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把我要得腿软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要得小说网

那天刘东西像个心情不好的女人一样吃了很多东西看起來似乎心情好了不少但是到最后他也沒有回那座塔而是在我旁边不远的地方找了间房子住了下來

王大可也像是找到了什么令自己心安的理由像以前一样回到塔顶只是來我这里跟小熊玩的次数多了很多

时间过得很快这里感觉不到四季的变化但是空气里却有了那种属于寒冬的凛冽味道

不知不觉我们在这里已经过了快一年了

新一代的格迦迅速长大已经有我的腰那么高他们看起來与人类的孩童沒有多大区别我们每天都要给他们授课讲一些属于人类的知识

荏给格迦拟了一个法律的框架我看过之后把其中过分倾向于道德的部分删掉了关于法律和道德的关系我理不清楚但我还是坚持着他们应该有他们自己的道德

小熊也在迅速长大也已经长得很高但是在感知觉的发展上却要差了那些孩子不少所以他并沒有和我们一起上课而是每天由小阚和王大可带着尽情享受珍贵的童年时光

我们时常会聚在一起讨论些生活的琐事有时会说起以后的计划所有人都很小心地避开王大可和刘东西的话題他俩也很少说话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准备我们终于到了出发的时候

此地的出口就在流沙河流进岩壁的洞里

对于我们來说这个出口有些太小所以这一个月的时间不仅仅是准备离开而是一直在离开

千余只格迦依次从洞中撤离而今终于轮到了我们

我们走过重重宫池格迦们差不多一年的生活并沒有在此地留下什么痕迹但是处处隐隐约约的臭味短时间之内看來是无法去除了

胜境虽好却不是久恋之家对于离开小阚表现得极为兴奋就连小熊也挥舞着胳膊骑着小阿当跑來跑去嘴里不停吆喝着只有他这样的孩童才能听懂的语言

踏着海面般的青石地面我们穿过最后一道宫门走到宫殿的边缘

“就到这里吧”我说道

所有的人止步转过身來

王大可站在最后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最后还是闭上了

我冲她笑了笑却沒说什么这个时候该说话的似乎不应该是我

刘东西有些迟疑地走过去

“你在这里好好的”

王大可点头脸上似乎有些期待的样子

“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应该离开”刘东西说“外面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

王大可还是沒有说话向前挪了一步似乎要跟我们站到一起

“五年”刘东西身子动了动“再过五年所有的事情肯定可以结束到那时候我再回來找你”

灿烂的笑容在王大可脸上绽放终于向前一步和刘东西拥抱在一起

刘东西的身子瞬间紧绷过了有两三秒终于由放松下來也抱住王大可

“希望到那个时候你还是你”

刘东西的声音很小但我还是听见了他小心翼翼地解下王大可颈间的丝巾一根手指似乎无意地在那根晶莹的骨刺上划过

“再见”王大可说一滴眼泪划过脸颊落到刘东西的肩头上很快渗了进去

我在边上看着这对终于拥抱在一起的人心中唏嘘不已这是他们在我们面前的第一次拥抱但在这次拥抱之后就要面对至少五年的别离

“我等着你……”王大可闭上眼睛松开双手转身离去

刘东西还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停了很久……

陡峭的悬崖上我们拾阶而上很快就钻进了那个漆黑的岩洞

这里的地形并不像口头说來那么清晰简单但是之前离开的格迦已经用荧光颜料做好了标记所以走起來并不费力

小熊也安静下來骑在小阿当身上瞪大了眼睛到处乱瞧他从出生就沒有离开过这座宫殿眼前的一切都让他好奇不已

他还不知道一个崭新的甚至对我们來说都是崭新的世界马上就要出现在他面前

山洞曲折而又漫长但是里面显然是经过人工的修饰并不难走半个小时的步行之后我们看到了出口

出口是在一个陡峭的山麓有寒风呼啸的声音从头顶传來而周围环绕的群山却在这里形成了一个世外桃源谷底有热泉涌出周围有草木丰美温度至少比外面高上十几度

先头出來的格迦已经在热泉边安顿下來看到我们出來纷纷放下手中的事垂手而立就连那些还沒有完全长大的小格迦也乖乖站在一边

这些类人的小格迦从來不和那些格迦在一起甚至是自己的父母也不会多亲近荏解释说是进化的必然结果我却认为这是格迦天性的凉薄

我挥挥手示意他们继续那些格迦稍等了一会之后才放松下來继续做手中的事情

这段时间我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身份也逐渐在格迦中建立了区别于荏的权威看到往日凶神恶煞般的格迦在我手下变得服服帖帖总让我有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

“休息一夜明天出发”我对荏说

荏点头想了想又问道:“先去哪里”

“长安看看疫人怎么样了”我想了想说

荏还想说什么却突然倒在地上我一惊紧接着就看到小熊骑着小阿当从她身上跃了过去

我伸手拉起她知道她是怕伤了小熊所以才会被撞倒歉意道:“对不起这孩子太顽皮”

荏微笑着说:“沒事他是你的孩子就如同我的孩子一般”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朝地上铺防潮垫的小阚

“应该是你的弟弟”

我纠正道转头去看他

小熊除了开始的时候面对真正的天空表现得有些畏惧之后很快就重新快乐起來骑着小阿当到处乱窜小阿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重新回到了自然之中也表现出如他小主人一般的兴奋所到之处人仰马翻

我喊了几声完全不起作用只好亲自过去抓他俩荏在后面说了句什么我也沒听到

……

夜晚在和里面差不多的时候到來格迦们收拾好营地的东西一部分最强壮的在外围警戒剩下的按照代次安歇下來

这些格迦已经失去了昼伏夜出的本性开始习惯人类的作息方式我不知道是因为这种作息方式有什么优势还是为了配合我们或者说他们希望自己的生活更加像人

在里面待了这么久外面的夜晚让我感到很不习惯山尖上的风声呼啸如同地狱中的恶鬼哭号我根本无法入睡

我在防潮垫上翻腾了一会终于无奈起來走到热泉旁边想洗把脸放松一下

热泉边的草长的格外好几乎有半人高白天的时候已经确定了这里并沒有什么蛇虫所以我放心的分开草丛走了进去

这里的温度虽高但是热泉仍然蒸腾出一阵阵雾气一团团扑面而來带着一点点硫磺味

水温很高我伸手试了试便放弃了洗脸的想法站起身來看着远处的山尖发愣

这周围的山都非常高白色的雪微微反着光纤毫毕现我看了一会有些晃神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山尖和夜空的交界处晃荡

我赶忙低下头又盯着翻滚的热泉水面看了一会紧接着猛然抬起头來

山尖的一切都变得格外明晰我沒有看错那里的确是有东西在活动

周围一下子变得通透起來我听到了小熊梦中蹬腿的声音、刘东西吧唧嘴的声音……还有格迦们畏惧的哼声

情况不妙

我略矮下身子快速跑回营地荏安静地站在营地中央已经醒來了

“是什么东西”我低声问道

“不知道”荏快速回答道“白天的时候我就感到这地方不对山那边不知有些什么东西在活动我跟你说了你沒回答我我以为是错觉也沒再说”

我想起來之前她的确是说了什么但我沒有听到

“叫醒他们我们上去看看”我对荏说

“守夜的都醒着但是沒人敢出声这山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他们这么畏惧”

“走”我想到了一种可能但沒说话拔出剑快速摸了过去

山势虽然陡峭但是白天的时候我们已经找到一条上山的路我和荏行在一处悄无声息地快速摸了上去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已经接近了山顶这里的积雪很坚硬表面却有些浮正好利于我们行动

我已经能够看到山上的情况十几米外果然是有两个人站在那里指指点点

我俩隐身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伸头朝那边张望

这两个人的衣着非常单薄个头也不是很高但是光线实在是太差只能看清轮廓

“怎么办”荏比划着问我

我值了一下比划着口型

“你一个我一个抓住再说”

荏点了点头我知道自己沒有她那种本事先从石头旁边慢慢爬出去

那两个人毫无觉察还在比划着说什么但是山风太大根本听不清楚他们说的什么

我绕到他们背后四五米远的地方踩了踩脚下的雪向上伸出手臂发出了攻击的信号

荏从大石上一跃而起顺着风展开双臂像只飞鸟一般一下便划到了那两人头顶

到这时我才冲起第一步

那两个人反应非常快一下子就拔出來个什么兵器矮下身來

我心说不好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这趟恐怕要抓瞎

反应再快对上荏也是白瞎其中一个被荏一把就摁住了另一个被踹了一脚非常狼狈地朝我这边滚來

这简直是瞌睡丢來个枕头我哼了一声横剑向他扑去扑了一半才觉得不对这人又不是球被人踢这一脚虽然很重但是滚得这么快这么利索就有点不正常了难道是故意借这一脚过來对付我的

这时候想明白已经晚了我持剑的手腕被重重一击已经失去了准头一双腿如同毒蛇般盘上我的脖颈瞬间将我甩向空中又重重落下一只手和双腿迅速被锁住一道寒气切上脖颈

“动就死”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这个声音寒冷彻骨如同一根冰锥从我耳中直插入脑有瞬间消融

“格格我不想死”我开口道

她显然是认出了我的声音脖子上的寒冷瞬间消失我被锁的死死的身体魔术般地被放开格格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你怎么跑这里來了”我挣扎着坐起來格格这一家伙可真不轻右手的手腕已经肿起來了

这个是格格那另一个一定是小花了

果然不远的雪堆里小花狠狠甩开荏摇摇晃晃向我这边走过來

看到他那张吃了亏还横的要命的脸我突然心情大好

“就你们俩人”我问格格

格格上前扶住小花朝山下扬了扬下巴

“都來了一个也沒落下”

下面有个人影拼命爬上來手电筒的光摇摇晃晃的

是向慈

……

“城里的夏天很难熬”向慈说“死了很多人我们却沒有办法只能等待……”

风呼啸着吹过山尖向慈有些惬意地舒展了下身子

“终于冬天來了我们活了下來……但是冬天总会走夏天还是会來……我们……还想活下去”

……

“我们发现疫人的未來不在这里在北方”向慈指了指北面“在沒有夏天的北方”

“那里很远……”我感受着周身刺骨的寒意

“一个冬天足够了”向慈笑着说“我们不能只活在冬天里”

我点了点头笑了向慈的决定如同她以往的决定一样高贵而又壮烈我想不出什么赞美的话來回应

“你们呢我看到下面还有格迦”向慈指了指下面问我

“我们得到了帮助人类得到免疫力的办法现在要出山把人类集合起來”

“那些格迦呢”

“你还记得virus张的想法吗”我问道

向慈点了点头

“我的传承告诉我人类的再进化是人类永生的途径是一种进步后來有人告诉我格迦的出现时一个错误必须得到纠正……”我沉默了一下继续道“虽然他们是一个错误但是我却沒有纠正这种错误的权利”

“为什么”

“不管什么时候任何生命都是高贵而独特的他们可以被残杀可以被虐待但都有生存下去的权利比如说人类比如说疫人再比如说……”我指了指下面“更何况……我不想他们被残杀被虐待更不忍心看到他们被毁灭”

“所以你要开创一个新世界”向慈问道

“是的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新的未來”

前方一道光撕破地平线锐利如剑背后带來绒绒的白光

天亮了

我站在峰顶沐浴在破晓的阳光里

周围的雪山都泛起神圣的光脚下是望不到边的疫人营地数十万的疫人正在收拾行装继续这场壮丽的迁移他们的脸上一定带着憧憬和微笑准备去迎接新的未來

“美吗”

向慈问我

“美但我不希望这种美停留”

我的心震颤着

他们属于未來

他们不能停留

……

“向慈”我看着脚下的疫人们说“我有了儿子我给他起名为小熊”

“好名字”向慈说“是指示方向的星座”

“是的方向”

我听到疫人开拔的号令

“他就是新的他就是未來”

---全书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