴下!”白浅一压白桐的脑袋,姐弟二人蹲在了地上,惊魂未定的露出头,好奇的看向两百头怪兽,却见它们并没有攻击过来,还是呆在原地,这让他们二人松了一口气。

白浅和白桐姐弟二人转头看向张澜、剑客李伯清和水怪周滔,但见:水怪周滔已经站了起来,满脸的凝重;剑客李伯清手持铁剑,如临大敌;张澜却神色平静,他依旧在勾勒着什么东西。姐弟二人对视一眼,他就不害怕吗?

“嗡~!”

一张剑神卡牌制作成功,张澜放下卡笔,转头扫了一眼众人和怪兽群,微笑道:“好了,都安静下来。”

顿时,剑客李伯清收起了铁剑,水怪周滔松了一口气,郑铜五人面面相觑,白浅和白桐姐弟二人好奇的看着张澜,他想要干什么?

张澜站了起来,在众人的注目礼之下,张澜走出了超市,走到两百头怪兽前,精神力传音道:“想要小麦豆?可以,你们的付出你们的劳动,你们帮我干活,我就给你们小麦豆吃,怎么样?”

两百头怪兽面面相觑,给你干活?

斑斓大虎低吼一声:“嗷呜~!”

两百头怪兽一愣,齐刷刷的点了点头。

张澜微笑道:“很好,合作愉快!黑九,再给他们一些小麦豆。”

“喵呜~!”双尾黑猫黑九有些不甘心的打开兽皮袋,倒出了一大堆小麦豆,斑斓大虎立即捧着小麦豆分给了两百头怪兽,嘎嘣嘎嘣的吃了起来。

张澜见此,微笑道:“好了,这里就由你们来守夜了。”说完,张澜走进了超市,继续制作神奇卡牌了。

郑铜五人:“............!”

白浅和白桐姐弟二人:“...........!”

剑客李伯清和水怪周滔:“..........!”

怪兽守夜?

我的天呐,您可真敢想敢做啊!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怪兽守门?我的老天爷啊,这是什么节奏啊!

两百头怪兽吃完了小麦豆,又眼巴巴的盯上了双尾黑猫黑九,黑九立即炸毛:“喵呜~!”

斑斓大虎摇了摇头,趴在了装甲摩托车旁边,眯着眼睛,准备睡觉了。两百头怪兽见此,无可奈何的甩了甩头,也趴在了地上,开始睡觉了。

郑铜五人:“............!”

白浅和白桐姐弟二人:“...........!”

剑客李伯清和水怪周滔:“..........!”

睡觉?

我的天呐,你们居然在这里睡觉了?

好吧,你们真厉害,我们服了你们了!

剑客李伯清无奈苦笑,看了眼还在制作神奇卡牌的张澜,苦笑间,闭上了眼睛,养精蓄锐。

水怪周滔双眼放光的看了眼外面的两百头怪兽,又看了眼张澜,他们之间肯定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听话:“驯兽师?制卡师?对了,是精神力!精神力交流?我的老天爷啊,太棒了!这实在是太棒了!”

水怪周滔颇为激动,他好似又看到了一道曙光,暗道:“我有精神力,我或许也可以和怪**流,或许我也可以收服一头怪兽,不是吗?”

“嗯,我要尝试着收服一头怪兽!”水怪周滔的目光诡异的盯上了外面的两百头怪兽,“他们被先生初步交流了,那么,我或许有机会从他们之中收服一头,那就太棒了!”

想一想,水怪周滔就极为兴奋,怪兽战斗伙伴,那简直太拉风了,有没有!哈哈,太棒了!我一定可以的!

“姐,他在傻笑什么,跟个傻子一样!”白桐鄙夷的叫道。

水怪周滔:“............!”

剑客李伯清睁开眼睛看了眼水怪周滔,他脸上还残留着一丝贱笑,这让他摇了摇头,继续闭上眼睛,养精蓄锐。

白浅瞪了眼白桐,说道:“他在思春!”

水怪周滔:“..........!”

郑铜五人:“.............!”

剑客李伯清猛地一瞪眼:“..............!”

“嘭~!”

一张神奇卡牌爆炸,张澜惊愕抬头看向白浅,又看了眼水怪周滔,摇头一笑道:“嗨,周滔,你思春了?”

水怪周滔:“...........!”

“啪~!”

水怪周滔直接用笔记本挡住了脸,没脸见人了。

张澜摇头一笑,继续制作神奇卡牌了。

剑客李伯清叹了一口气,安慰道:“没事,周滔,下一次遇见了美女,我让开你,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水怪周滔:“...........!”

“李伯清!”水怪周滔咬牙切齿的瞪着剑客李伯清,剑客李伯清却是闭上眼睛,看得水怪周滔真想海扁他一顿,这个该死的贱客,太可恶了!

“看什么看!”水怪周滔转头瞪上了郑铜五人,惊得郑铜五人眉头大皱,冷哼一声,转过头,不理会水怪周滔了。

“哼~!”水怪周滔气愤的瞪了一眼白桐,低声威胁道,“小家伙,你不想活了,是吧?”

“哼,我不怕你,我可是先生的炼丹童子,你能把我怎么样?”白桐回瞪了一眼水怪周滔。

炼丹童子?

水怪周滔看了眼张澜,咕噜一声,愤恨的瞪了一眼白桐,晃了晃拳头,竖起一个中指,鄙夷的瞪了一眼白桐。

白桐摆了一个鬼脸,气的水怪周滔继续看书了,眼不见心不烦。

“哼~!”白桐得意的冷哼一声。

“好了,弟弟,被闹了!”白浅摇头苦笑道。她看了眼张澜,又望向街道上的两百头怪兽,眼中充满了奇异的色彩,暗道:“现在每一个人都害怕怪兽,可他却将怪兽当成战斗伙伴,太另类了!不过,他可真厉害,怪不得一头双尾黑猫和一头斑斓大虎都听他的话,他太了不起了!”(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