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稠得灌入花壶

赫连羽盯着任妃妃,唇角一点一点弯起,一直看到她脸慢慢飞红,将视线移开为止。 ..

“原来你在等这个。”

“是他们在下面叫,我可没说我想要。”任妃妃努力表现出自己并不是很在意,可她闪躲的眼神却说明了一切。

不管怎么样,婚礼上最重要的就是这一环节吧。

说是不在乎,可真正到了这一刻,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对自己说过不要提的,可还是没忍住,任妃妃不免懊恼。

“戒指的事你还要问我吗?”赫连羽反问。

“可你没说叫我准备啊……我都没时间出门……”

想到所有的东西都是赫连羽安排的,任妃妃就没什么底气了。

“暖暖,过来。”赫连羽转头望向台下。

暖暖正跟同学花花坐在桌边吃糖果,两人头凑在一处,不知在说什么,乐个不停。

赫连羽叫了两声见他没反应,索性大步走下台,一把将暖暖抱了起来。

所有人看着他这个举动,都有些不明所以。

怎么回事?

人家是交换戒指,这是准备交换孩子来了?

看赫连羽抱着孩子上台,任妃妃惊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妈妈。”暖暖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看到任妃妃离自己越来越近,伸开双臂要抱。

任妃妃下意识想要接过,赫连羽却身子一偏让了过去。

“你把孩子抱上来干嘛?”任妃妃看了眼台下,压低声音问。

赫连羽没理她,低头瞧着怀里的暖暖问,“跟你借个东西借不借?”

“借什么?”暖暖问。

“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借一会儿儿,是你妈妈要的。”赫连羽凑到暖暖耳边轻声说。

“妈妈要的?”暖暖看了眼任妃妃,“那我直接给她好了,不用借的。”

“那可不行。你得先借给我,然后我再给你妈妈,这样才对路。”

“是这样吗?”

“当然了,你看神父都等着,下面那么多叔叔阿姨也都看着,就差你这个了。”

“那……好吧。”暖暖点点头,“不过你先告诉我,你要借什么呀。”

赫连羽背过身挡住任妃妃视线,抬指轻轻点点暖暖胸口,“你的护身符啊。”

暖暖顿时警觉,一把将胸口护住,“这个不行。”

“为什么不行?”

“妈妈说不许给外人瞧见,更加不许让你看到的。”

“可是我看见过呀,那是个戒指嘛。”赫连羽冲暖暖挤挤眼。

“你偷看!”暖暖喊了一嗓子,气得眉头倒竖。

“怎么了?”任妃妃闹不明白这两人在说什么,想要上前瞧瞧,又被赫连羽一转身避开。

“不用看我也知道,赫连家的人,就靠这戒指护身了。你看,我也有一个。”赫连羽举起拳头,给暖暖看手上那枚仿戒。

虽说是仿的,但精工细作,跟原先那枚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稍显男性化更粗犷一点。

原先那枚流传下来就是女戒,只能戴在尾指,赫连羽一直不大喜欢外形,所以制这枚仿戒的时候就提了点要求。

“就借用一会会儿,上了飞机就还你。你看,直升机。”赫连羽指指天上。

暖暖昂起头,一脸憧憬。

“你是要把这戒指给妈妈戴吗?”

“是啊,结婚总要有戒指嘛。你那个跟我这个是一对的,正好用上。”

暖暖犹豫了半天,终于点点头,将脖颈上红绳拉出,小心翼翼地放在赫连羽手上。

取下戒指,赫连羽没有放开暖暖,直接抱着他走回任妃妃身前。

“你们在说什么呢?”任妃妃有些生气。

“手伸出来。”

“嗯?”

“把手伸出来嘛。”赫连羽笑。

“妈妈,你快一点呀,我们还坐飞机呢。你看,是上面那一种,没有坐过的。”暖暖小腿一蹬一蹬,跃跃欲试。

时间拖得太久,下面人不住起哄。

“还磨蹭什么呀?再挨下去天都黑了,直接进洞房得了。”

“神父都快睡着了!”

不知谁喊了一声,引起一阵爆笑,任妃妃听到了都忍不住瞧了神父一眼。

“妈妈,你伸手呀。”暖暖耐不住,弯着身子拉住任妃妃胳膊。

任妃妃无奈,只能把手举起。

赫连羽也是真的,没准备戒指也就算了,还把孩子弄上来一起玩过家家。

本以为赫连羽要装个样子给大家看,谁知道他一抬手,居然在自己指上套进一枚带着温暖的指环。

“这是……”任妃妃瞪大了眼。

“婚戒啊。”

赫连羽上前一步,揽住任妃妃腰身,笑得温柔无限。

“你怎么找到这个……”任妃妃惊呼。

再看暖暖,见冲自己挤眉弄眼,立刻明白了过来,是这对父子私底下搞出来的事。

“就借来用一用,一小会儿。暖暖我抱着,不会有什么意外,你放心。”

不等任妃妃说话,赫连羽便吻了下去。

下面叫得更厉害,暖暖赶紧举起小手捂住眼睛,“我不看我不看,乖宝宝不看这个。”

最后的宣誓最三个人一起站在神父面前完成的。

经宾客的欢呼和祝福声中,一家三口登上直升机,大风将粉色花瓣吹开盘旋升空,在夕阳之下画面美得出尘。

等直升机在空中平稳下来,任妃妃便迅速从指上退下了戒指。

赫连羽很配合地将红绳递了过去,任妃妃将戒指重新套其中替暖暖挂到胸口。

看她松了口气的样子,赫连羽忍不住笑道:“我的儿子没那么背,才这么一会儿工夫呢。”

“那也不能大意。”任妃妃表情严肃。

“可这是我们的婚戒呀,用一用都不行吗。”赫连羽有点委屈。

任妃妃看着他,慢慢笑了起来。

“是啊,真的是婚戒。”

两人对视,都想起当初任妃妃强行夺下这枚戒指套进自己手中的场景。

冥冥之中天注定,在这戒指戴上的第一天,赫连羽就拉着她领到了结婚证。

而时隔数年,在终于来临的婚礼现场上,它又以对戒的形式坚守使命。

“没有它套住你,我不放心怎么办?”赫连羽轻叹一声,将任妃妃的手紧紧握住。

“有什么不放心的?”任妃妃偎向赫连羽怀抱,拉着他的手将自己环住,又把暖暖抱到膝上。

暖暖当仁不让,占据了最舒适的位置,两只小手紧紧抱住任妃妃,打了个哈欠眯上了眼。

“你看,你是大圈圈,他是小圈圈。这样一层层地把我圈住,我还能去哪里?”任妃妃抬头看他。

“小圈圈我不嫌多,一个一个慢慢来……”

“我才不生那么多。”任妃妃怒目。

赫连羽轻笑一声,低头将她深情吻住,把所有的抱怨都融化在唇间……

PS:本文到这里就大结局了,很舍不得大家,但是故事要说的都说完了,希望一直追随你们能喜欢。

如果有小伙伴舍不得,想要找我玩,我的微博是:敲打键盘的小画

欢迎大家来交流~么么哒~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